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浪浪別哭」不是一般的寵物餐廳,是結合咖啡店的流浪貓狗中途之家。

「這兩件事我們都沒做過,不過,學習新事物就是這樣,從模仿開始,熟練之後就能自己創作。」留著一頭俐落短髮,身穿白色上衣、牛仔褲,搭配一雙帆布鞋,譚柔說起話來句句切中要點。

其實不是寵物餐廳

環視店裡的貓,有的窩在角落呼呼大睡;有的舒舒服服、四腳朝天躺在客人大腿上,任人撫摸;有的待在客人旁邊,靜靜陪伴他們用餐;有的坐在櫥櫃頂,高高在上睥睨一切。你也可以帶自己的狗來用餐,這裡提供美味的狗食;不過,若是隔一段時間來,會發現店裡的貓、狗似乎又換了一批。這是寵物餐廳嗎?是,也不是。因為「浪浪別哭」不是一般的寵物餐廳,而是結合咖啡店的流浪貓狗中途之家。

走在台北車站附近的華陰街舊社區,轉個彎來到緊鄰台北市東西向快速道路旁的小巷,四棟三層樓的舊樓房像蹲坐的耆老,凝視眼前來來往往轟隆轟隆的車水馬龍。這是條僻靜的巷子,除非刻意,否則不是容易經過的地方。「浪浪別哭」店裡座無虛席,在這清幽之處更顯特殊。譚柔開門進來時,店狗班班及另外三隻狗一擁而上,興奮地跳著,甚至舔她的臉頰,親密程度一點也不輸相見的情人。

2015年8月,譚柔跟丈夫劉憲宗開了「浪浪別哭」。採訪當天,她才從台中北上,「2017年9月成立台中店,為了讓生意穩定成長、員工更快上手、送養貓狗更順暢,我們夫妻倆搬到台中,這一年多以來花很多時間在那裡,台北店則交由店長負責。」浪浪,是指遭人棄養的流浪動物,經由熱心人士救援,「浪浪別哭」以咖啡店空間為據點,維持安置三隻狗、七隻貓,咖啡店的收入用來照顧牠們。同時透過臉書等網路社群平台,媒合合適的收養人,只要送出一隻,就再安置一隻。「我們宣導以領養代替購買,而且不要偏愛品種犬,所以,『浪浪別哭』送養的狗都是米克斯犬(mix),也就是混種狗。」

從小撿浪浪,轉換人生跑道為牠們找家

對流浪動物很有自己見地的譚柔,從小愛狗成痴,唯一的興趣是養寵物,三不五時就把路上看到的流浪狗撿回家,無奈父母經營自家工廠十分忙碌,毫無餘力再養狗,所以,撿回家的狗總在隔天就不見蹤影。但她不放棄,直到國二那年,父母終於同意她養一隻流浪狗。

進入社會後,譚柔在數位廣告業認真工作、衝刺業績,讓消費者喜愛客戶的產品、提高銷售量,是她每天努力的目標,數字成為判斷成功的唯一依據。巨大壓力使她的人生陷入瓶頸,生活、工作、愛情都遭遇難以突破的困境,「現在回想,我認為是自己的個性造成的。」譚柔坦言,父母婚姻並不順利,最後離婚,小小年紀面對雙親離異,導致自己個性悲觀,常有負面想法。那段極度低潮的日子,譚柔常常想哭,覺得活著好累,「我猜當時可能得憂鬱症了,只不過沒有自殺的念頭。」

每天拖著疲憊的身心去上班,公司卻有一個女孩時常吸引譚柔的目光。這個女孩始終帶著笑容,很陽光,閒聊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是基督徒。她邀請譚柔去教會,譚柔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每個星期日去做禮拜,透過牧師講道,讓我覺得基督信仰很正面,加上牧師常說:『基督信仰會改變我們的生命。』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渴望不一樣的人生。穩定上教會四、五個月後,我就受洗成為基督徒。」

