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井上薰與妻子比呂子經常來台佈道。

室裡熱氣瀰漫,井上薰解衣入浴,他要好好的徹底清洗自己,每塊肌膚、每個毛孔都要清洗乾淨,今天是他最後一次以普通人的身分洗澡,明天開始,他就要結束三年的慕道生活,正式受洗歸信耶穌。他期盼嶄新、重生的自己,肥皂泡沫讓熱騰騰的水沖洗得乾乾淨淨,看著宛若嬰兒般潔淨粉紅的皮膚,井上薰滿意地笑了。忽然,他看見手臂、胸前、肩膀上密密布滿的刺青,隨著熱水沖洗竟更加清晰浮現,像一條條猙獰的蛇,張口露齒,吞吃他的生命。

無數往事驀地洶湧翻騰,他的一生像滾疊的畫面,快速閃過腦海。國中開始偷竊,入獄感化,加入黑道,吸毒,家暴,刀光劍影中的畏懼,毒癮發作時的痛苦無助,曾經殘害自己,更暴力傷害過無數人。井上薰顫抖著跪下哭泣禱告:「主耶穌啊,祢真的要我嗎?我只剩下這汙穢的身體可以獻給祢!祢真的要我嗎?」

暗夜裡,井上薰的哭泣聲分外刺耳。明天早上,他就要受洗歸信耶穌。

有粒小小的種子

井上薰是日本北海道人,童年時家境不好,媽媽有心臟病,爸爸跑船,常常半年不在家。井上薰很愛媽媽,經常主動擁抱媽媽,表達愛意,但因為家裡很窮,為了想讓媽媽過好一點,他從國中開始偷竊,但行竊次數多了,終究難逃法網。國中三年級他和朋友一起行竊,雙雙失風被捕,因為還是青少年,判決交付感化五年。從任何一點來看,井上薰都是個天生沉淪、終將混跡黑道的壞胚子。

但是,有一粒小小種子早已隱藏在他心底深處,等待陽光與水分,等待破土而出。井上薰瞇著眼告訴我們:「我小時候就讀基督教學校,老師教耶穌的故事,所以我相當熟悉;雖然沒有受洗,但心裡對基督信仰已有基本認識,這應該是我生命中最初的福音種子吧。」

井上薰一心想要變成有錢人,十五歲那年他來到北海道琦玉縣,希望找到工作,但一事無成。「那時只能打工,沒有賺錢的機會。我告訴自己,不要再偷竊,不要再犯法,但日子真的很苦。」十八歲時,井上薰與鄰近公司的一個女孩結婚,卻因為常對妻子家暴,三年後離婚。貧窮苦悶依舊緊緊糾纏井上薰,既沒有發財,也毫無指望,日子渾渾噩噩,像喪家野犬,在大都會陰暗的角落喘息苟活。

井上薰二十歲回到家鄉,組織「暴走機車團」,整天吸食強力膠、鬧事、打架,生活極為荒唐。但一切在二十一歲那年開始改變──他來到北海道首府札幌。

十年內自殺三次

 

↑染上毒癮後的井上薰曾自殺三次。

↑身上的刺青是日本黑道的標誌。

↑井上薰(右)與老大。

↑在台灣監獄巡迴佈道。
 

「我二十一歲到札幌,同一年遇見老大。第一次見面,他就很看重我,要我加入組織跟隨他。」生命面臨重大轉折,井上薰回想起來,語氣感慨:「我一開始非常討厭黑道,警告自己絕對不可以加入,但是那一年到好多地方,一直遇到這個老大,他對我很好,也一直要我跟著他。」黑道在日本是政府許可的組織,是合法的企業,加入黑道不算違法。窮困且無助的生活,加上看到黑道呼風喚雨、揮金如土,讓井上薰不僅羨慕而且崇拜,終於答應老大加入黑道。

「黑道的規矩很嚴格,加入後會要求你離開父母,我為了服從組織的規矩,對老大說:『我回去告別父母,就來跟你。』沒想到,這個老大跟別的老大不一樣,他指責我:『你若連父母都可以不要了,怎麼還會服從我?你一定要好好照顧父母。』因為這樣的情義,我非常敬佩這位大哥,就和另一位兄弟一起留鬍子,表示對大哥的忠心和景仰。」

加入黑道的井上薰可說是惡事做盡、壞事做絕,組織圍事、暴力討債、包娼包賭、和酒女同居等等,幾乎無師自通。因為生性聰明伶俐,老大極度信任井上薰,將整個組織的槍械武器交給他保存管理,他與老大就像父子,許多人視他為組織的接班人。很快的,井上薰得到一直想要的東西──金錢、權勢、美色。

進入黑社會第二年,曾經自傲意志堅強、絕不受毒品控制的井上薰,因為看老大吸毒,自己也小小嘗試一口,這一小口讓他瞬間跌入毒海,從此活在恍惚迷境中。井上薰一直聽到要毀滅他的聲音,感覺隨時會有警察抓他、有人要殺他。他整天帶著刀自我保護,心底時常呼喊:「有誰能來救救我?」腦袋卻這樣想:「我沒有資格活在世界上!」他變得非常怪異,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包括同居女友。

