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李世乭是第一位出戰AlphaGo的世界冠軍棋手。

2016年3月9日星期三,一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日子,我準時進辦公室,喝著香醇熱拿鐵,打開電腦,預備開始一天的工作。雖然,早就知道電腦程式AlphaGo要挑戰韓國九段棋手李世乭(Lee Sedol),五局大賽,勝者獎金一百萬美元,是圍棋界有史以來單一賽事的最高獎金紀錄,但我並沒有很在意這場比賽。

5比0 vs.1比4的翻轉

說明一下,「乭」,本義是「石」,發音「dol」。李世乭曾連續五年盤踞世界第一,手握十八個大賽冠軍,是圍棋界數一數二的絕世高手。這場比賽,吸引了全世界圍棋迷的目光,據中國微博事後非官方的訊息統計,第一戰直播有一億人觀看,其中六千萬來自中國。而在賽前,我之所以沒有太注意,是因為以我對圍棋的理解,圍棋運算的複雜程度,堪稱是人類思考的極致與巔峰,電腦勝過人類的機會微乎其微。中國棋聖聶衛平在賽前評論:「我之前看過正式的、電腦和人的對局,(電腦)程度非常差,犯了很多低級的錯誤,所以,我不認為電腦有機會戰勝李世乭這樣的高手。」大部分棋迷普遍看好李世乭能以5比0勝出。這也是我的預期。

棋局開始後,我看了幾眼便離線,忙碌於工作之中。午休時,上線看看狀況,赫然發現,李世乭竟然處在下風,更讓我震驚的是,我完全看不懂AlphaGo的棋路,一樣的黑白棋子,在電腦的揮灑之下,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生命,徹底超越人類對圍棋的認識,這樣前所未見的高超棋藝,竟然是電腦完成的。棋局進行到188手,李世乭中盤投子。

我幾乎可以想像第二天所有的媒體報導,最醒目的一句是「電腦擊敗圍棋頂尖高手,人類智能最後堡壘崩潰」。這樣的情景我曾經看過。那是1997年,電腦IBM公司的「深藍」Deep Blue以二勝三和一負,積分3.5比2.5,擊敗國際象棋之王加里‧卡斯帕羅夫(Garry Kasparov,1963~),賽後,遭遇慘敗的卡斯帕羅夫說:「我能感覺到,對面坐的是一個擁有智能的傢伙,但那是一種怪異的智能。」卡斯帕羅夫質疑,過程中有人類棋手參與,因此,他要求重賽,但IBM拒絕,並且將深藍拆卸,卡斯帕羅夫的報仇徹底無望。目前,深藍一半捐給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另一半則作為資料保存在IBM。


↑李世乭神之一手,即圖中紅點,在此之後,AlphaGo的棋路便陷入混亂。這是人類第一次戰勝AlpahGo,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2016年人機大戰的五局大賽,最終,李世乭以一勝四負落敗,但他在第四局下出的第78手,被譽為「神之一手」。憑這手棋,李世乭引爆了AlphaGo的錯亂(Bug),在犯下一連串讓人瞠目結舌的低級錯誤後,電腦終於乖乖束手就縛──這是人類極大的突破,讓圍棋界高手興奮不已。但誰也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人類最後一次擊敗AlphaGo,相信也是唯一的一次。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風暴才只揭開了恐怖的一角。

夢魘不斷長大並升級

2016年12月29日晚上七點開始,中國的弈城圍棋網出現疑似人工智慧圍棋軟體的圍棋高手,帳號名為「Magister」,然後又改名為「Master」。

兩天後,2017年1月1日晚上十一點,Master轉戰野狐圍棋網,隨即以空前的實力轟動圍棋界,用每天十盤的進度,在網路圍棋對戰中、韓、日、台頂尖高手,更可怕的是,Master的對局,都是二十秒或三十秒的快棋──僅僅在與棋聖聶衛平交戰時,考慮到聶衛平年紀太大,延長為一分鐘,如此高密度、高速度的賽程,人類不可能做到,因為人會疲勞,但電腦不會。

1月4日,Master六十戰全勝,包括柯潔、朴廷桓、陳耀燁、周睿羊、時越等十餘位世界冠軍棋手全數落敗,無一例外。對奕位望崇隆的棋聖聶衛平,並且取勝後,電腦非常有人情味地在螢幕上,以繁體中文打出「謝謝聶老師」五個字。而Master這個帳號,於連勝五十九局後,在螢幕顯出一行字:「我是AlphaGo的黃博士!」


