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孫越是宇宙光的終身義工,更是宇宙光所結的最珍貴的果子。

幕了!出人意表地落幕了!在生命的舞台上,孫越一直盡情揮灑演著他自己的生命角色。他當然是一位好演員,一旦掌握了自己生命劇本中所該扮演的角色,他總能收放自如,一舉手、一投足,自然生動把他生命劇本中的角色,活化靈敏地呈現在他自己的舞台劇場中。他的每一場演出,都令觀眾如醉如癡,深陷其中,一幕接著一幕,興味盎然地追著看下去。因此,誰也不能接受驟然之間熄燈落幕的消息。

「什麼?落幕了!怎麼可能?」聽到孫越人生劇場落幕的消息,人人不捨、心中糾結,豈是張小燕一個「痛」字所能形容。

記得是3月1日,孫越一如往日來到宇宙光。說一如往日,是指禮拜三。近幾年來,孫越因身體健康的緣故,從過去每週有三天前來宇宙光「上班」的習慣,改為週三前來。按照慣例,他每次來到宇宙光,總會在宇宙光八、九樓每一個同事的座位前,滿臉堆笑、搖搖手,與眾人打招呼。「嘿!我來啦!」只一會兒功夫,但聞嘿嘿之聲不絕於耳,大家精神一振,辦起事來,忽然間覺得靈感泉湧,分外有勁。

↑孫越在宇宙光用了近二十年的辦公室。

跟大家打完招呼之後,孫越會回到九樓他那間小得不能再小、且與人共用的辦公室,安排各種活動、接受各界人士訪問、與有需要的人晤談。這間小小的辦公室,孫越用了快二十年,我一直記得孫越第一次跨進這間小小的辦公室時,滿臉興奮地說:「這可是我這輩子擁有的第一間辦公室。」其實宇宙光九樓整層辦公室,都是因為孫越的代言呼籲才購買成功的。那時孫越因宇宙光事工信耶穌已十五、六年,且在五十九歲那年(1989),在宇宙光韓偉廳,經周聯華牧師、夏忠堅牧師、鄭家常長老三人按手差派,獻身成為投身社會文化、「只見公益、不見孫越」的宣教士。從那時開始,孫越一改從前追求名利享樂、隨意自在的生活習慣,一變而為嚴以律己、寬厚待人;簡樸生活、滿足喜樂。他信主以前,喜歡炫耀名牌名車,引為樂趣;信主後竟改乘公車奔走各地,不以為苦;為求守法見證,過馬路必走斑馬線,繳納稅款,絕不逃漏;忙碌勞累仍參與宇宙光終身志工工作,還自封為「宇宙光廁所所長」,並在廁所公開張貼告示,請求使用者共同維持公共衛生。有一次,他甚至親手撿拾小便斗中的菸蒂,並且親筆簽名,寫下溫馨告示,請求使用者共維衛生。他做這些大小事情,一切自然流露,毫無做作勉強,令人佩服感動,終身難忘。

孫越一生經歷大風大浪,幼年時期的家庭生活,由於失去父愛、母親早喪,在求學成長過程飽受挫折打擊,使他對人生飽含憤怒不滿,充滿叛逆。十六歲決意離家,投報青年遠征軍,為求體檢過關,竟在口袋私藏米店的法碼,增加體重,以求蒙混過關。自此浪跡天涯、四海流浪;歷經生死戰役,撤退至台灣時,同期入伍戰友一百二十八人,存活者僅三十餘人。其後駐守金門,經歷八二三砲戰,生死之間,擦肩而過,感嘆之餘,逐漸重拾早年厭倦恨惡、避之唯恐不及的書本,沉緬其中,對生命價值意義有關哲理思想,有時似乎深有所得,轉瞬又覺茫然迷惑;至終投身五光十色舞台演藝事業,大紅大紫,名利雙收。這段故事大家都清楚明白,毋庸我再贅言多語。然而孫越一生最精采的故事,卻發生在他五十多歲、演藝事業到達巔峰以後的三十多年間,這段時間的孫越故事值得反覆玩味。

如所周知,早期在銀幕上的孫越,以演壞蛋出名。有人開玩笑地說:「孫越演壞蛋,不用化妝就是一個壞蛋。」然而等他五十多歲信靠上帝成為基督徒以後,他無論在影視或舞台上,都串演著一個又一個溫馨可愛、可親可敬的小人物角色。走下令人目眩的舞台,他卻像鄰家大叔一樣,出現在眾人眼前,苦口婆心提醒世人,戒菸戒癮、愛己愛人,尋回人在天、人、物、我四個層面均衡成長發展的全人生命,也就是耶穌在十二歲時所活出的「智慧、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路加福音二章52節)的全人生命。「宇宙光提出的全人生命實在太好了,」過去三十年來,孫越不知道對我講過多少次:「簡單明白、一聽就懂,我每次演講都會用到。」跟孫越相處,你會發現他是一個極其敏銳、點滴在心、善於表達、隨時準備回應、願意陪伴鼓勵別人的人。

