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圖片來源/pixabay

「人們不知道,我們北德人每天都嚮往著讀聖經,不能一天沒有聖經。在我的書房裡,即便在黑暗中,我都能把我的手放在我的聖經上。」──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是十九世紀享譽盛名且備受推崇的德國作曲家,與他同時期的重要指揮家畢羅(Hans von Bülow,1830~1894),將他與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並譽為「德國三B」。畢羅不僅認為布拉姆斯的成就能與巴赫、貝多芬相提並論,更誇張地說:「我認為巴赫(在音樂上的地位)就像聖父,貝多芬是聖子,布拉姆斯是聖靈!」不過,儘管布拉姆斯在生前備受敬重,人們經常以「教授」稱呼他,英國劍橋大學更在1876年授與他榮譽博士學位,但他從不因此自高自傲,仍一如既往地親切待人。即便在小酒館裡被認出來並要求演奏一曲時,他也從不推辭,總是嫻熟地演奏一些舞曲與大家同樂,這就是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

↑1852年,布拉姆斯(右)
與匈牙利小提琴家雷曼伊合影。

↑布拉姆斯的摯友──舒曼夫婦。

布拉姆斯生於德國漢堡一個敬虔的路德教派家庭,父親比母親小了十七歲,這麼大的年紀差異讓親友感到相當意外,但兩人一同努力經營家庭,三個孩子都平安健康長大。布拉姆斯的父親是位多才多藝的音樂家,能演奏多種樂器,曾在不同的遊樂園演出,婚後在漢堡國立歌劇院找到一份相對穩定的低音提琴手工作,儘管如此,家中仍常常捉襟見肘。布拉姆斯從小就展現過人的音樂天賦,先是父親教他小提琴,七歲時拜柯賽爾(Otto Friedrich Willibald Cossel,1813~1865)為師學習鋼琴,布拉姆斯學得很快,十歲就正式登台演出,十四歲開始以鋼琴獨奏家的身分參與演出,並在十五歲開了整場鋼琴獨奏會。原先父母期待他能成為鋼琴家,但就像柯賽爾經常開玩笑地抱怨:「布拉姆斯可以是位優秀的鋼琴家,但他總是不肯停止無止盡的創作。」布拉姆斯十二歲就創作他的第一首鋼琴奏鳴曲,並於1849年他的第二場鋼琴獨奏會中,演出自己的華爾滋幻想曲,廣受各界好評,同年開始以筆名出版自己的樂曲。

1850年,布拉姆斯開始與匈牙利小提琴家雷曼伊(Ede Reményi,1828~1898)一同旅行演出。在一次演出前,布拉姆斯發現鋼琴整體低了半音,但已經來不及請調音師調音,他當機立斷,將樂曲全部移高半音,讓音樂會仍能順利舉行,演出過程中,雷曼伊完全沒發現異狀,直到結束之後才曉得。能在毫無預備的狀況下將樂曲移調並非易事,布拉姆斯因此令小提琴家姚阿幸(Joseph Joachim,1831~1907)印象深刻,並透過姚阿幸認識了他一生的摯友──舒曼夫婦(Robert and Clara Schumann)。

舒曼對布拉姆斯讚譽有加,宣稱布拉姆斯「註定要帶給這個世代最崇高、完美的音樂」。他不僅寫文章誇獎布拉姆斯的作品,還透過自己的人脈,為他介紹萊比錫的出版商;鋼琴家妻子克拉拉也經常在演奏會中演出布拉姆斯的作品,協助推廣。或許是為了不愧對舒曼夫婦對他的期待,布拉姆斯總是兢兢業業創作,對於作品經常一改再改,非到滿意不肯罷休。

認識舒曼夫婦以後,布拉姆斯享受了一段愉悅的日子,有伯樂、有知己、樂曲也預備出版,音樂家生涯蒸蒸日上。但好景不常,1854年舒曼因自殺未遂而住進精神病院,期間雖偶有好轉,最終仍於1856年去世。隔年,布拉姆斯提筆創作《德文安魂曲》(Ein deutsches Requiem),然而創作過程總是受到雜事與同時在進行的其他作品影響,進度緩慢。直到1865年他的母親逝世,布拉姆斯才開始積極創作,並在隔年完成六個樂章,1868年完成全曲,1869年在萊比錫布商大廈首演。直譯樂曲標題「一首德語的安魂曲」,從此可知,布拉姆斯沒打算採用傳統安魂曲拉丁文的歌詞,而是親自從馬丁路德翻譯的德語聖經,擷取合適的經文加以編纂。他略過傳統安魂曲最核心、講到末日審判的〈震怒之日〉,著重在倚靠上帝所得的福分及將來的盼望與喜樂。樂評家普遍認為歌詞流暢,讓人覺得一氣呵成,毫無違和感,充分顯示布拉姆斯對聖經經文的熟稔。

《德文安魂曲》共有七個樂章,是首非儀式用的宗教作品,各樂章分別如下: 
一、哀慟的人有福了(Selig sind, die da Leid tragen)
二、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Denn alles Fleisch es ist wie Gras)
三、主,指教我(Herr, lehre doch mich)
四、你的居所何等可愛(Wie lieblich sind deine Wohnungen)
五、你們現在也是憂愁(Ihr habt nun Traurigkeit)
六、我們在這裡沒有常存的城(Denn wir haben hie keine bleibende Statt)
七、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Selig sind die Toten, die in dem Herrn sterben)

相較於傳統拉丁文安魂曲的開頭:「上主,賜給他們永遠的安息」(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 Domine),《德文安魂曲》的開頭,布拉姆斯選用的是耶穌在〈馬太福音〉提及「天國八福」的第一福:「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這段經文明顯比起傳統安魂曲歌詞更能帶給活著的人極大安慰,而「死亡」一詞更是到第六樂章才出現,並且立即被復活的喜悅取代。事實上,布拉姆斯原先只計畫創作六個樂章,母親逝世後,他才加入第五樂章的歌詞,全曲結構因此更為平衡。

《德文安魂曲》第一樂章與第七樂章都由「有福了!」(Selig sind)開始,第一樂章起始歌詞選自新約聖經的第一卷〈馬太福音〉,第七樂章則選自最後一卷〈啟示錄〉,這兩個樂章均使用偏慢的速度。第二樂章與第六樂章同為速度與調性變換較多的樂章,第二樂章談到短暫的今生,第六樂章則思想將來的永恆。第三樂章與第五樂章都由獨唱起始,第三樂章用的是男中音,第五樂章用的是女高音,不像巴赫會在清唱劇中插入獨唱詠嘆調,布拉姆斯選擇讓獨唱與合唱在樂章中彼此呼應,特別是在母親過世後才加入的第五樂章,不僅使用女高音獨唱,歌詞還引用舊約聖經〈以賽亞書〉六十六章13節的經文:「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讓後人揣測布拉姆斯這個樂章就是為了記念母親而作。而樂曲最中心的第四樂章則是談論住在上帝的院宇是何等有福,不禁讓人聯想到使徒保羅在〈腓立比書〉所說:「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使活著的人因著想到已逝親友已經與基督同在,去到那好得無比之處就滿得安慰,同時也鼓勵還活著的人「羨慕渴想耶和華的院宇」。

……(文未完,請見2018年05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