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史茵茵與母親王清秀。史茵茵說,她跟哥哥從小就很少叫母親「媽媽」,而是幫她取各種綽號,例如「小叮噹」,王清秀自己也很享受這種親子關係。

是否想過,自己離世以後會留下什麼給身邊的人?

有一種超越有形物質、金錢、房產而能長久留傳的,就是逝者的價值觀與信念,其影響可能不只與他接觸過的人,還包括意想不到、未曾謀面的人。

外婆的筆記本

「外婆有一本筆記本,裡頭記了許多人名和地址,那些都是曾經接受她贈予的人。外婆過世前住在台南市民族路一帶,雖然很少出門,但只要知道哪個在外地的台南人想念家鄉味,一定想辦法託人買回來,冷凍後再以包裹寄出。有一次,她得知有個產婦正在坐月子,她的母親無法來幫忙,外婆便寄台南土產及產後調養身體的食物給那位產婦,而且持續好一段時間。外婆平常喜愛收看好消息電視台的節目,甚至也會寄東西給主持節目的牧者。」福音歌手史茵茵與母親王清秀談起自己的外婆、母親,總是充滿驚奇和敬佩。「每次我們跟她提到某個人,她若覺得對方有需要,就馬上寫下名字、詢問地址,這本本子就是這樣來的。」

↑王陳雪鶯臉上總是充滿笑容。

「她老得很好。」王清秀回憶母親王陳雪鶯的一生,下了如此結論。有些人因為放不掉過去的波折,以致於即便邁入人生最後階段,心中依舊充滿苦毒怨懟。然而,王陳雪鶯在女兒及外孫女眼中,恰恰是倒吃甘蔗般走完一生。

十八歲訂婚,對方是台南有名的王家。由於當時丈夫還在日本留學,王陳雪鶯就先搬進婆家服侍公婆,雖然婆婆對她很好,她卻始終無法適應大家族的人際壓力。她有五個孩子,生下老二王清秀後,進入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十分熱愛音樂的她,請老師來家裡教孩子彈鋼琴,她也跟著一起學,加上剛嫁入王家時,婆婆請老師教她彈琴所累積的琴藝,王陳雪鶯很快就投入教會的音樂服事,彈奏詩歌或婚禮伴奏都沒問題。五個孩子除了星期日跟著一起上教會,平日,王陳雪鶯也會帶他們唱詩歌、禱告,而且規定每天必須在上帝面前反省。

「那是小時候每天要做的事,我現在又重新恢復這個習慣。我覺得這實在太重要了,因為我們往往認為都是別人的錯,自己都沒有問題。」王清秀說。

母親在大家族裡遭受的人際壓力,王清秀從小就看在眼裡,母親不只一次在孩子面前露出不悅之情,甚至也曾開口抱怨對人的不滿。「當時我會這樣想,你說自己是基督徒,但是你也一樣在抱怨啊!」沒想到,王陳雪鶯晚年最常對女兒說:「上帝既已赦免我們的罪,我們也應該饒恕別人的過犯。」「不要留怨恨給子女。」許多年輕時的委屈,隨著年紀增長而慢慢放下,王清秀看見母親深刻省察自己並不完美,進而願意饒恕別人。

喜樂的祕訣

這個改變,史茵茵也有目共睹。結束美國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的學業、返回台灣後,只要回台南,她就會去陪外婆聊天。有段時間,王陳雪鶯的身體狀況不佳,史茵茵覺得外婆看起來很安靜優雅;後來恢復健康,整個人更顯容光煥發。「外婆年紀越大越喜樂,祕訣是每天聽詩歌、讀聖經。她很忙碌,每天固定時間收聽節目、跳自創的讚美操以及做家事,但是只要我去找她,她一定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跟我聊天。偶爾我會問她以前發生的事,但她總是回答『忘記了』。其實,直到過世前,外婆的記憶力始終很好,我體會到,她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已經把這些事情交託給上帝了。」

↑史茵茵演出舞台劇《四月望雨》,王陳雪鶯到後台探視外孫女。

2012年,王陳雪鶯過世。史茵茵和家人整理她的房間,發現許多筆記本,裡頭寫滿收聽靈修節目的筆記,甚至還有地方電台節目的俚語。此外還有多達四百多卷錄音帶,錄了許多牧者的講道,就連聖經和詩歌本也有不同語言的版本,而且都已翻到破爛不堪。他們也從王陳雪鶯的ipad裡看到好幾段影片,是她自己錄下唱詩歌、跳讚美操及生活感言的影像,其中有一段她說:「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我實在很怕自己的骨頭會壞掉啊!」另外,她最愛唱的詩歌是〈聚集生命河邊〉,歌詞中「我們聚集生命河邊,在極美麗、極美麗河邊,眾聖徒同歡聚在一起,歡聚在上主座前」,隱約透露她不畏懼死亡。這種完全信靠上帝的心志,讓王清秀、史茵茵留下深刻印象,促使她們想以詩歌懷念王陳雪鶯,並傳遞使人真正有平安的福音。於是,經過五年醞釀、製作,專輯《再見再見》終於在2017年年底問世。

我可以給什麼?

不過,這不是史茵茵的第一張福音詩歌專輯。2008年,史茵茵受洗成為基督徒,自小就愛唱歌的她,期盼能以歌聲與人分享上帝的愛及恩典,但又不想受限於經紀公司,所以至今仍以獨立歌手的身分發表。王清秀說:「我跟上帝禱告,我們會全數奉獻茵茵的專輯收入,沒想到奉獻後仍持續賣出,多的錢就再拿來製作下一張專輯。這也是我在上帝面前立下的心願,求祂給我奉獻的智慧,年紀越來越大,要留下什麼給別人?」

其實,打從訪談一開始,王清秀就有聊不完的話題,有時候講著講著岔了出去,她還會調侃自己:「不好意思啦,我就是喜歡聊天嘛!」年輕時就讀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系,大三那年受洗成為基督徒,她坦言曾經想嫁給牧師作牧師娘;可是上帝不這樣安排,王清秀嫁給婦產科醫師,成為醫師娘,婚後跟著丈夫在婦產科診所幫忙。丈夫的好醫術加上王清秀的親切健談,多年來累積了許多老面孔病人,有人旅居國外,久久回台灣一次,即使沒有什麼病痛,也要來給史醫師看看、跟王清秀聊聊。「媽媽都跟她的朋友說:『我沒時間跟你們喝下午茶,要聊天就來診所找我。』」史茵茵在一旁補充。跟人無話不談的王清秀說:「傳福音其實不必很刻意,有時候或許一個好的時機,對方的心就開了。好比前幾天,診所來了幾個婦女,個個面帶愁容,我就講笑話給她們聽。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嘛!」

多年來,王清秀擔任過幾間教會聖歌隊及民間合唱團的指揮,而且是義務幫忙。不但她樂在其中,母親王陳雪鶯也非常贊同她的付出,母女在一起常常聊各自投入的工作及喜愛的音樂。

一個家庭三個女人,在各自不同的人生軌道上盡心盡力,她們有個共同特質──分享。從人的眼光來看,是王陳雪鶯女士熱愛與人分享的精神啟迪了女兒及外孫女;但若拉高視角,其中有一條線將她們串在一起,就是上帝的愛。

……(請見2018年05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