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宙光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從開創伊始到今年9月,即將屆滿四十六年,常進出宇宙光辦公室的老朋友會發現,宇宙光實在不像一般講求效率、追求實務成果的辦公室,大家各據一方、屏息靜氣、埋頭苦幹── 一副生怕打擾別人,也擺出一副「上班期間,請別打擾」的姿態,讓人緊張到幾乎腳都碰不到地板。在這樣的辦公環境中,你聽不到暢快的人聲,甚至坐在隔壁的兩個人,也只敢藉著拚命敲擊鍵盤才能彼此溝通。人跟人的連結關係一至於此,難怪當代學者強烈指出,活在後現代文化中的人,其人際關係是一種人碰不到人的「次級關係」(secondary-relation)。也有一些學者指出,現代人越來越活在看得見的物質世界,睜開眼睛一看,搶先進入眼簾的,全是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東西」,他們稱這種現象為「我─它關係」(I-it relation)。人再也看不到人,人首先看到的是那個人所擁有的「東西」,透過那些「東西」,才能看到那個人。在這種情形下,被看到的那個人,顯然已不再是那個人原本的自我了。

宇宙光從創辦開始,有鑒於「失落、失喪」的呼聲,綿延彌漫;「人不見了」(de-humanization)的哀嘆,處處可聞,我們便一直以「找人」為宇宙光奔走忙碌的終極目標。於是從創辦時期開始,「你是誰?」「人是什麼?」這些追根究柢的問題,從上個世紀人的失落失喪,到如今後現代時期「人不見了」的哀哀嘆息聲中,使宇宙光一直鍥而不捨地遊走其間,以「探索生命意義,分享生命經驗」為終極目標,一口氣堅持不變地竟然跑了四十六年。回想起來,宇宙光四十六年來進進出出走過的每個人,幾乎都落在找人的氛圍影響中,每念及此,我們心中充滿感恩讚歎,知道走過的每一天都是在「找人」的路徑上留下了佳美的腳蹤。還有什麼比這更有意義、更令心滿意足的?

 
 

回顧宇宙光走過的四十六年,由於堅持與認定每個人存在的意義,宇宙光一直尊重每個進入宇宙光的人,尤其是一起打拚的夥伴工作人員,以及他們的兒女。宇宙光從早期創辦開始,就容許孩子進出宇宙光,參與宇宙光的相關工作,把他們視為宇宙光的小義工。我的兩個孩子便是這個觀念最早的受惠者。他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常常在宇宙光辦公室跑進跑出,做一些他們當時能做、會做的事。有時也跟著團隊到醫院、教會或監獄,參與宣教、跑外勤等工作,甚至還隨隊去泰北難民村參與送炭工作。

在藝術團契巡迴演出期間,他們也歡歡喜喜參與扮演一些龍套角色。這些經驗都在他們成長過程中,留下了深刻的影響,使他們一直在教會宣教培育人才的工作上,全心投入、不敢稍懈,甚至成為宇宙光各項事工長期忠誠的參與支持者。從此以後,也有好多位在宇宙光結婚成長、生兒育女的夥伴,也將他們的孩子在課餘或假期帶到宇宙光「上班打工」,這種現象已延續到第三代。當這些曾是宇宙光孩子的年輕夫婦,帶著他們的孩子來到宇宙光時,歡聲笑語,此呼彼應,此時的宇宙光,與其說是個辦公室,倒不如說是一個溫暖的家,更為準確合適。的確,在宇宙光的日子似乎過得特別快,但看到一代一代又一代的孩子,不斷快速成長,看到希望的花朶在眼前一路盛開,我們知道豐碩成長的果子,就在前面等著我們啦!

 
 

最近有一位非常可愛,幾乎天天在宇宙光四處跑來跑去、大約六、七歲、應是宇宙光第四代的孩子,我每次見到她都會問一個相同的問題:「嗨!請問你是誰?」她總會停下來,頭一歪,臉上帶著微笑,對我說:「我是人!」然後,笑吟吟地跑開。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那兒,陷入一連串深思,凝神看著遠去的背影,為這個小小孩默然獻上祝福與禱祈。

怎麼樣?想不想到宇宙光來逛逛玩玩?直到如今,宇宙光流溢不絕的,仍然是上帝不變的愛,以及祂用地上的塵土,按照祂自己的形像與樣式創造的獨特、有靈的活人。

「我是人!」
一個多麼精采的答案。

……(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