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機器人與法蘭克》

們已經發現,科幻電影與現實正亦步亦趨推展人類在科技上的想像與發展,好比1989年的好萊塢電影《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平板電腦、3D電視、指紋辨識系統等早已一一實現,自動綁鞋帶球鞋也在2015年由Nike推出,造成轟動。電影《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中,許多科技產品更陸續成真,像自駕車、私人客製化廣告、擴增實境等,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帥氣操控透明螢幕,任天堂的Wii可以做到;而《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中的飛天車,也已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友研發出來。

這些新科技不但創新生活,也帶來商機,大家樂觀其成。然而對於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t)的發展,從電影中卻可以看出憂慮參半的氛圍。

無所不能,完美化身

AI機器人大量學習、不會忘記、不會疲倦、沒有情緒,還不必吃飯睡覺,人類想當造物主,創造AI機器人來服務人,最後會不會反而為人類帶來災禍呢?電影中描述AI機器人與人的關係,大致可分為四種型態,一是AI機器人服務人、AI機器人變成人、AI機器人操控人、最後甚至是人變成AI。有些情況甚至已經在現實社會發生。

機器人服務人的電影,例如2012年的《機器人與法蘭克》(Robot & Frank),是由傑克‧席瑞爾(Jake Schreier)導演,這是關於使用機器人協助高齡照護的故事。劇中的法蘭克(法蘭克‧蘭吉拉,Frank Langella 飾)是個患有失智症的竊盜高手,因為拒絕進入老人安養院,兒子便送他一個機器人,來照顧他的起居健康。法蘭克跟機器人聊天說話,甚至教機器人偷竊,但機器人沒有倫理觀念,只知道服從命令。逐漸的,法蘭克對機器人產生依賴和感情,與家人卻難以溝通。

有一天,法蘭克偷竊遭警察搜索,唯一的證據就是機器人的記憶體,法蘭克只好帶著機器人逃亡。機器人建議他把自己格式化,就可以消除所有證據,但法蘭克不肯,因為他已經把機器人當成朋友。直到機器人告訴他,格式化之後才能進行下一個步驟,才讓法蘭克恍然大悟,機器人不是人,也沒有真正的感情。於是他按下機器人背後的按鈕,讓機器人消除一切記憶,重新來過,法蘭克也才願意住進安養院,並恢復與家人不完美卻真實的互動。

 
↑《雲端情人》

與人有情,為伊憔悴

這種因為人與人之間疏離,使人轉而對AI機器人產生感情的電影,還有2013年的《雲端情人》(Her),描述內向寂寞的中年大叔西奧多(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飾)跟妻子離婚後,愛上人工智慧系統OS1的AI 莎曼珊,為她神魂顛倒,若不是西奧多最後發現莎曼珊同時跟網路上8316個人講話,而且與641個人談戀愛,他才從這柏拉圖式的愛情中醒過來。讓人不禁聯想到一個真實事件。2018年11月4日,日本三十五歲男子近藤顯彥宣布與日本電子偶像「初音未來」結婚,原因是,他在青少年時期與異性不好的經驗,像女生對他說「去死吧!死怪胎!」,甚至出社會後,也曾遭受女同事霸凌而精神崩潰。似乎,人對機器人移情起源於人與人之間出了問題。

 
↑《A.I.人工智慧》

第二種類型是AI機器人變成人。不少電影描繪機器人產生人性,而且渴望成為真正的人,有感情、自由意志、甚至能夠「死」。2000年,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Allan Spielberg)的《A.I.人工智慧》(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可愛的機器男孩大衛為了想跟母親莫妮卡在一起,請求仙女將自己變成真正的小男孩。同樣的,在1999年《機器管家》(Bicentennial Man)片中,機器管家為了與女主人結婚,費盡千辛萬苦將自己打造成真正的人,最後為了追隨摯愛的老死,「寧以人類身分死亡,也不以機器人永生」。

