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葛蘿莉亞與比爾‧蓋瑟夫婦。

蘿莉亞與比爾‧蓋瑟(Gloria and Bill Gaither),可說是二十世紀美國福音音樂最出名的夫妻檔,他們一同創作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歌,像是〈祂救我〉(He Touched Me)、〈我深信在那各各他山頂〉(I Believe in a Hill Called Mount Calvary)、〈越事奉越甘甜〉(The Longer I Serve Him)以及〈因祂活著〉(Because He Lives),許多詩歌已經成為經典,收錄在不同的詩歌本,廣為傳唱。

比爾生於美國印第安納州亞歷山大鎮(Alexandria, Indiana),從小便展現過人的音樂天賦。就讀安德森學院(Anderson College)時,主修英文,副修音樂,同時與自己的手足組成「比爾‧蓋瑟三重唱」,四處演出。大學畢業後,他回到家鄉,在門諾高中(Alexandria Monroe High School)教書。小了比爾六歲的葛蘿莉亞生於密西根州,大學時進入比爾的母校讀英文、法文、社會學三主修,畢業後,在比爾工作的學校門諾高中教法文,兩人因此相識、相知、進而結為終身伴侶。婚後,葛蘿莉亞開始寫詞,由比爾譜曲,創作了許多詩歌,葛蘿莉亞更成為「比爾‧蓋瑟三重唱」的新成員,取代去俄亥俄州(Ohio)工作的丹尼‧蓋瑟(Danny Gaither),與比爾及其妹妹瑪麗‧安‧蓋瑟(Mary Ann Gaither)搭檔,演出他們夫婦創作的詩歌(後來葛蘿莉亞生產,丹尼又回到蓋瑟三重唱,接替葛蘿莉亞的位置)。1966年,蓋瑟夫婦創作的詩歌獲得美國娛樂界重要雜誌《告示牌》(Billboard)肯定,受邀前往演出,隔年,蓋瑟夫婦決定辭去教職,專心於福音音樂工作,讓更多人透過詩歌認識上帝的愛。

〈因祂活著〉創作於1971年,是蓋瑟夫婦經過六十年代動盪之後的沉澱。1960年,民主黨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1917~1963)當選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他對於美國參與越戰(1955~1975)的態度,在就職演說中已經明確表態:「讓每一個國家曉得──無論他盼我們好或壞──我們願意付上任何代價,承擔一切重擔,面對所有困難,支持朋友,對抗敵人,以確保自由的存在與實現。」在就職演說中,更為人所知的就是他的結語:「因此,我的同胞們,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什麼。」甚至,他向全世界每個人喊話:「全世界的公民,不要問美國能為你做些什麼,而是我們能一同為人類的自由做些什麼。」

然而,越戰的進展並不如甘迺迪總統期待,特別是他在1963年,於德州達拉斯遭人暗殺以後,戰情每況愈下。首先,美國對南越的遠距離援助,原本就比中國與蘇聯給予北越的援助困難;同時,北越擅長游擊戰,對於地形情勢比美軍更為熟悉;加上不少南越的百姓暗中掩護他們,使美軍難以判斷敵我。此外,為了顧及與其他「中立國」──例如寮國與柬埔寨──之間的國際關係,美軍在前線的戰略與判斷經常受到白宮牽制,導致無法即時應對。雪上加霜的是,美國境內的反戰聲浪與日俱增,許多百姓認為這是遠在八千英哩外的國家所發生的「內戰」,卻使許多年僅十九、二十歲的美國青年犧牲。

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嬉皮文化興起,反越戰、反核武、追求性解放、強調愛護地球,同時伴隨嗑藥──號稱能拓展個人知覺等等──從舊金山逐漸傳遍美國。1966年4月8日,《時代》雜誌甚至用「上帝死了嗎?」(Is God Dead?)作為當期封面故事,文章〈朝向隱藏的上帝〉(Toward a Hidden God)從哲學家尼采的觀點來探討上帝,並認為這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世代。緊接著,曾發表演說〈我有個夢想〉(I Have a Dream)、極力為人權平等奔走的馬丁‧路德‧金恩牧師(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在1968年於田納西州孟非斯市遭人暗殺,這突如其來的事件,引發各地因種族問題而產生暴動,六十年代的美國就這樣結束在人心惶惶的景況裡。

在這樣紛擾不安的社會氛圍裡,蓋瑟夫婦等待老三出生,不料,屋漏偏逢連夜雨,比爾的妹妹在這個時候離婚──在當時,無論是比爾或葛蘿莉亞的家庭,都沒有人離婚──同時,比爾這時候又經歷單核細胞增多症(Mononucleosis),疾病造成各種生理的不適與心理的疲憊,陪伴在側的葛蘿莉亞無可避免也受到影響,面對無法控制的現實生活,心中感到相當焦慮。新年前夕,當她想到整個美國受到嗑藥風氣與存在主義影響,「上帝死了嗎?」的觀點不僅在社會中、更在學校體系蔓延開來,這世界是如此邪惡,加上自己各樣的家庭問題,她該如何把這第三個孩子生下來,並教育成人呢?

 
↑比爾‧蓋瑟演唱〈因祂活著〉

但就在禱告中,恐懼與驚慌逐漸消散,從上帝而來的喜樂重新充滿她的內心,耶穌復活的大能向她保證,沒有任何邪惡能夠勝過上帝,上帝仍然在這個世代掌權。葛蘿莉亞憶起父親曾對她說:「在這個身體中缺席,就是與上帝同在。」她的生命與未來並非倚靠環境,而是仰賴那復活得勝的上帝,她未出世的孩子也一樣,是上帝的創造,她也要交在上帝手裡。1971年夏天,葛蘿莉亞與比爾歡歡喜喜迎接第三個孩子班傑明‧蓋瑟(Benjamin Gaither,1971~)到來,蓋瑟夫婦把這段心路歷程寫成〈因祂活著〉,盼望鼓勵更多與他們一樣面對生活困難與掙扎的人,將心中的重擔交給上帝。

……(文未完,請見2018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