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襲胸十秒,無罪!」
「性侵智障少女,無罪!」

這不是小說情節,而是台灣真實的法庭判決!

我實在無法認同這些人稱「恐龍法官」的「恐龍判決」,這些法官(或台灣的司法)到底怎麼了?於是心裡升起想要研究法律、創作法律題材電影的念頭。

盲人律師,打贏官司

研究期間,有一則報導抓住我的注意:
〈永不妥協:台灣唯一盲人律師,打贏首場訴訟!〉

我心頭一震:「盲人當律師?而且,還打贏官司?」我好奇這位盲人律師能辦什麼案子,進一步了解後,發現他參與的是台灣史上最大的工殤求償訴訟「RCA案」。

這案子的受害勞工多達數千人。RCA公司長期排放廢氣、廢水,造成員工紛紛罹患各種癌症,公司卻對他們不聞不問,於是這群受害勞工憤而組成自救會,向RCA提起職災求償訴訟。這場官司一打就是二十年,最終於2018年8月16日三審勝訴定讞。然而令人氣結的是,RCA公司不僅早就脫產,而且不認錯、不道歉、更不賠償。

這群職災勞工歷盡血汗與公司抗爭二十年,期間罹癌的員工就像骨牌倒塌一個接一個離開人世,最後,他們除了得到一紙勝訴的判決書,沒有得到任何應有的賠償與公道。我同情這群無助的勞工,也敬佩這位盲人律師,更對RCA公司感到氣憤。我想把這群人的故事公諸於世,但我必須對RCA案與這位盲人律師李秉宏有更多了解,透過聯繫,終於跟李律師見面。

「李律師,你是怎麼打贏RCA官司的?」我問。

「這是整個律師團的努力,我不過是其中一分子而已!」李秉宏很謙虛,跟他談不多久,我就非常悸動,雖然我和他分屬不同職業,但我們的人生卻有許多雷同:

李秉宏為了一圓律師夢,考研究所到考上律師,經歷十多次失敗,但他仍然屢敗屢戰,最終成為律師;我為了一圓導演夢,也歷經無數次挫敗,但總不放棄,至今成為電影導演。

李秉宏雖然是盲人,卻總是談笑風生,面對各種失敗或劣勢,積極學習、克服困難;我來自窮困的家庭,為了拍電影負債累累,我也是微笑,用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每個困境。而且我們都有基督信仰,喜歡聆聽上帝的話,樂於實踐耶穌的教導。

「你為什麼想當律師?」我繼續問。

「盲人,不是只能去按摩!」他話說得很輕,但志氣很堅定。

「以後,」李秉宏接著說:「我還要開一家法律事務所,幫助弱勢的人!」

看著他無法聚焦的眼睛,卻仍激射出豪氣,淚水漸漸模糊我的視線,我的眼睛也失焦。我深深受他感動,下定決心要把李秉宏律師的故事改編成電影,並取名「盲人律師」。

然而,拍電影最大的困難是取得製作資金。

想拍電影,先去集資

我曾經在大陸拍電影《武當少年》而負債累累,好不容易花了十多年才還清債務,因此不想再負債了。要拍《盲人律師》,我想對外募資,但是一談到募資,立馬橫擺在面前的就有三大絕境:

一、無解難題:我只是電影創作人,有能力募資嗎?

二、無路可出:電影說穿了就是一場財團的投資遊戲,我不認識任何金主,資金的出路在哪裡?

三、無名小卒:我沒有知名度,是個無名小卒,誰會投資我?

我帶著絕境來到上帝面前。

首先,上帝讓我明白,電影募資之所以是個無解難題,是因為我問錯問題──我總是說:「我哪有能力募資?」我說這句話其實不是在找答案,而是徹底否定自己。上帝引導我改變提問:
「怎麼募資會有效?」

這時,我豁然開朗!

