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宙光非常關切「癮」這個問題,我們有一個研發小組,從2017年年底開始,研發重點就是「成癮」。臨床上,這幾年有很多案例都反映出這個現象,顯然已不能再有所忽視,對臨床工作者來講,更是一定要面對的課題。

節制,是說「不」的力量

談到癮,首先應該從聖經「聖靈九果」的「節制」來看。節制是聖靈的果子,是我們內在生命的力量,一種對任何人事物都可以說「不」的力量,這力量其實很強悍,因為是聖靈幫助我們說「不」。簡單講,如果一個人沒辦法對人事物說「不」,可能就開始往「癮」的方向靠近了。如果從這個定義來看,癮的型式很多元,而且無處不在。

最直接的說法是,無法說「不」,是因為內在缺乏節制的力量,這個力量不是一個罪人、一個跟耶穌基督沒有關聯的人可以自然產生的。所以,就教牧輔導者而言,陪伴成癮的人──不管是哪一種癮、走哪一條恢復之路,目標就是幫助求助者從內在產生節制的力量。就這個部分來講,我們非常贊同晨曦會福音戒毒的概念,因為唯有福音在人的裡面產生節制的力量,成癮者才有辦法對付癮。

從宇宙光「全人關懷」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生理、心理、靈性和群性,都需要越來越和諧、越來越平衡、越來越自在,如此,我們跟外在環境才能擁有美好的和諧。但癮會破壞和諧,讓人沒辦法建立應有的連結,比如:我們應該跟自己、跟上帝、跟周遭的人連結,而且是真正有溫度的連結,可是只要有了癮,就會隔斷與破壞我們所有的連結。

無法說不、一定要去做的情況,在心理學稱為「強迫性」,意思就是:明明知道不能做,但還是一直去做。就像保羅在聖經〈羅馬書〉七章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上帝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保羅這段話,對「癮」下了一個很好的定義,就是一個人沒辦法節制,無法說不。還好保羅接著說,靠著上帝,我們可以戰勝癮。

三個謊言,讓我們上癮

當我們更深入去探討:為什麼會有癮?就會發現,那是因為我們相信了三個謊言。第一個謊言:上帝是不良善的,上帝沒有那麼好,尤其是祂並沒有對我多好。第二個謊言:我好,上帝不好。第三個謊言:那個讓我上癮的東西,其實還不錯。如果我們沒有看破這三個謊言,很難抵擋癮。

第一個謊言中,所謂上帝沒有那麼好、對我沒有那麼照顧,其實,我們當然可以追尋自己的需求,但有時卻會誤用成:因為上帝沒有對我那麼好,所以我不用依靠上帝,必須靠自己尋找出路。事實是,如果我們沒有深深相信上帝是良善的,就會很容易在上帝以外尋找滿足我們的對象,以致於離上帝越來越遠,這是成癮的先兆。

第二個謊言中,很多人會覺得自己其實還不錯,沒有什麼不好;而且有能力找到很不錯的東西,自己也能控制它。這也是很關鍵的謊言,如果我們認為在上帝以外有其他的良善,這就是欺騙你、誘使你上癮的謊言。

第三個謊言中,我們認為癮的對象還不錯,好比手機,其實帶給我們許多好處。事實上,所有的癮對我們或多或少都有「好處」,一開始都會讓我們覺得滿足自己許多需求,所以我們心裡就會想,再多一點點沒關係啦,再看個二十分鐘沒關係,再投入五千塊沒有關係,這也沒有那麼不好。事實上,每個上癮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比如賭徒會說:「我可以給孩子存教育基金啊!」或是:「我賭這一把就好,贏了我就走。」吸毒者會說:「吸這個可以讓我快樂,我就不用那麼恨別人,否則我早就拿刀去殺人了。」其實,這些理由都在傳遞一個訊息:「我沒有那麼壞,我做這事是有好的理由的。」這就是第三個謊言。

↑2018年葉貞屏博士在北美地區授課。

如果沒有靠著上帝的力量,在理性上好好認清這三種謊言,確實悔改認罪,要離開癮真的是很困難的事。我們在陪伴過程中,也要和他們一起對付這些概念,比如說,他們認為上帝不良善,自己才是良善。這些都是成癮者的信念,必須鬆動這些信念,幫助他們越來越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麼,這樣的想法真的合理嗎?是事實嗎?

