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8月,一個有趣的時節。傳統與8月聯想在一起的概念是菊桂飄香,天高氣爽。但是台灣8月氣溫超過攝氏三十度,是尋常事,每天清早七點已是溽暑逼人;金秋時節則要到10月底。台灣地處熱帶,農曆是以黃河流域的天象氣候為準來訂定。越橘淮枳本屬尋常,但如果仔細想想,生命中許多尋常其實都蘊藏我們要學的不尋常。且聽我道來。

本期雜誌「韓偉紀念講座」潘榮隆教授的〈那一缸酒,是奇妙神蹟〉,以科學的眼光,從尋常中揭開耶穌在迦拿婚宴使清水變美酒的不尋常。文中如此說:「水變酒的解謎工作歷經無數偉大科學家數百年窮究一生,一代承傳一代,才在二十世紀……開花結果,這還只是部分罷了……而耶穌必須在短短談話間,輕鬆將之完成,實在不可思議!」

簡單說來,水和酒有何不同?水如何能變成酒?這兩項尋常人家天天所需的「液體」,其實蘊含極奇妙的創造奧祕。潘榮隆提醒我們應該思考的是:「耶穌如何把水變成酒?為何這是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耶穌或〈約翰福音〉的作者想透過這個神蹟告訴我們什麼?」

本期真實故事〈愛,要拍出來──洪成昌的人生大戲〉,牽涉兩個故事,一個是電影《盲人律師》的原型李秉宏律師,另一個是洪成昌自己的故事,戲裡戲外,交織錯雜,在我們的報導經驗中很不尋常。

李秉宏律師的故事,曾經在2015年6月號雜誌有過深入報導,洪成昌選擇以這個故事拍成電影,我們訪問他時赫然發現,他自己的人生故事起伏跌宕,絲毫不弱於李秉宏。一如洪成昌自己說:「我媽媽家是開『綠燈戶』的,外婆就是一般人說的『老鴇』。……我有三個阿媽,三個阿公。」洪成昌的母親幼年時,還曾因為家世背景屢遭霸凌,憤而出家,削髮為尼,十餘年後還俗。

如此家世,自然對洪成昌造成極大影響,但他與李秉宏律師不尋常的人生,都因為耶穌基督而改變,成為上帝使用的器皿。所謂尋常與不尋常,關鍵在眼光,就是我們有沒有善用上帝給予的靈氣,去體會尋常事物中蘊藏的創造大能與大愛。

最後要提醒大家:請注意《盲人律師》的上映日期,不只戲好,事關福音。一部挑戰人性與票房的電影,需要大家關注和支持。

>>8月雜誌精采內容導讀,還有影音延伸分享

……(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