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在詩歌〈平安夜〉首演教堂所在地重建的紀念教堂。

們常說,基督教是歌唱的宗教,那麼,聖誕節更可說是個歌唱的節日了!

有一次我在美國過聖誕節,發現有一個廣播電台,在聖誕季節中,每天每時每刻不斷播放各式各樣聖誕歌曲,有古典的、現代的,有演奏的、演唱的,有熟悉的、陌生的,如果沒有足夠的聖誕歌曲存檔,這個電台怎能做到這樣的安排?

在不計其數的聖誕歌曲中,若問哪一首最為著名、最得人心、最為經典,答案恐非〈平安夜〉莫屬。今年是〈平安夜〉首演兩百週年,這首經典名曲勢必引起許多興趣與討論。對我而言,〈平安夜〉得以從山村小調變成世界性的文化遺產,說明上帝的使用和安排,往往出乎世人所期待的地方與群體,正如聖經〈哥林多前書〉一章26節:「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又如〈彌迦書〉五章2節:「伯利恆的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裡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上帝揀選伯利恆成為聖子降世的場景,而〈平安夜〉的首演,不在倫敦、巴黎、柏林、維也納,是在奧地利邊陲的小鎮歐本多夫(Oberndorf)。創作這首詩歌的兩位主角,他們生活的地方也是一般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城鎮,在奧地利也算是「諸城中為小」的地方。

↑(圖左)作曲者葛魯柏;(圖右)作詞者摩爾神父。

作詞者摩爾神父(Joseph Mohr,1792~1848)的身世非常淒涼,父親在他出生那年就拋妻棄子離家而去。在那個時代,遭遺棄的子女與罪犯無異,使得摩爾一生都帶著羞愧的印記,且在不公平的對待中成長。無論是求學之路,或是進入聖職,他都受到格外嚴格的檢驗,使他感受到弱勢者的悲哀。或許這也是他晚年在瓦格賴恩(Wagrain)任職時,全力投入社會關懷的原因之一。他擴建教區的學校,讓更多兒童可以入學;他籌募助學基金,讓貧窮子弟也可以上學;他創辦安養機構,讓孤苦老人得到照顧。五十六歲因肺病去世,遺物除了一些日用品,就是那把陪伴他一輩子的吉他。生前,他完全沒有預料自己創作的〈平安夜〉會有普天同唱、光華四射的一天。

作曲者葛魯柏(Franz Gruber,1787~1863)也出身貧窮家庭,家中排行第五,父親對他的期望就是趕快工作賺錢,分擔養家的責任。幸得一位學校老師看見他在音樂方面的潛力,私下栽培他,讓他得以成為一名小學教師,同時擔任教堂的音樂總監。他結婚三次,前兩任妻子都因病離世,育有十二名兒女,只有四個活到成年,可見葛魯柏一生都活在喪失親人的痛苦中。總之,摩爾與葛魯柏都是鄉村基層的平凡人物,他們一生曾在許多不同的地方任職,然而1818年前後,他們都落腳在歐本多夫,在上帝安排下,一起完成一件帶來無限祝福、永遠傳唱的美事。

1818年聖誕節當天下午,摩爾拿著兩年前所寫的一首詩作來找葛魯柏,請他配上樂譜,可以在當天晚上的聖誕彌撒演唱。由於時間緊迫,所以葛魯柏只能力求簡單,在短時間內譜寫出一首看似平淡的曲子,當晚就由摩爾以吉他伴奏,兩人合唱這首剛出爐的〈平安夜〉。或許當時兩人都沒多想,所以連原始樂譜都沒有保留,誰會料到,這首即興演出的〈平安夜〉竟然傳唱兩百年仍歷久彌新,而且至今已有三百種以上的語言版本,2011年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告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劉廷芳、吳卓生夫婦

↑《普天頌讚》詩歌集初版。

已有兩百年歷史的〈平安夜〉,譯為中文卻只有八十多年的時間,譯者是燕京大學宗教學、心理學、教育學學者,同時也是詩人的劉廷芳博士。劉廷芳(1892~1947)生於溫州基督徒家庭,父親早逝,母親任教於教會學校。劉廷芳先後就讀溫州藝文中學、上海聖約翰大學,後留學美國,1920年獲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與心理學博士。回國後,任燕京大學宗教學院院長,主編《真理與生命》、《紫晶》等期刊,又擔任基督教聖詩集《普天頌讚》編輯委員會主席。

《普天頌讚》共收錄五百一十二首詩歌,絕大多數譯自外文,中文原創的僅六十二首,1936年由廣學會出版,與1919年出版的和合本聖經同被譽為「民國以來,中國基督徒對于中國文學上最大的貢獻」。《普天頌讚》從1936年3月出版到1939年3月為止,三年銷售二十八萬冊,可見受到中國教會的喜愛。擔任主席的劉廷芳厥功至偉,他個人翻譯的一百七十餘首詩歌,與六首創作詩歌,也收入《普天頌讚》中。

劉廷芳的〈平安夜〉譯文如下:

平安夜,聖善夜!
萬暗中,光華射,
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
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靜享天賜安眠,靜享天賜安眠。

平安夜,聖善夜!
牧羊人,在曠野,
忽然看見了天上光華,
聽見天軍唱哈利路亞,
救主今夜降生,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聖善夜!
神子愛,光皎潔,
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聖容發出來榮光普照,
耶穌我主降生,耶穌我主降生!

除了這首膾炙人口的〈平安夜〉外,另有幾首著名的聖誕歌曲也出自劉廷芳譯筆。如〈普世歡騰〉(Joy To The World The Lord Is Come),作詞者是以撒華茲(Isaac Watts),歌詞中譯如下:

普世歡騰,救主降臨,全地接祂為王!
萬心為主預備地方,宇宙萬物歌唱,
宇宙萬物歌唱,宇宙,宇宙萬物歌唱。

大地歡騰,主治萬方,萬民高聲頌揚!
田野,江河,平原,山崗,響應歌聲嘹亮,
響應歌聲嘹亮,響應,響應歌聲嘹亮。 

世上一切罪惡憂傷,從此不再生長;
普世咒詛變為恩典,主愛澤及四方,
主愛澤及四方,主愛,主愛澤及四方。

主以真理,恩治萬方,要在萬國民中,
彰顯上主公義榮光,主愛奇妙豐盛,
主愛奇妙豐盛,主愛,主愛奇妙豐盛。

又如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 的〈新生王歌〉(Hark!The Herald Angels Sing)、布魯克斯(Philips Brooks)的〈小伯利恆〉(O Little Town Of Bethlehem),中譯歌詞流暢典雅,令人讚歎。總之,劉廷芳所譯的中文歌詞,幾乎每首都成為經典之作,〈快樂頌〉、〈萬古磐石〉、〈慈光歌〉、〈恩友歌〉等,無法一一列舉。

但願在記念〈平安夜〉兩百週年的時候,我們不忘原創者摩爾神父與葛魯柏老師,更不忘為中文聖詩寫下里程碑的劉廷芳教授。

……(請見2018年1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