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自本期開始,我們特別企劃「薪傳傳心」專欄,讓讀者與關心宇宙光的朋友認識宇宙光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了解宇宙光的精神與傳承。專欄第一篇,我們訪問了宇宙光董事長白培英。

問:宇宙光今年四十五歲,請問您當初為何會接任宇宙光董事長?當時的考量與期待是什麼?經過這些年,當初的考量與期待完成了多少?

答:民國八十一年(1992年)我應邀到宇宙光擔任董事,回首細數,我進入宇宙光其實很偶然。當時我在中國輸出入銀行作理事主席,宇宙光舉辦送炭活動,向社會大眾募款,贈送給一個弱勢團體,要舉辦捐款儀式,宇宙光想到我是銀行主席、也在教會擔任長老,作公證人很適合,我也覺得很好,所以就出席那次聚會。當時我有一個感覺,宇宙光這個福音機構很特殊,自己都要去募款來維持需要,現在反而募款來支持比他們更有需要的單位,真的很難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看到林治平總幹事,還有當時參加的同工的熱情,積極單純的服事表現,我就深受感動。後來,宇宙光諮詢我可不可以擔任董事,我沒有猶豫就同意了,民國八十四年(1995年)董事會改選,我在周聯華牧師之後接任董事長,到現在有二十六年之久。

問:您曾經出任財政部部長,總綰全國財政,面對宇宙光這樣年年赤字、年年心驚膽戰的財務狀況,是否有心理準備?經過怎樣的調適?

答:一般財政管理有兩種思考,一種是量入為出,一種是量出為入。量入為出是最穩健的方法。但宇宙光的預算與眾不同,如果有新的異象、新的託付,不問有沒有預算,就去做了。那麼預算從哪裡來呢?靠信心。因為我們的工作如果是上帝託付的,祂一定會預備。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馬禮遜專案,要出版七十本書。林治平總幹事參加華福會(世界華人福音會議)回來,向董事會報告,宇宙光願意承擔這個事工,編印這套書。我主持董事會,一聽他這樣說就愣住了,這個計劃要多少人力、物力?沒有經過盤算就承擔下來,有些冒險和草率。但最後事工如期完成,不僅出版七十本書、製作掛圖,而且收到的奉獻在支用後還有結餘。

宇宙光的預算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收入是靠奉獻,每年都會有不足,但到了12月,總會有很多捐款進來,彌補大部分不足。雖然有時候短缺一些,但是不影響我們的現金營運,感謝主,上帝的恩典真是夠用,我們有多大的信心,上帝就給我們多少。有時候我們12月份的聖誕特刊賣得很好,我們感謝主;有時候賣得不好,我們也感謝主。

問:從基督徒的需要,還有整個文化角度來思考,關於宇宙光在文化與文字的事工,您有怎樣的看法與期許?

答:宇宙光當然要在華人的事工上做得更多,但是第一個:要看上帝怎麼帶領。不要用人的衝動,或人的感覺去做事情。如果是上帝的感動、讓我們看到事情的意義,那我們就去做;如果不是,那就是自己的想法。如果憑自己的熱情去做,那不是上帝要負責的。

問:很多人說宇宙光像大家庭,您覺得帶領宇宙光需要怎樣的特質?

答:宇宙光這樣的文化福音機構,領導者要有屬靈的榜樣。林治平總幹事多年來做得很好。有屬靈的榜樣,有生命的感動,就是這麼多年來同工可以同心合意、一起往前跑的重要因素。

其次,要有管理的才幹,畢竟一個六十多人的機構,需要管理與調度,工作效率才能夠提高。

在屬靈方面,帶領同工固然很重要,但事情的辦理原則跟方向也不能隨意。我們不是冷冰冰的辦公室,但是也不能亂哄哄的。我們在和諧、熱鬧、喜樂氣氛中,還是要井然有序。

至於管理,不能過於細,對人綁手綁腳,就浪費每個人的時間;但又不能過於鬆,完全不過問。要亂中有序,鬆中帶緊,這是宇宙光機構的特質。

↑董事長白培英長老(中)與林治平總幹事(左)、葉貞屏副總幹事(右)。

問:您對即將卸任的林治平總幹事,有怎樣的讚許與激勵?

答:林治平弟兄在我們文化宣教事工上,是很值得令人敬佩的學者與傳道人,可以稱他是個文化宣教士。在他帶領下,宇宙光四十五年來從一本雜誌開枝散葉,延伸到現在有十多種事工,還推廣全人教育,我覺得他是很卓越的領導者,在兩岸三地持續長遠的推動,得到大家認同,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也很難能可貴。我覺得在台灣宣教上,大家不會忽略他的貢獻,在台灣的宣教史上,他是有一席之地的。

讓人佩服的,是他四十五年來沒有支一分薪水,完全是義工,生活靠著在大學教授的薪水維持,這很少有。如果只有三、五年還好,可是他是全時間的奉獻,那就不得了。我估算一下,四十五年來,如果按通常的月薪計算,他至少已經有三、四千萬左右的貢獻,我真是佩服他的信心。

問:您對即將接任總幹事的葉貞屏姊妹,有怎樣的期待與激勵?

答:我覺得葉貞屏姊妹很了不起,有四個孩子要照顧,其中一個還需要特別照顧。她在大學教書,關輔中心已經夠忙了,竟然願意承擔這麼大的責任,她靠主剛強壯膽的勇氣,真是可佩。葉老師與林哥也配合很久了,她是關輔中心主任,而且宇宙光現在是叫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因此由她領導宇宙光也是順理成章。這不單是林治平一人推薦,董事會也覺得很好。當然她會面臨其他困難,比如對其他事工不熟悉,需要時間進入狀況,跟一些同工也需要慢慢熟悉。

葉老師的形象、學歷、資歷都很好,應該很容易被別人認同。我對她最大的期許是,宇宙光的特質有兩點,第一點:宇宙光有很大的磁吸力。對內,磁吸力可以凝聚同工,同工同行,不是領導者一個人走,而是大夥跟著你走;對外,可以吸引學者專家來幫助你,也吸引財物資源來支持宇宙光的事工。宇宙光的磁吸力是推動事工很大的根本。第二點:事工不設限,不故步自封。事工的需要在哪裡就做到哪裡。宇宙光原來只是一本雜誌而已,四十五年來開枝散葉、發展出這麼多項事工,就是不設限的結果。但事工的不設限,要有聖靈的啟示、感動和帶領,與不自量力或好大喜功不同。

問:在這個轉變時刻,您對宇宙光同工有怎樣的要求與激勵?

答:宇宙光同工之間彼此相愛,沒有功利主義的色彩,是很難得的一群精兵。在宇宙光領導者變動時刻,當然會引起一些浮動,因為不知道未來的風格如何、管理如何、人事調動如何等。但葉老師本來就是宇宙光的家人,了解我們的文化與運作,不會有太大的變遷。管理上可能會有一些小小調整,我們要支持她、配合她,有意見要開誠佈公提出,只要是合理的,相信葉老師會接受。最重要的是,宇宙光同工要了解,我們不是服事林治平或葉貞屏,而是服事上帝,上帝才是我們的大領導。在這基礎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溝通的,沒有什麼事情不能化解。

後記:
任何機構都會面臨世代交替,宇宙光自不例外。但與眾不同的是,宇宙光四十五年來,領受從上帝而來的異象,憑信心堅定倚靠上帝,一路上雖有風雨吹打,但經歷的恩典更多。因此,世代交替當然必要,但宇宙光真正要傳承的理念,是來自上帝的託付與信心,這,就是宇宙光最核心的精神。

……(請見2018年07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