我問「怎麼募資會有效?」,專注的是募資的成功之道,我去研究那些成功募資的人如何達成目標,從別人的經歷看見自己也有可能成功。我發現一般電影募資大致有四條路:一、變賣家產;二、各方借款;三、募資平台;四、財團投資。

前面二者對我而言是死路,若採用第三個募資平台,平台上除了電影募資經常失敗,平台還要抽取募得資金的8%~15%手續費,這更讓電影經費嚴重失血,所以這條路走不通;加上我不認識任何財團或金主,所以根本無路可走!

然而,上帝提醒我可以改變思考框架,透過臉書募集小額投資,於是我在個人臉書專頁公告,《盲人律師》「一萬當股東,電影投資豐」的電影募資消息。2017年4月23日,我在臉書公告消息,募資結果並不順利。此刻,我不只感到挫敗,更覺得丟臉!因為,我就是個無名小卒,不會有人想要投資我拍電影!

沒想到,上帝不要我放棄,祂要我換個角度看事情:我雖然沒有知名度,但是擁有哪些寶藏?

於是,我把眼光從「我沒有知名度」挪開,開始發掘身上的寶藏。我看見自己認真、有誠信的特質,就完全公開募資帳戶的存摺內頁,同時每個禮拜公告募資情況。漸漸的,有人開始討論我的電影募資,並轉貼分享消息,甚至邀請我去說明《盲人律師》的募資細節。新台幣七百萬元的電影資金就在三個月後募到了。

資金到位,電影開拍

2017年8月募資成功,2018年5月電影開拍,期間有四件事讓我印象深刻。

一、意外的學習:原本想透過採訪李秉宏律師參與RCA案的過程,據以改編為電影,但案件還在訴訟,也牽涉RCA自救會成員的個資問題,李律師無法向我透露具體的辦案內容。我便自己搜集資料,研讀將近二十篇的RCA論文、二十餘本法律書籍、一百零九頁RCA案一審判決書,終於把劇本寫出來。意外的收穫是,我竟然看得懂法律書,甚至明白訴訟策略。

二、男主角試鏡:《盲人律師》演員海選來了數百位演員,報名男主角試鏡的張哲豪,為了爭取盲人律師這個角色,費盡心思。他先花錢買了一根盲人手杖,在家練習手杖的拆收與使用方式;其次,他也根據劇情需要,買了指壓按摩棒,練習盲人按摩的方法。試鏡當天,他用盲人律師的身分與生活方式與劇組互動。他的用心努力與精湛演技,為他獲得盲人律師這個角色。

三、瘋狂的NG:《盲人律師》劇情裡頭有大量的法庭攻防,對白有大量的法律用語,再加上我採取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演員只要講錯一個字,就得整段重來,一個鏡頭竟然NG三十八次。

四、困境的祝福:電影製作經費只有七百萬元,很多地方都是捉襟見肘,所以格局、場面不大,甚至有些場景租不起,只能借到接近的。不過電影品質不僅沒有變差,我反而創造更有深度的鏡頭,增加電影的藝術內涵,也拓展我的創意視野與導演能力。

從無到有,榮耀歸主

終於,《盲人律師》即將在2019年10月中旬上映。劇情講述一個沒有訴訟經驗的盲人律師,要幫職災勞工打跨國求償官司,內容有盲人的奮鬥、母愛的光輝,也有奪回公理的張力,更有探討公義的信仰真理。電影從無到有,讓我實實在在經歷一趟「神」奇的電影旅程,藉由各種困難,上帝幫助我突破生命的破口,管教我的驕傲、醫治我的自卑,並建立我的信心,我才真心順服、倚靠祂。

上帝真的又真又活,我願意將一切榮耀歸給祂,把票房歸屬導演收入的部分,提撥40%作為海外宣教之用。

在此,歡迎大家一起到戲院觀賞電影、支持宣教。讓真理有票房,讓宣教有糧倉!

……(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