↑孫越戲稱陶大偉(右)為「爛朋友」。

大家都知道,孫越有個他戲稱為「爛朋友」的好朋友陶大偉,陶大偉因為接觸宇宙光的工作而信主之時,正是他與孫越合唱〈朋友歌〉最受歡迎、在唱片排行榜每週名列第一的時候。記得在一次主日禮拜後,陶大偉很認真地對我說:「我雖然已經信主,不過我仍然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基督徒,因為每次媒體報導如果寫『陶大偉、孫越』,我就很開心;如果寫『孫越、陶大偉』,我就一天不爽,為什麼信了耶穌,還是會這樣爭競忌妒呢?」經短暫協談,陶大偉發現,未信主之前,在演藝界爭的就是排名與報酬,不以為怪,如今一個新的、有感覺的生命沛然降臨,足證自己已經重生得救,因而滿心喜悅。於是同聲頌讀「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可福音八章36~37節)然後歡然告別。不僅如此,沒想到陶大偉返家之後,竟然執筆親書,引述上引經文向孫越道歉。那時孫越尚未信耶穌,接到信以後大為驚訝:「演藝圈中人竟會為這種事向人道歉,」他說:「簡直不可思議!」從此,耶穌這句名言慢慢在孫越心中醞釀發酵,至終成為他一生奉行的箴言金句。

↑孫越與陶大偉(右二)參加宇宙光的活動,右一是宇宙光總幹事林治平。

1982年,孫越在陶大偉邀約之下,參與宇宙光母親節送炭愛心演唱會演出,會後僅獲贈《探索者的腳蹤》一書,深覺憤憤不滿難以入眠之餘,信手翻閱該書,竟不能止,聲言:「這本書解決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難題。」並在懷恩堂接受洗禮。然而那時孫越仍受菸癮所困,屢戒屢敗,無計可施。每次來到宇宙光,我們都要大費周章找尋承接菸灰的器具。與菸癮大戰持續到1984年4月20日,那天在六龜拍攝《老莫的第二個春天》休息時段,一群影迷圍了過來,孫越瀟灑地掏出一根菸準備點上,忽然一節聖經從他心中冒出來:「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書十章23節)這句似乎很平常的話,卻使孫越心靈震動,立時收菸入袋,決定戒菸。當孫越激動地從路邊電話亭打電話告訴我:「我戒菸啦!」我聽他細訴原委,知道這次戒菸是真的,因為不是憑他自己決志努力,而是上帝在他心中動了善工。果真從那天開始,孫越沒有再碰過香菸,並且成為最有影響力的戒菸代言人。

我何其幸運在過去三十多年的時光中,能成為孫越心靈深交的朋友。他比我年長八歲,是我的老大哥。而過去三十年,正是我在宇宙光學習成長的關鍵時刻。以孫大哥豐富的社會經驗、人際脈絡,有他常在我身旁耳邊點撥提醒,對我的成長影響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他在宇宙光無條件的支持奉獻,以及對每一位同工的關懷照顧,是我們能走到今天的重要因素。而孫大哥來到宇宙光,也讓我們清楚看到,上帝藉著宇宙光在孫大哥身上成就了何等奇妙難測的事。有時這位我們深深敬愛尊崇的大哥,也會向我們傾吐他心中的脆弱需求,在他事業高峰、人人稱羨的時刻,他會向我們傾吐他心中的無望空虛;他也會引述保羅在聖經中所描述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18、24節)這些話,形容他自己在生命中的掙扎與痛苦。更特別的是,我們看到他一步一步走出艱難,活出榮耀、喜樂、得勝的生命見證。他的生命影響了無數人的生命,我常在宇宙光壓力沉重、繁忙勞累的工作中,想到賺到一個孫越就綽綽有餘地賺夠了。難怪走過四十五年艱難歲月的宇宙光,至今仍能生機勃勃地走下去。

3月1日是孫大哥最後一次來到宇宙光,跟大家熱絡高調「嘿嘿嘿」打完招呼之後,他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地將一個紅包私下交給一位年輕同工,對她說:「這對我是很重要的一件東西,是孩子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奉獻給宇宙光,作為宇宙光四十五週年慶的禮物。」這是宇宙光四十五週年慶迄今收到的唯一一份禮物。沒想到3月7日就聽到孫越住院的消息,病情自此起伏不定,我們除了迫切代禱之外,什麼也不能做。5月2日得知孫大哥在5月1日晚上九時五十六分回天家,我默然無語,一時間覺得腦際心頭一片空白。其實我知道他早已預備好了,當然,我們的天父也早已為他預備好天上最美好的天家居所。然而心中依然有一股強烈的不捨之情,我相信孫大哥已經去到一個好得無比的地方,雖然如此,我相信他一定也會有一股強烈的不捨之情,捨不得離開我們。5月3日早晨我到宇宙光上班時,一進九樓大門,不知怎麼搞的,一股悲傷之情竟然無法控制地湧上心頭,特別在經過孫越的辦公室時,心中有一陣微弱的聲音,卻越來越凶猛地在腦門轟然響起:「孫大哥,你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落幕了!真的落幕了嗎?不!不!不!抬頭向上,一片晴朗湛藍,我相信孫越這場人生舞台的大戲,會在世人和天使面前繼續隆重上演。

……(請見2018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