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一個基督徒知識分子而言,有一個基本前提信念是先於一切而存在的。

根據聖經記載,宇宙萬物一切的源頭起源於上帝。打開聖經一看,〈創世記〉一章1節開宗明義宣告:「起初,上帝創造……」。新約〈約翰福音〉一章1至3節也清楚明白宣告: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 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造的。

聖經論及一切萬物的源頭始源之處,就是上帝採取的創造行動。上帝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各從其類,不可錯亂。在上帝是萬物根源的前提下,就這麼奇妙地建立了宇宙萬物彼此相依、互為依存的奧祕關係。在一切創造完成、運作無誤之後,上帝又按著祂自己的形像與樣式,用地上的塵土造人,並在他的鼻孔裡吹了一口氣,使他成為一個有靈的活人。然後使他沉睡,並從他身上取下一根肋骨,造成一個女人,兩人以骨中骨、肉中肉的親密關係,相互幫助、修理、看守、管理園中的一切。

依據上文簡單描述記載,上帝的創造有其先後秩序、前後六天;各從其類、依序創造。萬物的終極源頭是那位自有永有、創始成終的上帝。上帝是先於一切、在任何的「有」與「存在」之先,祂是原先早已存在的源頭,也是一切先後秩序的設定者、分門別類的創造者、始源者,以及這些類別秩序的控制者、管理者。並將它們鋪設在奧邈難測的宇際太空,其神聖、其超越、其邃宇奧祕,完全超乎人的頭腦所能想像。以人類之聰明智慧能力,即使每次耗盡當時科學探測研究上的所有能力,但事後回顧,人類所能解決的問題,僅可對當時茫茫然的宇宙奧祕觸探了解其千億億分之一而已。誠如1969年7月20日美東時間十點五十六分,第一個登陸月球的太空人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1930~2012)踏上月球表面時說:「對於一個人來說,這是一小步……對於人類來說,這是一大步。」其實阿姆斯壯個人的這一小步,不知耗盡那個時代多少菁英科學家經年累月、苦思冥想與研究分析;也不知耗費當時多少科技資源、財力物力的瘋狂投入,才在歷經萬難、提心吊膽中完成。稱為人類的一大步,的確有道理。

但距離阿波羅十一號登月五十年後,動則以光速為測量距離的太空科技研究時代而言,月球距離地球僅有一又三分之一光秒,真是一顆近得不能再近的鄰居了。今年(2019)4月,太空物理學界的黑洞照片爆光消息轟動全世界。6月號的宇宙光雜誌,清華大學的潘榮隆教授在〈黑洞,我看見了!〉一文中告訴我們,這次公布的黑洞影像與地球相距五千五百萬光年,天啦!什麼叫做五千五百萬光年?你就知道月球距離我們有多近了。科學發展快速驚人,但科學每向前跨出一步,固然引領我們更深一步看到宇宙萬物更深一層的奧祕;但在此同時,科學進展也因我們向前跨越這小小的一步,把我們推向更深更廣的未知領域。原來一個陷在無知領域的人,因為新知而跨出原來無知的領域,但因跨出原來無知的領域,才發現一片原來早已存在,卻因自己置身在原有的黑暗中而無法覺察的黑暗。

其實人的一生都一直活在繼續摸索前進、被光指引、破除黑暗、進入新的光明的循環過程。至於最後終極的答案,我們相信一直掌握在「起初上帝創造……」的那位「太初有道」的「上帝」的手中。當我們知道得越多,會發現我們的不知也變得越來越多;當我們憑著信心奔向不知,打開一把一把不知的祕鑰時,才會歡欣鼓舞發現:「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九章10節)

面對始源問題的追問,回答的基礎是一個堅定不變的信念,「起初上帝創造」便是一個始源問題的前提信念,不能證明,也無從否證。「起初上帝創造」、「太初有道」是一種生命的信念,也是理性推理的源頭起點。

起來,我們走吧!讓我們從不知中滿懷敬畏向前走!智慧的開端正在前方向我們熱情招手!

……(請見2019年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