↑台師大畢業的黃士傑,是AlphaGo的重要推手。

↑世界著名的科學雜誌《Nature》對AlphaGo有過詳盡報導。

黃博士是每次比賽代表電腦落子黃士傑(Aja Huang,1978~),台灣人,棋力業餘六段,在AlphaGo的研發過程中擔任極其關鍵的任務,重要性一如深藍時代的許峰雄(Feng-hsiung Hsu,1959~)。

至此,終於確定神祕的Master是最新的升級版,實力比擊敗李世乭的AlphaGo更加強大。不到一年的時間,世人已經見識到兩代電腦,分別是AlphaGo Lee和AlphaGo Master。

2017年5月23日,在中國浙江烏鎮,AlphaGo Master以3比0擊敗現役世界第一、中國的九段棋手柯潔。柯潔,十九歲,手握五個世界大賽冠軍,實力在李世乭之上,但這次電腦的實力也更強了。最精采的畫面出現在第二局,雙方前100手,在電腦的勝負分析中,竟然是50比50,也就是說,柯潔在前半盤與電腦打得不分上下,觀戰的眾多頂尖高手無比興奮。然而,柯潔出錯了,結局依然是人類一勝難求。第三局進行至終盤時,電腦強大的實力,讓柯潔這位不世出的圍棋天才也忍不住悲憤落淚。

AlphaGo團隊進擊的步伐並未稍停,更大的風暴已近在眼前。

2017年10月19日,AlphaGo團隊在《自然》(Nature)雜誌上,介紹AlphaGo Zero。文章指出,最新的版本已經不再依靠人類的數據。透過自我對弈,AlphaGo Zero在三天內戰勝AlphaGo Lee;花了二十一天達到AlphaGo Master的水平,再用四十天超越所有舊版本。在電腦的自我對弈中,以100比0擊敗第一代的AlphaGo Lee;89比11痛擊第二代AlphaGo Master。

人類真的是多餘的?

至此,從2016年3月9日早上十時引爆的AlphaGo風暴,終告一個段落。在近五百天的過程中,AlphaGo徹底摧毀了人類建構的圍棋世界。圍棋,這曾被視為人類智慧天塹的高牆,已被AI人工智慧完全推倒。烏鎮戰敗之後,世界第一人柯潔在他的微博表示:「一個純淨、純粹自我學習的AlphaGo是最強的……,對於AlphaGo的自我進步來講……,人類太多餘了。」

但是,除了圍棋之外,AlphaGo對人類來說,究竟代表什麼意義?比如說,電腦勝出,引來部分人的恐懼,害怕電腦最終戰勝人類,甚至統治人類,就像科幻小說、電影的橋段;也有人認為這只是一項科學實驗,期望電腦的發展可協助人類解決更多現實的問題。而關鍵人物黃士傑,在一次分享時說道:「1997年深藍(Deep Blue)擊敗西洋棋世界棋王卡斯帕羅夫,不只是因為圍棋比西洋棋難度高出許多,且深藍是一台超級電腦,而AlphaGo是具有自主學習能力的人工智慧(AI),將可以應用在醫療和商業等領域。所以AlphaGo引起的浪潮,目前仍然在襲捲全球,引起世界各國對AI與圍棋的關注與興趣。」

我們終究要面對一個問題──AI會是人類的終結者嗎?我認為:當然不可能。AI 是受造之人發揮智慧創造出來的結晶,如何運用,相互蒙利,是人類現在面臨的問題。但這是個幸福的問題,就像寫這篇文章時,我用三天時間,動手動腳,翻東翻西,搜集數十萬字的資料,若沒有網路,這樣的工作量最少需要三年以上才可能完成,電腦對人類的幫助,無可否認。

大陸棋聖聶衛平在柯潔敗陣之後,語重心長地表示:「Master改變了我們傳統的厚薄理念,顛覆了多年的定式。圍棋遠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還有巨大的空間等著我們人類去挖掘,AlphaGo也好,Master也罷,都是『圍棋上帝』派來給人類引路的。」

人類永遠不是多餘的

聶衛平所稱的「圍棋上帝」,是指有個掌管圍棋的上帝,但是,我們知道有一位超越一切的上帝真實存在。事實上,人類與電腦都有一個共同點──兩者都不是終極的真理,宇宙間創造的力量與愛,永遠不是區區AI與人類能夠企及。因此,如何善用自己發明的AI,是最新的課題;而如何依靠上帝,好好管理祂的創造與託付,才是我們真正的、永恆的課題。

……(文未完,請見2018年03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