有一年聖誕節,譚柔邀請朋友去教會,朋友帶著劉憲宗一起來,正巧劉憲宗也是同行,跟譚柔很聊得來,於是兩人越走越近。「他不是我過去會交往的對象。信主之前我的個性很強勢,吸引我的男生多半也具備這種特質,但就是處不來,總以分手收場。信耶穌後,上帝改變我,雖然我依舊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性情柔和多了。我想是生命、眼光不一樣了,所以懂得欣賞他。」譚柔描述劉憲宗,溫和又單純,對於基督信仰沒有懷疑,就是相信,進而受洗,兩人於2015年2月結婚。

多年在廣告業打拚雖然為他們累積了一些財富,卻無法滿足內心對生活的焦慮,尋求人生真正意義的想法不時盤踞在心,讓他們很想做點不一樣的事情。譚柔從小飼養流浪狗,長期關注這方面的消息,可是,只能把這份愛給予家裡養的兩隻浪浪,讓她感到遺憾,希望為更多流浪動物盡點心力,於是開始尋找中途之家的資料。有一天,譚柔和劉憲宗為了參加朋友成立新公司的開幕會,來到華陰街附近,這棟老宅立時抓住他們的目光,兩人商量後,很快就決定租下房子,而且用原本計劃購屋的頭期款開了「浪浪別哭」。

↑譚柔跟劉憲宗經營的「浪浪別哭」,至今已經為兩百多隻流浪貓狗找到家。(照片提供/浪浪別哭)

加強曝光,用心訓練

「其實台灣有不少愛心人士在救援流浪動物,可是缺乏送養的管道,導致安置的貓狗越來越多,為了不影響鄰居的生活品質,他們只好搬到偏遠的地方,有的人更因此散盡家財。」譚柔和劉憲宗看見這個缺口,迎上前去補位。咖啡館是現代人常去的地方,他們希望藉此讓一般民眾有機會與流浪貓狗相處,「裝潢好以後,我們就在臉書發布消息,鼓勵愛心人士把貓狗送到這裡,但維持三隻狗、七隻貓的數量,原則上是兩隻幼犬、一隻成犬。」他們善用從事廣告行銷多年的專業,在臉書曝光每隻狗,介紹牠們過去的遭遇、個性特質等,以引起想要領養者的注意。「相對之下,貓比較容易送養,因為體積較小,對住在城市的人來說比較方便。米克斯就不一樣了,既不是品種犬,往往又會長到十至二十公斤,主人還得遛狗,帶牠們外出搭車包括火車、高鐵都不方便,所以領養的意願就少很多。」

透過「浪浪別哭」送養的狗至今已有兩百多隻,但不是想領養就可以領養。譚柔與劉憲宗設下兩個門檻:一是必須年滿二十五歲,若未滿二十五歲,得由家人陪同一起面談,並由家長簽立領養切結書。二是繳交領養費三千元。每隻救援來的流浪動物,或大或小都有疾病,除了治療,為牠們結紮、施打疫苗等開銷往往超過三千元。這筆錢是補貼救援人士,好讓他們更有餘力幫助其他流浪動物。「設下門檻是為了找到最合適的領養人,也測試是否願意為毛小孩花錢。否則,若是一時興起領養,一旦生活遭遇變化,就有可能棄養。所以,從『浪浪別哭』送養的貓狗所植入的晶片,鍵入的是我們的資料,如果牠們又遭棄養,就能回到這裡。」

尋找合適的領養人是必要,不過他們採取更積極的做法,好降低棄養的機率。「狗必須訓練,要讓牠們融入環境,所以會訓練牠們可以定點大小便、外出散步穩定,以及有安全感。」在「浪浪別哭」等待領養的狗很幸福,每天有穩定的作息,固定時間吃飯及外出散步,「這是建立安全感的第一步。」譚柔十分了解狗的習性,深刻體會牠們過去遭到遺棄而造成的心理創傷,「尤其是成犬,沒有安全感的狀況更明顯,所以我們會訓練牠們在主人外出時不致躁動不安。」

那要怎麼訓練呢?

……(文未完,請見2019年1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