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年樹木,百年樹人,以生命影響生命極其困難,但恐怕也是人世間最有價值的事。

電影《紳士與流浪漢》(Same Kind of Different as Me)改編自真實故事同名小說《Same Kind of Different as Me》,講的其實不是一個異國愛情故事,而是一段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歷程。電影描述一個美國從事藝術拍賣的富商,如何因為妻子一個異夢,打破了種族和貧富差距的藩籬,成為一個黑人街友的朋友,在妻子過世之後,成為照顧街友的人,並且永遠改變他的生命。

原著出版於2008年,由故事主人翁藝術拍賣商朗‧霍爾(Ron Hall)、黑人街友丹佛‧摩爾(Denver Moore)及暢銷作家琳恩文森(Lynn Vincent)共同撰寫。這本書在亞馬遜網路書店的基督教福音事工類(Christian Missions & Missionary Work)書籍蟬連最暢銷冠軍,也在《紐約時報》非小說類暢銷書排行榜蟬聯長達三年。電影製作團隊在2016年籌備開拍,2017年底在美國上映,由邁克爾‧卡尼(Michael Carney)執導,邀請息影長達六年的金獎女星芮妮‧齊薇格(Renee Zellweger)擔任女主角黛比(Deborah Hall),格雷戈‧金尼爾(Greg Kinnear)飾演男主角朗‧霍爾,杰曼‧翰蘇(Djimon Hounsou)擔任丹佛‧摩爾。三位主角都得過奧斯卡提名,有兩位曾獲獎,就基督教類型影片而言,是很強的演員陣容。

導演邁克爾執導的影片不多,之前僅執導過《Jews》,描述猶太青年追求信仰之路。這部《紳士與流浪漢》整體節奏缺乏高潮,有點平鋪直敘的味道,難怪電影在美國市場不算賣座。電影預算一千五百萬美金,卻僅有六百萬的票房收入,IMDB 的觀眾評分也只有6.5 分,算是中等分數。至於演員的表現,飾演男主角的格雷戈‧金尼爾表現平平,反而是飾演街友的杰曼‧翰蘇令人印象深刻。仔細看觀眾評論,仍有不少人受到啟發,美國教會甚至舉辦講座,探討如何跨出舒適圈去愛不同階層的人。基督教媒體CBN和《New York Times》也有相關報導和訪問,最主要就是因為這個真實故事有震撼力。

電影一開始,國際藝術品拍賣商人Ron Hall 在事業蒸蒸日上時,婚姻卻出現問題,發生婚外情;他的太太黛比是虔誠的基督徒,雖然心裡痛苦,還是決定原諒丈夫。朗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很感謝太太用基督的愛挽回他,他願意為太太做任何事情,只要她開口。他們搬入豪宅後,黛比做了兩次異夢,一次是夢見一位貧困的智者改造城市貧民區,成為充滿漂亮花樹的城市,排水溝沒有垃圾,是一個和平的地方,住在這裡的人知道自己和隧道另一邊的人一樣重要。第二次夢見一個黑人街友,「因著這人的智慧,整個城市將要改變。」隔天,黛比要求朗開車載她去找這個夢境裡的男人,結果當然一無所獲,卻意外跑到Union Gospel Mission(救濟站)當起義工。

有天他們在救濟站發放食物時,突然一陣響聲,一個高大黑人闖進餐廳咆哮:「誰偷了我的鞋子,我要殺死他。」接著就惡狠狠看著餐廳裡的每個人,這時的朗早就躲到櫃檯下,不想被這凶神惡煞盯上。豈料,黛比卻像發現新大陸一般興奮得不得了,「他就是我夢中的男人!」並且轉身向丈夫說:「如果上帝給我們這個呼召,我相信你必須成為這個人的朋友。」朗接受CBN訪問時也回憶起當時的心情。

朋友?有沒有搞錯?朗是住在德州達拉斯的富商、白種人,經辦的都是國際赫赫有名如畢卡索的名畫;黑人丹佛則從小在路伊斯安納州紅河縣長大,城市人口稀少。丹佛沒見過媽媽,靠阿媽、叔叔養大,在1950年代還過著奴隸種棉花的生活。當他好不容易掙脫主人的綑索來到城市,卻無法謀生,後來因為搶劫公車進監牢,出獄後就流浪街頭,一晃就是二十二年。這兩人天差地遠,怎麼可能成為朋友呢?然而,上帝的帶領經常跌破眾人的眼鏡,透過黛比,竟然把兩個完全不同身分地位的男人牽在一起,並且讓他們互相影響,進而改變生命。

