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郵報:密戰》集結美國好萊塢電影夢幻組合──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中)、奧斯卡影后梅莉‧史翠普(左)和奧斯卡影帝湯姆‧漢克斯(右)。(圖片來源/www.imdb.com)

國六○年代,人稱「狂飆年代」。長期鬱積在美國社會的問題,突然相繼爆發,女權運動、嬉皮文化、反越戰、黑白種族衝突等,造成社會動盪不安。具備法學背景的尼克森(Richard Milhous Nixon)打著安定秩序牌,在1969年順利當選總統,另一場新聞報業對抗政府強權的官司山雨欲來。誰料,領兵之一的卻是位中年貴婦,她就是全美第一位女報人、《華盛頓郵報》總裁與發行人──凱瑟琳‧葛蘭姆(Katharine Meyer Graham),她帶領郵報勇敢捍衛新聞自由,讓郵報由地方報紙躍升為全國性大報,而電影《郵報:密戰》(The Post)就是她崛起的故事。

《郵報:密戰》集合了美國好萊塢電影超強夢幻的組合──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兩度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和連續兩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湯姆‧漢克斯(Tom Hanks),以劇情紀錄片的形式,探討1971年震撼美國的「五角大廈密件案」。該片獲得國家評論協會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主角,以及2018年奧斯卡年度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兩項提名。

「五角大廈文件」(The Pentagon Papers)正式名稱為「國防部長辦公室關於越南特遣部隊之報告」(Report of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Vietnam Task Force),是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羅伯特‧麥納瑪拉(Robert McNamara)在1967年授權祕密進行的研究。報告共有七千頁,詳細記錄美國政府自1945~1967年,經歷杜魯門、艾森豪、甘迺迪、到詹森總統期間,美國涉入越南軍事政治的評估報告。

↑《郵報:密戰》全片以劇情紀錄片的形式,探討1971年震撼美國的「五角大廈密件案」。(圖片來源/www.imdb.com)

電影劇情描述美國軍事分析家丹尼爾‧艾爾斯伯格(Daniel Ellsberg)發現美國政府明知越戰根本贏不了,卻為了逃避戰敗的羞恥,對國會、媒體和民眾說謊,於是分批影印五角大廈文件,交給《紐約時報》傑出記者尼爾‧斯漢(Neil Sheehan)。此時,《華盛頓郵報》的發行人凱瑟琳(梅莉‧史翠普飾演)還正在適應丈夫遺留給她的報業,當郵報的執行總編輯布雷德利(Ben Bradlee,湯姆‧漢克斯飾演)看到《紐約時報》竟然挖到獨家密件大頭條,並遭到政府打壓,為了捍衛新聞自由和報業競爭,郵報也派出記者貝格找到這份文件,但這卻違反聯邦禁令並觸犯藐視法庭罪。凱瑟琳面臨的兩難是,該撤回出版以保護郵報和她自己,還是為新聞自由理念背水一戰。

事實上,如果深入梳理歷史就會發現,《紐約時報》是第一個挖到五角大廈密件、第一個迎戰尼克森政府的報社,過程相當精采;但導演史匹柏並沒有選擇《紐約時報》的故事,反而聚焦在第二順位的《華盛頓郵報》,就是看中郵報發行人凱瑟琳作為女報人的傳奇性。

凱瑟琳出身報業世家,1948年與丈夫菲利普‧葛蘭姆繼承了父親的《華盛頓郵報》,在丈夫的光環下,她只能跟在身邊,舉辦派對結交上流達官,沒想到丈夫卻因罹患躁鬱症自殺,四十五歲的她不得不接管事業──擔任《華盛頓郵報》總裁和發行人。雖然看起來位高權重,卻因為身處男尊女卑的年代,實際上是個花瓶,沒人聽她的話,連她也對自己沒自信。

為了呈現凱瑟琳的成長轉變,導演使用許多鏡頭語言,當然厲害的女主角梅姨──梅莉‧史翠普也用十分細膩的肢體表情來呈現,難怪史匹柏稱讚她:「我無法想像誰能像史翠普一樣,將凱瑟琳的一生演得如此有深度。」

整齣戲的主軸,是凱瑟琳如何從一個貴婦轉而為新聞自由奮戰的歷程。透過三股線絡,呈現戲劇張力── 一是經濟危機:銀行股東撤資;二是情感束縛:與政治人物的私交;三是政治壓力:法律和刑罰禁止報導密件。其中,與政治人物的交情是凱瑟琳最不願面對的壓力。

為了籌措資金,郵報需要向銀行家集資上市股票。開會之前,凱瑟琳已經熟讀招股書,並且練習如何發言,希望股價能由24.5提高到27美元,這差價的三百萬美金,就是二十五位優秀記者一年的薪資。然而,當真正面對銀行家質問為何要漲價?凱瑟琳緊張得不得了,翻前翻後看筆記和畫線,始終不敢開口,最後是好友弗里茲替她發言。

凱瑟琳第二次到美國證券交易所談股票價格時,導演史匹柏以俯角向下拍攝凱瑟琳,再往上仰視巨大的建築物,對比凱瑟琳的渺小。一開門,一堆男人簇擁著凱瑟琳,她在男人堆裡勢單力孤;當她要起身致詞時,竟然被主持人拍背壓下。致詞完回到報社,股價仍是24.5美元,凱瑟琳果然沒能說服銀行家以27美元投資。

會後,有人甚至希望葛蘭姆家族考慮放棄部分管理權,尤其是對「女」管理者的不信任,竊竊私語:「你確定這公司不會被她敗了?」凱瑟琳看著丈夫的照片,眼淚不由自主流下,因為她會管理這家父親、丈夫留下的報社,完全是因為沒人了。她原本也只是聊八卦時尚的貴婦俱樂部一員,現在卻身負千斤重擔。

……(文未完,請見2018年0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