「當時我覺得沒有愛,生命沒有意義,很絕望,不想再活下去。」回首往事,井上薰不勝唏噓:「我曾經自殺三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都讓人救回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活著要幹什麼?」

不起眼的小禮物

進入黑社會第十年,組織承接當地一位著名牙醫的診所工程,要將診所翻修整建。井上薰帶領兄弟和工人進駐牙醫診所施工,因此認識牙醫的女兒比呂子。比呂子是基督徒,渾然不知黑道的可怕,甚至送了一本聖經給井上薰。起初,井上薰不知道比呂子送他的是什麼,回到住處打開一看,才發現是聖經,這份禮物讓幼時就讀基督教學校的井上薰,回想起參加教會主日學的種種,心裡角落的「耶穌」再度浮現。井上薰把聖經放在床頭,但心中一直覺得不安,有個力量在催促他,似乎不讀不行。於是他翻開聖經閱讀,奇妙的是,他馬上受〈馬太福音〉五章30節吸引:「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

這句簡單的經文讓井上薰眼淚直流,他在心裡吶喊,希望上帝救他,不要讓他下地獄。一時間,他做過的壞事一幕幕浮現眼前,他就此走上悔改之路。

第一次讀聖經就十分感動,從此井上薰不管到哪裡都帶著這本聖經,一有空就認真閱讀,並告訴身邊的人,自己之所以改變,是因為耶穌透過聖經告訴他:「我愛你,我會保護你,我一直與你同在!」這徹底改變井上薰的生命,他常常說:「我的生命這麼黑暗,所有人都離開我,但耶穌竟然願意陪在我身邊,握住我這雙骯髒的手,並且答應我:『我愛你,我會保護你,我一直與你同在!』我當然要一生相信這樣愛我的上帝。」

後來應比呂子邀請,井上薰開始每週三次、每趟開車一個半小時到教會聚會,他笑著說道:「當時教會弟兄姊妹就像少女漫畫裡的人物,眼睛裡都有星星,他們用笑臉迎接我,我從來不曾那麼快樂充實。」

你可以像個流氓嗎?

井上薰規律讀經聚會,氣質大大改變,有一天老大訓斥他:「井上你那是什麼臉?滿嘴說的那是什麼話?柔軟溫和得像個好人,你能不能像流氓一點?」井上薰看看老大凶狠嚴厲的臉,想起自己最近的改變,心裡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這句話是如此真實啊!

有一天,他在無人的房間禱告,希望與耶穌更親密,他感覺有一雙手握著自己,井上薰問:「主耶穌是祢嗎?主耶穌是祢嗎?」他感覺被溫暖地擁抱,而且不斷流眼淚。隔天,比呂子邀他參加教會聚會,希望他也邀請老大,井上薰心想,怎麼可能;但是透過禱告,邀請兩次之後,老大竟然答應跟他去教會。

那天,老大跟牧師說了很多話,最後跪著叩首向牧師請求:「我以井上父親的身分請求您,如果他真的想離開黑社會,我願意讓他離開,以後的路,就要麻煩您,請您照顧他了!」牧師恭謹叩首還禮,跪坐一旁的井上薰不禁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因為他終於可以自由離開黑道了。事隔多年,井上薰依然悸動,嚴肅告訴我們:「在日本想要脫離黑道,會受到組織嚴厲制裁,甚至丟掉性命。可是老大這一番話等於放我自由,不會受到制裁。」井上薰感恩說道:「我當時也勸老大信耶穌,但他斥責我,說我自己改變還不夠,還要影響整個組織。」事實上,兩年後井上薰的大哥就解散組織,自此消失不見。井上薰傷感說道:「這是黑道的慣例,解散後就要在人群中消失,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正式脫離黑道後,井上薰受洗歸入耶穌名下,受洗前一夜,他清洗自己身體,哭泣問道:「主耶穌啊,祢真的要我嗎?我只剩下這汙穢的身體可以獻給祢!祢真的要我嗎?」

哭聲中,井上薰清楚聽到耶穌對他說:「我就要你,我來是為了拯救世上失喪的人,你就是我要的,我會一直陪著你。」井上薰哭倒在地,卻是喜悅,他真切感受到耶穌的愛,耶穌要他回家。

1990年6月3日,井上薰接受洗禮。洗禮中,他看見奇妙的異象,井上薰興奮說:「我在天國看到耶穌,我的身邊圍繞許多天使,其中一個天使升到耶穌的寶座前,大聲喊:『出生囉!出生囉!』我很詫異,就詢問牧師這異象代表什麼意義。牧師以〈路加福音〉十五章7節回應:『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井上薰十分感動,覺得自己這樣的罪人竟然蒙受耶穌的恩惠,便立志要用一生傳揚基督福音。

……(文未完,請見2019年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