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年(2019)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百年紀念,海峽兩岸三地均有慶典活動分別展開。習近平在一次有關青少年集會的場合,從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思潮出發,卻直接跳入愛黨、聽黨話、跟黨走的巢穴框架之中;台灣則正逢總統選舉逐漸醞釀加溫時期,誰能奪得大位、爭佔權力財富高峰,更是眾所矚目、狂熱以赴的目標。值得注意的是,談到五四運動,海峽兩端的人,無論是誰都會眉飛色舞、高言闊論,強調承繼發揚五四精神的重要。然而五四是什麼?真正的五四精神究竟是什麼?卻因不同的人、不同的政治立場、不同的功利目標,而有完全不同的解釋。這種有關前提定義的問題,值得我們小心謹慎,詳加分辨。因為「錯誤的前提」+「正確的推論」+「狂熱的執行」=「萬劫不復的悲劇」。現代人思想行事,往往從前提開始就錯了,並且堅持從錯誤的前提出發,儘管推論如何正確,執行推論結果如何狂熱努力,結果卻必然是萬劫不復的悲劇。

 
 

大體而言,過去百年談到五四運動,總有兩個專有名詞會立刻浮現在我們眼前:「德先生」和「賽先生」。這兩個名詞是陳獨秀在新文化運動時期提出的重要口號。五四運動期間,一群一群慷慨激昂、熱血沸騰的愛國學子,走上街頭,振臂高呼「外抗強權,內除國賊」之餘,「德先生」和「賽先生」兩面飛揚飄舞的旗幟,便成為引領群眾,奔向終極解救當前民族國家危機明確具體方向的標的。從此以後,一百年來,「民主」(德先生Mr. Democracy)、「科學」(賽先生Mr. Science)這兩個擬人化專有名詞,便成為華人知識分子心中救亡圖存的靈丹妙藥。

走過過去百年歷史,沿途都可看到許多不同背景身分、關心社會文化發展的各界人士,站在不同立場,認定只有「德先生」、「賽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道德、學術、思想上的一切黑暗。但是「德先生」是誰?「賽先生」又是誰?卻一直沒有清楚明確的定義。

在一片混亂紛擾中,郭穎頤教授在他的名著《1900~1950中國思想中的科學主義》(Scientism in Chinese Thought, 1900–1950. New Haven, Con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5.)一書中指出,近代中國思想史中所談論的「賽先生」絕非科學(Science),而只是與科學相悖的科學主義(Scientism)而已。雖然都姓「賽」,然而此「賽」非彼「賽」,一個是科學主義者(賽因提斯姆先生),只活在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唯物經驗驗證主義極限中,根本是反科學的思想模式。至於「賽先生」則應該是(賽因斯先生)才是真正的科學。原來中國近百年來呼喊推廣的「賽先生」,並不是科學正宗的「賽因斯先生」,而是反科學、偽科學的「賽因提斯姆先生」,這樣有關前提思考的論述,特別值得我們關心注意。

至於「德先生」呢?Mr. Democracy 又是誰?追求民主、呼喊民主,似乎也是現代人一致追求的共識目標、生命境界。但什麼是民主?民主、自由、人權,這些一直掛在人嘴邊的名詞,究竟是什麼意思?

打開人類近代社會文化歷史,民主化的追求過程十分明顯地展現其中,然而什麼是民主?民主社會中,人權與自由的界限該如何劃定?如果民主、自由與人權必須有法律、或道德、或社會倫理規範予以限制,那麼這種民主自由或人權還能稱為享有自由、人權與民主嗎?今天很多國家或地區文化,因為產生許多不同的文化社會衝突,導致文化社會及人際關係產生嚴重的緊張衝突,怎麼辦?台大黃俊傑教授曾在一次研討會中指出,今日文化社會展現的不是德先生Democracy,而是Demo-crazy,看看現在的選舉,大家的瘋狂勁兒,黃教授的批評不僅幽默,還真有道理。

其實,西方的民主社會與人權自由的發展,與基督教的廣傳密切有關。我們知道,西方國家現代文化社會的發展,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可以說是重要分水嶺。除了希臘羅馬文化源自理性思考、外爍追求的科學發展、理性追求與制度結構外,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則由內在生命強調本體意義價值的神學理念,配合聖經譯成英文、德文,普遍發行,深入人心,影響整體文化發展,使人與這位超越時空、自有永有的上帝,建立始源與終結的生命關係,是一種主體存在、實存意義的建立。

十六世紀的啟蒙運動即起源於希臘羅馬與希伯來文化三個源頭的整合融會,可惜後來的發展,只看到希臘羅馬文化的理性外爍追求,大放異彩;希伯來文化強調的本體內在生命追求,因為不能立即快速提供「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證據資料,逐漸退出文化思想、社會發展的領域,以致於十九世紀以後,西方文化逐漸形成「去基督教文化現象」(de-christianization)。從十九世紀中期到二十世紀以後,基督教逐漸傳入東方,但在西方文化中,基督教卻一步步邊緣化。等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影響中國近代文化發展的留學生從歐美回國貢獻所長時,他們帶回來的只有希臘羅馬文化的實驗驗證與民主人權自由思想。至於實驗驗證與民主人權自由的本體根源──希伯來宗教文化思想,則無情地予以割斷棄絕。五四運動同時,中國的知識界也爆發了驚天動地的「非基運動」(anti-Christian movement),這種排斥基督教對本源終極意義追尋了解的主張,使華人追求現代化的努力,必然踏上西方現代化的覆轍。二十世紀中期,西方文化雖然擁有今生現世物質的豐盛,卻找不到存在的意義、生命的價值,而爆發出一連串失落哀號的怪異現象,也很快在台灣各地展開。看來追求現代化除了要認識「德先生」和「賽先生」之外,還得先認識「希(伯來)先生」不可。


後記

過去十六年來,宇宙光韓偉紀念講座每年均邀請旅美知名物理學家、若歌華人基督教會創會長老黃小石教授專程返回台灣,巡迴台灣各大學或教會,舉辦「生之追尋」專題講座演講。黃教授並於每年講座期間,出版有關科學信仰、人文思想、及個人生命經驗融會貫通過程之專書一本,引證詳確,深入淺出,實為討論生命信仰與科技文化思想最佳參考書。今年黃教授更與喬治城大學終身講座教授、知名數學家張德健博士共同攜手,合著《樹下的尋思》一書,蒙兩位學者不棄,令我為該書引介作序,拜讀再三,啟迪良多,又逢五四百年,感觸更深。欣悉張教授將於5、6 月間蒞台巡迴講座,《樹下的尋思》一書也將配合出版。有意深入探索此一論題者,幸勿錯過。

(5月12日寫於參與一連串記念五四活動演講後)


……(請見2019年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