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祂的佈局

以教會生活為軸心,上帝為了孫叔,布局了兩條線。

第一條線,是1971年。那時他除了電影,還和張小燕主持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大型綜藝節目《錦繡年華》。有一次軋了七天七夜的戲,半夜兩點才收工。上了計程車,癱坐在後座。不料,卻從後視鏡裡看到一張疲憊的、厭倦的、充滿懷疑的,十足映照內心的臉。

「就讓這計程車隨便撞上什麼,就讓我這樣死了吧。」一股強烈的念頭湧上。

那張從後視鏡裡與內心猝然相遇的臉,震撼了他,看到內在真實的自己。外表再風光又有什麼用?

待到1979年,《小人物狂想曲》在電視上播出,孫越與陶大偉成為螢光幕的絕配,帶動了影藝圈醜人行大運的風潮。沒想到,這竟然是上帝伏下的另一條線。

搭檔兼好友陶大偉,突然說要請他到假日飯店吃飯。

「陶大偉這個小氣鬼,請我吃飯,我一定要去。」孫叔日後總這麼調侃。

結果一踏入假日飯店,發現根本不是陶大偉請客,而是一場由藝人團契買單的餐會。吃完飯接著聚會,當天是周聯華牧師講道,周牧師講完道便趕去別的聚會,而我負責領會。當聚會尾聲在報告的時候,孫叔突然舉手:「可不可以發問?」他這麼說。

「可以。」
「我家隔壁有一位基督徒,如果他去到天堂,我就不去了!我不懂怎麼會有那樣的基督徒?」

這問題怎麼能三言兩語講清楚,但是因為我是領會,周牧師又不在,有回答的「義務」。於是想到一句英文:「Christian is not perfect men but Christian is saved men.(基督徒不是完美的人,但是基督徒是蒙恩得救的罪人。)你不要看人,你只要看上帝,只有上帝是聖潔完美的,你看人總是會有軟弱、不完全,但是當我們成為基督徒,會一天比一天更像耶穌,因為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

「可以!」他這麼回答。

從那時之後,孫叔就固定到藝人之家聚會,並且成為藝人之家第一批受洗的基督徒。

人的蛻變

信主沒多久,聚會地點搬到逸仙路的地下室,即現在的佳音教會。當時孫叔已經抽菸三十年,我趕緊提醒,可以在外面交誼的地方抽,但會堂是敬拜的場所,一定要滅掉菸頭不能抽。

「可以!」還是一貫的口頭禪。

誰想得到日後,一提及戒菸活動,就聯想到他,甚至成為社會公益的象徵。他叫我們「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叫青少年「太晚了,要早點回家」;……說孫叔的聲音是「全台灣最溫暖的聲音」也不為過。想想,彼時孫越菸不離手的「老菸槍」神態,對照日後我們所暱稱的「孫叔」,差異直如天壤。上帝在我們身上所動的工,怎能不令人心存敬畏?

福音緣故

從加入「藝人之家」,孫叔一直是教會穩定的力量,也是擴展的力量。

由信仰出發,對人特有的愛,始終洋溢在他身上。名氣大、輩分高,加上相當明白藝人高成就又高失落的忐忑,讓孫叔有許多機會把藝人帶進教會,如百里香香、李明依、李欣、馬之秦、程秀瑛、龔蓮華、周子寒、宋達民、宋逸民、趙正平、陳玉玫等。這些年,孫叔雖然年事高、體力大不如前,但時時個別以LINE關懷後進晚輩,以沉穩堅定的話語幫助他們建造在主裡的靈命。孫叔每次都提早到教會,只要看到他坐在角落的身影,就像看到教會的房角石一般安定大家的心,會後他也總是主動向新朋友問好。

每回帶藝人進教會,聚會之後,他一定鄭重地將對方介紹給我,然後偷偷補上一句:「你要繼續跟進。」是叮嚀,也是提醒。

2008年我例行體檢,發現肺部有些微陰影,我不以為意,他卻比我還著急。偕同林清麗姊妹,把我的X光片直接交給他的主治醫師楊泮池。楊醫師立即囑我盡快開刀,所以沒過多久我便住進台大醫院。那段時間向來好睡的孫叔,卻為我數度失眠。

看到教會有需要,孫叔絕不會袖手旁觀。「藝人之家」要從延吉街搬到松隆路時,教會預算缺口達兩千萬元。孫叔主動聯絡克緹企業的陳武剛總裁以及黃麗穗老師,傳遞需要;讓時任主席的我,有信心勇敢地跨出去建堂。

對於牧師林慧君,他也以行動支持。聖誕節需要節目,已經不表演的孫叔,可以開口唱國劇、扮演說書人,也可以充當聖誕老人,信息分享自然不在話下。已經停止任何表演的他,為福音的緣故,一點都不在意自己、任人派用。

2017年「藝人之家」內部發生了相當大的衝突和變動,他跟著我四處奔走、極力挽回;後來發現大勢抵定,知道是出於上帝,也就坦然接受。最後一次寇紹恩牧師與我前去病房探望時,孫叔抓著我們的手說道:「希望離開的藝人,在外面,可以大大地興旺。」於是,我理解了──坦然接受,是出於相信、順服上帝的主權;但情感上,卻始終心心念念。此時,數不清眼前幾度模糊,依稀可見在病榻上的孫叔,如何心繫上帝的教會,還有自己曾經帶領過的每位藝人。

……(請見2018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