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大千與宇宙光?張大千與宇宙光有什麼關係?

最近從WeChat上看到一則消息,2017年6月結束的北京保利春中國近現代書畫拍賣夜場,張大千一組名為〈雅歌‧香草嘉果良木冊〉,以3795萬元人民幣成交。WeChat這篇報導特別指出:「這十二幅中,香草、嘉果、良木等植物獨立存在畫中,顯得格外的安寧、神聖。很難想像,這種強烈帶有西方宗教感的作品,出自於那個『五百年第一人』的張大千。

「張大千從西方經典聖經〈雅歌〉中找了十二種水果花木,按照時令安排,搭配上〈雅歌〉優美又充滿隱喻的文字。這種按照時令安置香草、嘉果、良木的作法,與中國月令圖相同,搭配上西方經典,可謂中西合璧的成功作品。」

我們知道,張大千的作品以中國潑墨山水及佛畫聞名於世,也以大千的名號縱橫世界藝壇。「大千」這兩個字,就是出自佛教用語「三千大千」。但許多人不知道他和基督教其實也有很深的淵源。原來張大千的母親、姊姊與擅長畫虎的二哥張善孖都篤信天主教。張大千幼年就讀的學校,是由基督教美以美會傳教士鹿依士(Spencer Lewis)於1894年在重慶創辦的求精中學,是四川第一所中學。鹿依士除熱心傳教興學工作,也盡心盡力投入《官話和合本聖經》翻譯,影響中國近代白話文學運動,開西南各省的新學之端。

張大千為人開放瀟灑、豪邁不拘;旅居國外二十五年,遊走各地,交遊廣闊,閱歷豐富,創作靈感來自四面八方,源源不絕。但在張大千眾多作品中,仍以國畫、佛畫為主,以西方文化歷史掌故為背景者少之又少。除了2011年6月26日在寧波「富邦春季藝術品拍賣會」上,張大千的畫作〈聖母抱耶穌像〉拍出5200萬人民幣外,很少再聽到張大千以西方宗教文化背景為創作源頭的畫作出現。這組以聖經〈雅歌〉中的花卉植物為背景,配合〈雅歌〉的經文畫作,自然引起各界廣泛注意。張大千為何會以聖經〈雅歌〉為靈感,創作這十二開冊頁呢?張大千又是在什麼情況起意創作這套特殊僅有的畫作?

根據WeChat拍賣會的資料,有如下報導:

「這組作品是應至交好友張群之邀所作,之後交給宣傳基督教教義的宇宙光出版社製作成月曆發行,而張群是十分虔誠的基督徒。

「大千為了配合老友張群和宇宙光,特地將中國傳統的詩句換成聖經裡的句子,讓整套冊頁不落俗套,獨具匠心。

「在這套冊頁當中,一眼就能望出其與時令有關,……特殊的用字和淡雅的設色,除卻其出處是〈雅歌〉外,很像〈十竹齋畫譜〉這樣的譜錄類圖示。……

「6月的葡萄,畫得十分寫意,沒有設色,讓人聯想到徐渭那種很傳統中國的墨葡萄。所搭配經文『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在畫面右下方,指的是我們常常為了各種人生目標而努力,但其實那都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耀,而是為了上帝,這是我們最初的愛,類似『初心』的一個概念。……

「葡萄的意象在西方宗教經常出現,如葡萄酒和麵包就是指基督的血肉。這是極具宗教性的題詩,搭配了極具徐渭風格的墨葡萄,是中西融合非常有意思的一開。……

「9月的沒藥、乳香,宇宙光雜誌的封底,所搭配的經文是,『我要往沒藥山和乳香岡去,直等到天起涼風、日影飛去的時候回來。』沒藥和乳香在聖經裡隱喻基督的生和死,所指的是信徒盼望與基督一同生死,達到更高的境界,這也是宗教性很濃的一句題詩。

「除了沒藥之外,雜誌社特別喜愛張大千完美地用樹木、草地的姿態和構圖,詮釋了〈雅歌〉經文。

「它們借由青草、松柏來比喻上帝的生命力和高超的人性,同樣帶有宗教意涵。其次是,〈雅歌〉用的是比喻法,以房屋棟梁來說柏樹,以屋頂支撐的椽子來說松樹,以床榻來形容青草。大千很形象化地將這些比喻轉化成畫面,他也讓畫面中的柏樹看起來好像真的是支撐房屋的椽。大千很巧妙地利用構圖和樹的姿態來畫棟梁和椽子,把詩意的象徵圖像化,這是十分困難的。」

重溫這段與張大千結識的經過,心中充滿感恩喜悅之情。回想宇宙光的工作,一切從零開始,想當年我只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滿腔熱情以及全心回應上帝的呼召。1973年,上帝將面對世人心靈的空虛與缺乏,導致的各項危機黑暗向我們展示時,上帝的呼召命令,清楚地在我們耳畔心中響起:「你們給他們吃吧!」面對分散在各地各方的億萬華人,能做的是什麼呢?我們決定從文化歷史、音樂藝術、學術教育、社會關懷不同角度,從自然生活層面,逐步落實豐盛生命的成長養成。

我們想到每個家庭都會懸掛月曆,時時刻刻懸掛在牆壁上,是每個人生活中必看必查的必需品,若能邀請當代名家作畫,製作藝術月曆,既可滿室生輝、怡人心性,又可潛移默化,提升生命情操,豈不妙哉!

那真是一段難忘的日子,從1980年開始,連續十年,我們絞盡腦汁,精心策劃宇宙光聖經國畫月曆,首先要邀請的是當代國畫大師,或其畫作能流露彰顯華人文化精神,配合聖經名言雋語,合而為一,再以最佳美工設計及印刷技術,完成製作。這些精美的月曆懸掛客廳臥室、書房閣樓之間,曖曖含光,滋潤生命成長。那時宇宙光創辦伊始,一切事工展開都只能因陋就簡,勉力為之。竟然幻想邀約當代畫壇巨匠大師,印製通俗普遍流行的國畫聖經月曆,有可能嗎?我們付得起無價的版權費及昂貴的印刷製作費嗎?這麼高級高貴的月曆會有市場嗎?我們戰戰兢兢提出構想,沒想到所有受邀的畫家,都無條件答應提供他們的最新畫作,我們原先認為最難跨越的難題,竟然輕而易舉解決了。僅將這份黃金陣容的畫壇巨匠大師名單列後:

1980 王藍 1981 歐豪年 1982 金勤伯
1983 胡克敏 1984 陳丹誠 1985 歐豪年
1986 江兆申 1987 林玉山 1988 喻仲林
1989 張大千

誰也沒有想到,小小的宇宙光竟然也有這麼大手筆,出版這套當代畫壇巨匠大師的作品月曆,老實說,我們也搞不清楚這些巨匠大師何以答應參與這個計劃。

記得當年張群答應願意居中協調張大千加入計劃時,我們根本不敢抱太大希望,沒想到張大千居然答應。更難得的是,不久竟然接到張大千先生特別為這套月曆創作的作品〈雅歌‧香草嘉果良木冊〉,大家小心翼翼圍在一起欣賞這組作品,驚歎之聲不絕於耳,真不敢相信張大千先生竟然會為這個計劃,選用〈雅歌〉經文,並專程創作,成為宇宙光這套國畫聖經月曆中最具特色的一組。

……(請見2019年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