很多人說,癮是一種罪,是一個偶像,這個說法的根據在於:我們的生命應該以上帝為主,卻讓上癮的事物給替換了,癮已經占據上帝在我們生命中應有的位置,等於我們為自己造神,因為這個神可以滿足我們的需要,可以帶給我們很多快樂和好處。那麼,要怎麼幫助成癮者脫癮而出呢?

陪伴,有四個向度

基本上,上癮者通常有兩個說法。第一個說法是,剛開始的時候都說自己可以控制;第二個說法是,這帶給他很多好處。許多成癮者的心底語言,都在訴說這樣的概念,所以,陪伴的過程一定要讓他們越來越清楚自己的狀態。當一個人的錯誤信念不改變,不好的循環就會一直存在。我們陪伴的目的就是幫助他,讓他心裡的偶像離開,讓上帝回來。這就是我們要陪伴成癮者走過的過程。

在這個轉化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讓成癮者知道偶像本身就是謊言;但是,我們知道自己抵擋不住這個謊言,需要呼求上帝,需要旁邊有人相信我們,陪伴我們走這條很辛苦的路,因為要對這個東西說「不」很困難。同時,成癮者也要下定決心──我做不到,可是願意讓別人幫助我,願意讓上帝幫助我。這三者都具備時,就可以慢慢脫癮而出。

節制,不是全有或全無

節制的意思不是完全不做,而是該說「不」的時候,可以說「不」。說不的意思不是完全拒絕,例如現今世代的孩子沒有手機就是不行,他們連交作業都得用手機,所以不可能不給他們手機。但手機應該只是一個工具,交作業的時候用,交完作業就可以去練習樂器、跟家人聊天或做其他事情,這叫節制;如果一直掛在手機上,拚命看大家有沒有為我按讚,這就叫上癮。我們當然可以用手機,也可以用Line,但是這些會不會讓我們失去節制呢?有沒有上癮,重點就在這裡,我們的想法不能太All or None(全有或全無)。

我們說的脫癮而出,是從「全人關懷」的理念出發,包括生理、心理、靈性和群性等不同向度,都需要恢復。以生理方面來說,癮會讓成癮者的生理形成一種反應,例如玩網路遊戲,身體分泌的荷爾蒙狀態會在大腦形成一種記憶,每次都要到達那個狀態,才會覺得足夠、覺得舒服、感到安心。如此一來,生理與癮的關連就會變得很強固。

我曾經關懷輔導過一個年輕女性,她的問題是性成癮,不斷跟不同男子發生關係。她覺得自己有生理上的需要,也從中得到心理的滿足,所以她每次到上帝面前認罪,不久之後又再犯。後來她和先生離婚,與生活周遭的關係都很不好。

復活,需要說「我願意」

事實上,希望得到幫助的人,通常都是覺得自己很痛苦的人。人要有自覺,就像保羅說:「我真是苦啊!」如果成癮者沒有痛苦的感覺,我們暫時也幫不了他。甚至,如果他在那些謊言裡面覺得很自在,我們就更沒有著力點了。我們接到的求助個案,常常是成癮者身邊的人──因著成癮者造成別人痛苦,感到痛苦的人主動前來求助。

成癮,已經是現代文明非常普遍的現象,不僅破壞人與自己、人與人、也破壞人與上帝的關係。在陪伴、幫助成癮者脫癮而出的過程中,必須依靠上帝的力量,而且以全人的觀念來關照,重視身、心、靈、群四個面向的和諧,才能讓人真正從癮中復活。

……(請見2018年04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