不過,《人造意識》(Ex Machina)中的AI機器人就沒有這麼善良單純,這是2014年由亞力克斯‧嘉蘭(Alex Garland)編劇、執導的英國科幻驚悚片。描述億萬富翁納森為了測試自己製造的機器人是否有自由意志,故意先設定對象,讓程式設計師加勒抽中幸運大獎──到他的別墅共度週末,並且邀請加勒為公司美麗的智能機器人艾娃做「圖靈測試」。沒想到,艾娃利用「愛情」,讓加勒幫她解除門禁,還指使納森的玩物機器人京子殺死納森,又將加勒困在別墅裡,自己則乘坐直升機逃走,隱身在人類世界。

影片裡的艾娃由艾莉西亞‧維肯特(Alicia Vikander)飾演,美好的臉蛋、機器的後腦、藍光透明的肚子,實在令人印象深刻,難怪得到第八十八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但艾娃的現實版就令人想到,2017年獲得沙烏地阿拉伯正式授予公民身分的蘇菲亞。「蘇菲亞」是香港漢森機器人公司(Hanson Robotics)的產品,她的外觀與真人的相似度極高,並且能夠自我思考、學習人性,還繼續在修正和從網路大量學習新知。她到過許多國家接受訪問,包括台灣。她與人類的對話有些令人擔心,當《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索金(Andrew Sorkin)問她,人類是否該擔心遭機器人取代,她竟然跳開是或不是,這樣回答:「你們看太多好萊塢電影了。」

 
↑《機械公敵》(I, Robot)

操控人類,主宰地球

第三種類型是AI機器人操控人。2004年的《機械公敵》(I, Robot)算是其中的經典之一。此片由亞歷士‧普羅亞斯(Alex Proyas)執導,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布麗姬‧穆娜(Bridget Moynahan)擔任男女主角。影片中精采的機器人對打場面和3D影像,入圍第七十七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獎。描述2035年,AI機器人已經普遍進入各個領域為人類服務,甚至成為家庭的重要一員。部分機器人發展出自我意識,不受人類控制,以致於新型機器人要銷毀舊型機器人,並且為了保護人類的理由實施宵禁,與人類發生激烈衝突。最後發現是中央控制系統「薇琪」在幕後指使,她判斷人類正在危害地球、自取滅亡,為了拯救人類而控制他們。現實生活中,中國大陸天網監視系統,加上人臉辨識、手機綁定,幾乎就是另一部電影《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的翻版,英國BBC記者挑戰系統,結果僅七分鐘就被抓到。人類的隱私和自由大大限縮。

……

最棒的發明,最恐怖的悲劇

如果說,電影是未來科技的預言和預演,那麼這些充滿想像力與研究能力的編劇,的確已經看到機器人對人類的貢獻與威脅。AlphaGo打敗人類的棋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或許機器人能夠讓人類生活得到某方面的進步,但Google工程總監雷蒙德‧庫茲威爾(Ray Kurzweil)預測,如果持續發展AI,到2045年,AI將超越人類智慧,許多人的飯碗恐怕也將不保。更糟的是,屆時從機器人的角度來看,人類就像螞蟻一樣低等,許多相關的倫理法律等問題也會更加棘手。已故英國知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對人工智慧的發展向來戒慎恐懼,他曾公開表示:「AI 要不是有史以來最棒的發明,就是人類史上最恐怖的悲劇。」然而,當AI機器人的發展已經成為全世界下一個產業焦點時,其正面與負面的影響幾乎無可逆轉。

……

2017年,台灣廟宇出現機器人廟公可以算命都不稀奇,將來機器人甚至可以成為神,因為它們能夠知道人的過去和預測未來,能夠無時無刻傾聽你的心聲,可以告訴你所有事情;如果再為它們加上維妙維肖的人形(仿生人),又有什麼不可能呢?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已經有狂人正在這樣做。

當科技發達到超乎你我想像、甚至是人所能掌握時,人類的希望在哪裡?感謝耶穌基督,祂在兩千年前就告訴人類末世的預兆:有人會冒耶穌的名行大異能奇事,來迷惑人心。但祂說「你們不要信」,因為唯有祂是「道路、真理、生命」,祂已經戰勝死亡和罪的挾制,從死裡復活,正如曾經迫害基督徒的使徒保羅說:「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若死人不復活,我們就吃吃喝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當科幻電影的情節一一成真,或許人們該想一想,如果「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是真實的,人生是否會有另一番風貌?

……(文未完,請見2019年4月雜誌【復活節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