這部戲以朗和丹佛的關係為主軸,著墨許多關於朗的生命改變;旁支是朗和黛比的夫妻感情,還有朗和父親的親情。透過朗和丹佛的關係,探討「朋友」的定義,還有如何真實認識一個人、種族歧視和永不放棄的愛。

在餐廳裡,朗表示希望成為丹佛的朋友,丹佛問起,當白人釣魚時會說的「捕與放」(catch and release)是什麼意思? 朗不以為意地說,有時釣魚只是一種運動、一種樂趣。結果丹佛很嚴肅地告訴他,如果你這個白人只是為了樂趣來釣個朋友,然後又離開,那麼我不願意當你的朋友。

朗邀請丹佛去看畢卡索的畫,丹佛說:「他像是把這個女人拆解了,然後嘗試想要拼回去,結果弄得一團糟。」朗回答:「所以你會覺得她不同於真實的她,你想看她真實的樣子是從內心去看,而不是只看外表。」這好像也在教導朗自己,雖然丹佛的外表貌似不起眼,但應該真實去看待他的內心。當丹佛看到安德列斯‧賽拉諾(Andres Serrano)的畫作〈三K黨〉時,臉色凝重,朗說「它是對世人的挑釁,但看看就好了。」丹佛接著講出小時候曾經因為種族歧視,被三K黨用繩索套住脖子,在地上拖行的可怕經驗。

樹林裡,朗一個人獨白:「這個世界一團糟,有很多事我不了解,就比如好人不一定有好報,黛比一直不厭其煩告訴我上帝拯救世人的奇蹟,好像就會讓我對祂更信靠一點,但不管她怎麼說,我都不信。」然而透過在救濟站的一點一滴,朗即使心腸剛硬,也開始感受到黛比默默種下善良的種子,已經開始改變附近社區,過往那些成堆的碎酒瓶和毒品針筒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乾淨明亮、充滿希望的生活。朗從丹佛的故事學到:流浪的起點往往是因為找不到希望,但流浪可以不是終點。大家都感受到因為黛比開始的愛,改造了救濟站,正如她第一個夢一般。

許多人可能都和朗想的一樣,街友就是因為人生做錯決定或者太懶惰而流落街頭,但這部影片不斷強調,他們有些人是因為疾病、意外、或者突然失去工作才成為街友。當朗拿了一盤食物給丹佛,丹佛問他:「當你給一個流浪漢一盤食物或一塊錢的時候,你覺得你在幹麼?幫忙?不,那點吃的改變不了什麼,他依舊無家可歸,但你所做的,是在告訴他:你沒有被忽視,我可以看到你。」

黛比將丹佛帶回自己的家,潔白的床單、豪華的寢具,朗為此擔心害怕,畢竟他們對他所知不多,但隔天卻發現丹佛沒有在屋內睡覺,反而在門外待了一整夜。因為他太感動朗跟黛比對他這麼好,於是全盤托出自己曾經因為逃離農場、搶劫,年紀輕輕就進了關重刑犯的安哥拉監獄,而且還在裡面殺人。當丹佛激動流淚說出往事,並認為他們應該不會再讓他往來於他們家,哪知黛比聳聳肩說:「不,你不是壞人,你有強壯的心靈,我很榮幸成為你的朋友。」她一點也不在意。

正當一切似乎都越來越好的時候,善良的黛比發現自己竟罹患癌症末期,無法治癒,夜晚,朗告訴丹佛這個令人心碎的消息,丹佛只好安慰他說:「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顆閃亮的星星劃過漆黑的夜空,亮了一分鐘,然後消失。也許上帝給我一堂黛比的課,上帝把所有星星都放在天堂,甚至給了他們名字,如果有任何一顆殞落,那也是上帝的決定,或許我們看不到他們在哪裡終結,但上帝知道。」

黛比更積極把丹佛帶進他們的家庭聚會,卻遭遇朗的父親有意無意的種族歧視,朗與父親的關係不好,到後來更是互不往來,反而是丹佛幫助他與父親修復關係。

在黛比喪禮上,丹佛說:「我不是什麼好人,也沒什麼值得驕傲之處,我至今不明白為什麼黛比一直想成為我的朋友,我大半輩子活在魔鬼的牢籠裡,人們看到我就躲開。黛比從櫃檯中看到我,拿出上帝給她的鑰匙,使我得著自由,她是唯一一個愛我且永不放棄我的人,因此我將傳承她的火炬,釋放你們得自由。無論你是貧窮還是富有的人,我們都是流浪漢,都在回家的路上,歡迎回家。」

……(文未完,請見2018年1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