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官話和合本聖經

1877年是第一位入華宣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入華宣教七十年紀念,為了記念這個特別的日子,回顧檢討過去七十年來在華宣教的利弊得失,面對未來,謹慎擬定未來宣教策略方案,來華各宣教團體在上海隆重召開第一次宣教士大會,在那個文言文普遍通行的時代,來自中國各地區、口操不同語音方言的宣教士,對於出版一本全國通用的聖經究竟該採用什麼文體,是古典高雅的文言文?或販夫走卒、平民百姓都能聽懂閱讀的普通話?就曾是與會宣教士激烈爭執的論題,卻不能獲得大家一致同意的結論。到1890年宣教士大會再次在上海召開時,要不要翻譯出版一本白話文和合本聖經,仍然是大會爭論的主題。由此可知,在那個所有正式場合皆以典雅正統的文言文為主的時代,聖經是否可用白話文翻譯的問題,從此正式拉開中國文化白話文運動的序幕。大會幾經激烈討論,決定會集專家,組成深文理、淺文理和官話和合本(白話文)三個翻譯委員會,出版三個譯本,所謂「唯獨聖經,三個譯本」(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以回應不同場合、語言文字的需求。

從那時開始到1919年和合本聖經出版,中國的文化社會發生太多翻天覆地的大事:如百日維新運動、義和團運動、辛亥革命、清朝覆滅、民國建立、在中國有一千多年歷史的科舉制度廢除……這些快速展開的現代化變遷,與基督教傳教士在中國推動的社會文化教育現代化,當然有其密切的相互關係。

如前所述,1890年的大會屢經爭論,終於通過妥協方案,成立深文理、淺文理、官話和合本三個翻譯小組,進行翻譯工作。在初期的討論過程中,翻譯出版官話和合本聖經,並不被大會看好。有些分配到這個小組的成員甚至拒絕列名,拒絕參與會議。但在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富善(Chauncey Goodrich)兩位宣教士先後卓越的領導主持下,累積中外學者專家,歷經反覆爭議困難、神學立場論辯,耗時近三十年,直到1919年,官話和合本聖經始能出版問世。當其時也,正逢新文化運動與白話文運動暗潮洶湧,逐漸浮出檯面,和合本聖經即時出版,成為中國最早的白話文翻譯著作,對中國白話文的普及和發展,起了相當重大的影響,也為中國現代文學的發展提供形式借鑑和語言資源,和合本聖經中的一些詞語,更成為普遍流行的中文成語,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代罪羔羊」、「披著羊皮的狼」、「迷失的羔羊」、「眼中瞳仁」,「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重生得救」、「新造的人」等等。職是之故,和合本聖經被近代著名的史學家羅香林稱為「超凡的巨作」;文學史家朱維之尊為「新文學運動的先鋒 」、「中文聖經翻譯史的巔峰」。

↑全力提倡白話文的胡適博士,曾多次與人分享少年時讀聖經的感動。

五四時期重要白話文學作家冰心、許地山等人的作品內容及文風,都受到和合本聖經影響。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鋒、全力提倡白話文的胡適博士在美國留學時,曾決志成為耶穌信徒。可惜後來成為實證無神論陣營的健將。雖然如此,胡適一生也曾多次與人分享少年時讀聖經的感動,特別是耶穌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馬太福音九章37節),令他不覺流淚滿面,成為終身難忘的一段經驗。1931年,他在北平協和醫學院畢業典禮中致詞,開場就引用這節經文,勉勵即將執業的醫生多為中國苦難的百姓服務。對於和合本聖經促進白話文運動這個命題,胡適雖持保留態度,但他十分肯定教會完成許多地方話方言的聖經譯本,他甚至蒐集一些版本,送給國立北京圖書館中文部,作為研究方言的材料。和合本聖經出版後廣受歡迎,很快取代之前的文言文譯本和白話文地方方言譯本,到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和合本聖經便成為唯一流行的中文聖經版本。在教會傳福音的熱潮推動下,和合本聖經的內容由熱心基督徒以漫畫圖表彩色印刷,分別製作成單行本、單張、小冊,普遍分發,並設立識字班,鼓勵識字讀經,傳揚福音,使很多中國人透過和合本聖經,了解並接受基督信仰。1920年代以後,上帝呼召興起宋尚節、王明道、倪柝聲等敬虔的基督徒,復興教會,帶動讀經熱潮,也間接影響推動白話文運動在華人基層文化扎根成長,奠立普遍向上發展的根基。

總體來看,和合本聖經的翻譯出版,可謂是白話文運動的先鋒,引領了時代潮流。明乎此,和合本聖經受到當時一些文化人士關注和推崇,有其不可磨滅的歷史價值,也就不足為奇了。

結語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1930年代製成的福音單張。
 

打開聖經、翻閱歷史,
我們可以看見,
創造宇宙、設定規律秩序;
滿懷慈愛、胸懷千言萬語的上帝,
從創始之初,
藉著所造之物,
奇幻莫測、奧祕難言,
將上帝的永能和神性,
烙印顯明在人心裡,
教人心懷敬畏,無可推諉。

在此同時,
祂跨越過去、現在與未來,
賜給人類獨特的語言、文字與文化;
祂在其間,四處遊走,
諄諄細語、傳衍永留,
迫切地將祂的心意,
向每個人細細傾訴。

於是我們看到飽受苦難折磨的約伯,
寫下了面對苦難、探索生命意義的〈約伯記〉,
成為人類歷史中
記載有關人與上帝間關係的第一本書;
而摩西與上帝在西乃山上的親密心語,規條誡命
上帝也親自用指頭刻成兩塊法版,
仔細叮嚀,交付摩西;
並在摩西怒摔兩塊法版之後,
上帝仍然堅持
四十晝夜,也不吃飯、也不喝水,
毀而重刻,
將這約上的話語,
就是十條誡命,
寫在兩塊版上。
代代相傳,直到如今。

在整本聖經中,
「你要寫!」的吩咐,
隨處可見!
上帝的話語要傳遍地極,
進入每一個人的生命靈魂,
也一直在我們耳畔心際、迴響共鳴。

回顧過去歷史,
來自世界各國的宣教士,
領受承接上帝的話語,
寫下了一頁又一頁精采的歷史。
上帝說華語!
親愛的朋友,
你願意停下匆促奔忙的腳步,
聽聽上帝在你耳畔心頭,
持續不斷、輕聲細語,
綿延不絕發出的愛的叮嚀嗎?
我們相信
上帝說華語的工作,
會永遠不停歇地繼續下去。

……(請見2019年5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