Loading...
取消讀取

灣宣教之旅專欄曾從打狗港北上台南府城、再南下高雄旗後、鳳山,進入深山平埔地區,繪製宣教地圖,重現馬雅各醫師走踏南台灣的宣教腳蹤。馬雅各以醫療方式講道理、到各地傳福音,歷史資料顯示台灣許多早期教會的開創,都是因為傷病患者到醫館治療聽取了福音、帶回自己生活的家鄉。然而,散布出去的福音種子開枝散葉,馬雅各卻因不具備牧師身分,無法主持教會聖典儀式。此時,李庥的牧師身分,不僅在當時極為關鍵,更為宣教史寫下重要的一筆。但我們發現,李庥的腳蹤雖踏隨著馬雅各,卻也有其繁忙的開拓步調,只是資料雜缺稀少。

從文獻紀錄,福音自1865年進到台灣後,雖在府城(台南)受挫,仍然陸續設立教會據點,先是旗後(高雄旗後)、次為埤頭(高雄鳳山)、三是阿里港(屏東里港)。其中,我們始終對「阿里港」陌生。

阿里港,這是什麼地方?這期,讓我們跟著近代台灣第一位牧師李庥(Hugh Ritchie,1840~1879),一起到他宣教的起始點──阿里港,了解教會從台灣南部到東部的開展,也一起思考,教會的歷史與你我有何相關?

走進南台灣宣教起始據點的脈絡

阿里港,現在的屏東里港地區。位在台灣南部屏東平原,屏東縣西北端,緊鄰高雄美濃、旗山。

我們來到屏東里港長老教會,發現教會占地面積廣大,兩棟龐大建築物周圍環繞綠蔭,聽聞還曾有人誤以為這是地方公園。車子駛進教會空地,便看到佇立在一旁的深色粗樸大石刻著紅字──紀念李庥牧師夫婦。

1867年底李庥抵台,就先碰上埤頭(高雄鳳山)教案。事經解決後,馬雅各重回台南府城,打狗(高雄)宣教區便交由李庥牧師負責。李庥在1869年1月協助因教案毀損的埤頭教會(今鳳山長老教會)重建後,得知在阿里港地區有人因為福音聚集,振奮之情鼓舞他前往關心這些人,於是南下,推展福音工作的腳步踏進了屏東地區,確立他以屏東阿里港為據點,開始南台灣地區的宣教。1869年5月,李庥正式設立「阿里港長老教會」,就是現在的里港長老教會,這也是屏東地區第一間教會。

根據資料可知,教會設立至今一百四十九年;但卻在去年(2017)慶祝設教一百五十週年。這當中的落差,究竟發生什麼事呢?現任里港教會吳志仁牧師告訴我們:「其實里港教會的歷史,要從李庥牧師來之前就開始算。」既然說李庥來設立教會,以此為據點開始南台灣宣教;又說教會是在李庥來里港前就開始了。那到底是從何而起?自誰而始?

從賭徒到信教的種子

說起從里港教會開始的歷史,不能不提黃深河,文獻紀錄稱他是里港教會創會者之一。他是嘉義人,因為與家人不合而離家,平時遊走各地當挑夫,一有錢就賭博,時常與賭徒混在一塊,最後落魄為盜。一次,他在里港搶劫遭獵槍所傷。帶著腳傷,黃深河從里港前往旗後醫館求診,腳傷得到醫治的同時,也因為聽道而決定懺悔改過、歸信上帝。當他再回到里港,便四處跟人分享福音、做見證。當時社會仍充斥嚴重反教的氛圍,對基督信仰有興趣的人,僅相互召集、低調在民宅聚會。因為知道有人在里港聚集,李庥便前來主持並設立教會。之後各處信主的人漸增,有人從阿猴街(今屏東市)前來聽道理,也有從內山不辭遙遠來聚會。教會的據點,便從里港向外開枝散葉。至於黃深河,他成為台灣早期本土的傳道人,遍行於高雄地區多間教會,因習得一些醫藥常識,也會在傳道之餘,分發藥品,濟世救人。

李庥在台期間,不僅學了台語,也學會客家話、原住民語──根據族群分布,應該是排灣或平埔族語言。因此在阿里港(1869年)之後,陸續建立東港(1870年)、琉球(1870年)、阿猴(今屏東市,1871年)、林仔邊的竹仔腳(1871年)、杜君英(1872年)、鹽埔仔(1872年)、加蚋埔(1873年)、楠仔坑(1873年)、橋仔頭(1873年)、建功庄、劉厝庄等多處據點,還有客家人的南岸教會(1874年)。1869~1874年,五年之內,李庥在南台灣便開設十三間教會。

↑東台灣設教百週年紀念碑,碑身為四角柱體,兩側刻有東部台灣福音傳播簡史及紀念碑文。

前往台灣東部的宣教旅程

李庥在台十二年間(1867~1879),前四年全台只有他一位牧師。因此,他時常要巡禮在各教會主持聖禮典(聖餐與洗禮),除了高屏平原地區、照顧旗後醫館,還有馬雅各在台南府城與山區開設的教會,也是第一位到台灣東部的牧師。

1875年3月15日,李庥在里港教會長老陪同下,先從打狗搭戎克船(Junk)到東港,等待數天後,再經鵝鑾鼻前往台東地區。約莫十五天的航程,終於抵達寶桑(台東),李庥沿著東海岸探訪部落、巡視成廣澳平埔八社(水母丁、竹湖、石門坑、大掃別、小掃北、彭仔存、烏石鼻、石雨傘)。4月11日抵達彭仔存(城山),受到熱情歡迎、款待,在頭目家屋前院舉行露天禮拜,至4月23日才返回打狗。這是李庥第一次東台灣之行,面對當地的信徒,這也是首度有牧師將福音種子在東部踏實地種下、澆灌。之後蟳廣澳(成功石雨傘)、石牌(富里)等教會的設立,都見證福音在東部開花結果。

現在,台東縣成功鎮的石雨傘風景區旁,有座「東台灣設教百週年紀念碑」,碑柱兩側分別有福音傳入東部的記載。文中雖完全沒有提及李庥,然而歷史從里港到台東的脈絡已然刻下,明確記錄了起始源頭。李庥雖被淹沒,但福音未曾消失。

有感歷史,建立連結

從里港教會開設的歷史,我們可以知道,雖然要具有牧職身分才能主持信仰教儀,甚至是設立教會。但是一間教會的開始,絕對不是單單因為一位牧師到某地,忽然感動、覺得有需要,就建蓋一間教會、長期蹲點、苦苦傳福音,唯有真正認識教會歷史的發展,才能知道這個信仰,不單單只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更是連接在這片土地上。讓自己這個點不只與上帝連成線,更能變成鋪述在世界上的面。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豈能忽略這些掩蓋在歷史沙塵裡的故事?

歷史有其脈絡,這該是我們看待事情的根本,以避免斷章取義、以偏概全。認知事情的發展,立基在我們對生活、對文化的敏感與意識。我們對歷史無感,等於切斷自己與社會脈動的根。唯有細細了解緣由,才有可能形成意識,過去的脈動就會與我們恢復連結。有連結才會有感情、有共鳴,也才會更進一步行動、關心。

「主啊!請差遣更多的工人來吧!」這是李庥經常向上帝祈求的禱詞。台灣宣教之旅專欄,正是希望挖出更多被歷史沙塵掩埋下的故事,好使這些故事恢復溫度、傳遞連結,喚醒更多人的歷史意識,讓一個個齒輪能在這社會帶動運作,轉出福音的聲響,繼續寫下宣教的故事。

……(請見2018年9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