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6月2日是馬偕逝世紀念日,我們特別飛往加拿大,探訪馬偕最小的孫女偕瑪烈,同時欣賞馬偕一百七十四歲冥誕紀念劇《Kai the Barbarian》。馬偕是台灣歷史與文化的傳奇,但這傳奇卻又如此真實地活在我們身邊。當偕瑪烈用台語告訴我們,她最喜歡台灣的米粉、肉圓、還有芭樂,最懷念台灣老家前的含笑花時,我們的眼眶濕潤了,腦海中浮起馬偕踽踽行過淡水的身影,身旁還有張聰明的陪伴……

↑馬偕最小的孫女偕馬烈記錄了家族的共同回憶,親手為《馬偕的孩子說故事》簽名。

2017年,一位朋友送我宇宙光出版的《馬偕的孩子說故事──來看偕叡廉》;因著她的邀約,我們在今年4月一行人前往加拿大,探訪馬偕最小的孫女偕瑪烈。從淡水到加拿大多倫多和牛津郡,像是穿越一百七十四年、回到馬偕出生的時空,讓我格外興奮。

落地加拿大,引路人鍾雅澤是位教會長老,熱愛開船航海,笑聲充滿感染力,他的爺爺鍾天枝是馬偕的學生。鍾雅澤住在多倫多,身為台灣與加拿大的跨海橋梁、加拿大馬偕委員會共同主席,不僅守護馬偕在加拿大的足跡,更讓當地人得以認識這位傳奇福音先驅。

清晨,戶外的溫度是攝氏3度,鍾雅澤開車載我們到多倫多的一個墓園。他拿出偕瑪烈繪製的馬偕家族紀念碑墓園區域圖,我們來來回回走在十七區到二十二區,找了三次依舊沒找到馬偕的墓碑。在墓園裡跑步的人已經繞了好幾圈,我忍不住在心裡埋怨起來:「坐了十五個小時飛機,就為了在墓園轉圈圈?上帝祢真愛跟我開玩笑。」就在此時,驚歎聲出現:「在這裡!」雜草叢生讓墓碑上的字全被遮住,還好長老的車上有剪刀,我們割草、把土撥開,同時吟唱詩歌,一起完成任務。適逢華人的清明節期,有些家族可能會討論該如何掃墓祭祀,但實際家庭關係卻越來越疏離;然而,遠在加拿大的墓園,看著紀念碑上的台灣地圖,以及旁邊的「愛與服務」,心裡有很深的衝擊──原來,接受「傳承」、活出「傳承」、延續「傳承」,才是清明節感念祖先最好的思念儀式!

↑加拿大馬偕家族紀念碑的墓園外觀。
↑加拿大馬偕家族紀念碑。

偕瑪烈將於今年7月屆滿九十九歲,我們有幸前往她在多倫多的公寓,她把淡水風景照掛在客廳,讓我頓時有回到家的感覺。她用台語告訴我們,最喜歡台灣的米粉、肉圓、還有芭樂,懷念台灣老家前的含笑花。搭配熱茶與椰棗的下午茶時光,英文、台語對話夾雜,在溫暖的家中,我們齊用台語唱著詩歌〈願主保護咱們後會有期〉。這趟千里飛越太平洋的關懷探訪,透過擁抱,也讓感謝來得及說出口:「謝謝你和你們一家如此愛台灣!」九十九歲是多數人沒想過的年紀,人就算強壯可以活八十年,甚至有幸活到一百歲,但重點不是時間長短,而是取決於我們如何活過一生。偕瑪烈透過父親偕叡廉的口,將家族在台灣的故事記錄在《馬偕的孩子說故事──來看偕叡廉》書中,在有生之年,將「家書」作為送給台灣「大家的書」,這份飛越千里的簽名成為新的印記!

馬偕的家鄉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牛津郡佐拉村,淡水真理大學內的「牛津學堂」正是以此命名,以感念當年鄉親盛情襄贊建設新式學校之情。北方冬天的冷冽風雨中,想像馬偕出門遠行前的心情,準備行囊邁向未知的人生,1872年的他可能不知道,踏出這一步,竟影響了一個太平洋上的小島。我們向當地居民詢問關於馬偕的線索,有趣的是,許多人表示,過去從沒聽過「馬偕」這個名字,反而是近年透過馬偕的台灣學生後人介紹,才知道馬偕家族在台灣貢獻影響深廣。

↑由加拿大牛津郡居民演出的《Kai the Barbarian》舞台劇。

馬偕傳奇的一生如同聖經中的先知和使徒,在本家不為人所知,百年後福音的種子卻傳遍滿山遍野。今年3月,首齣英文話劇《Kai the Barbarian》在馬偕一百七十四歲冥誕上演,故事從馬偕登陸淡水、向牧童學台語開始,舞台背景穿梭在牛津郡和台灣之間,劇中十九位演員演出超過六十個不同角色,描述馬偕的成長和信仰。劇中用諧趣的台語雙關語,例如台語「鳳梨」在螢幕顯示中文「往來」,描述宣教士來台面臨語言、文化差異產生的衝突。張聰明則由唯一的華人飾演,其他演員皆為牛津郡當地人,演出細膩感人,完整呈現馬偕與妻子在台灣的福音事工、醫療宣教,以及開拓全台第一所女子學堂的經歷。

在那個沒有Google Map、Face Time和波音747客機的時代,一個二十七歲的年輕人,帶著聖經和一只皮箱,從下雪的牛津郡佐拉村飄洋過海到台灣,將亞熱帶的他鄉作為自己後半生的家鄉。一句中文、台語都不會講的男孩,腳蹤遍布北台灣,研究地質、農業植物、華人傳統與原住民文化。從城市到偏鄉,設立偕醫館、開創六十多間教會、施洗人數近三千人,還有許多記錄不完的貢獻深深影響台灣,跨文化的愛延續至今,他的學生、子孫和後裔仍抱著愛人如己的心志,在各地開枝散葉,延續使命!

……(請見2018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