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周瑞(前排中)六十歲全家福。

2017年10月號開始,「台灣宣教之旅」專欄陸續介紹馬雅各、馬偕、李庥、吳威廉等人,他們在台灣披荊斬棘、開創福音道路,我們將這段時期稱為「台灣宣教創世記」。本期開始,我們將循著歷史的年代推進,將眼光投向從先輩手中接過福音火炬的台灣本土宣教士。

任何宣教歷史,先賢的貢獻與典範都無與倫比,但是,若沒有承接任務的後輩,福音的火炬終將式微,甚至熄滅。一如荷蘭時代在台灣的宣教,固然曾有亮麗的成績,但隨著鄭成功登陸台灣,荷蘭的宣教事業立時灰飛煙滅,除了文獻記載,所有具體事工蕩然無存,甚至有整個部落又從基督信仰回到原始的生靈崇拜。沒有傳承者的宣教絕對無法長久,更遑論成功,一如聖經是從〈創世記〉開始,耶穌降生、出來傳道的「四福音書」,但更需要〈使徒行傳〉中的使徒到各地傳揚福音。

以萬邦為宣教對象

周瑞(1889~1965)在台灣宣教史中,是個隱身於紀念館的宣教士,因為只有在他建立的高雄旗後長老教會與三民長老教會有他的紀念館,其他相關記載並不多見。雖然如此,周瑞的事蹟卻在台灣宣教史中昂然挺立,散發獨特芬芳。

周瑞,字萬邦,1889年10月出生於台南廳大竹里三塊厝595番地(今高雄市三民區三鳳中街64號)。周瑞以「萬邦」為字號,是馬雅各二世(James Laidlaw Maxwell,1876~1951)特意為他取的,這二字具有深刻的意義,寓意要周瑞到「萬邦」從事醫療宣教。

馬雅各二世與周瑞相遇非常偶然。1902年,周瑞十三歲,母親王氏得了眼疾,他陪母親到台南新樓醫院看診,看診的正是馬雅各二世。馬雅各二世當下就感覺周瑞是個事母至孝的可造之材,當他知道周瑞即將從公學校畢業,卻沒錢繼續升學,便向教士會申請資助周瑞進入「長老教中學」(今台南長榮中學)就讀,也在這時候,馬雅各二世為周瑞取了「萬邦」二字,提醒並砥礪他以宣教為根本的人生道路。

1906年6月,周瑞在中學最後一年,新樓醫院的醫學課程也在此時開始,馬雅各二世特別派人將他轉學至新樓醫院,周瑞自此踏上學醫的道路。學醫期間,馬雅各二世、安比得(Peter Anderson,1879~1910)、蘭大衛(David Landsborough,1870~1957)等三位醫療宣教前輩,一路教導帶領他。1911年,周瑞學業完成,通過三位恩師的考試,得到他們親筆簽署的三份英文畢業證書,以及共同簽署的中文證書。但這種「師徒制」的教育模式,沒有辦法得到日本政府認可,無法取得開業執照。這樣的困境延續十年之久,直到1921年,周瑞才取得「乙種醫師」執照,必須在限定的地區、限定的時間執業醫病,就是所謂的「限地醫生」。從此,周瑞一生堅守醫療宣教的道路,他除了行醫,最讓人敬佩的是買地又捐地,建了三間教會,就是高雄旗後長老教會、三民長老教會以及台南關子嶺長老教會。

↑關子嶺教會

隱身紀念館的長老

周瑞的事蹟就如旗後教會余一峰牧師所說:「提起旗後教會,大家都會想起馬雅各醫師,想起這是台灣第一間教會。」現在聳立於高雄旗後市區的旗後教會,是余一峰率領眾多會友一起戮力建成的。「但是,我們教會留下的馬雅各的遺跡和遺物很少,新樓醫院較多,但是我們有周瑞紀念館,當年周瑞買下這塊地,捐給教會,讓教會得以生根在這裡。」

除了旗後教會,三民教會也設立周瑞紀念館,這裡是周瑞的出生地。1946年,周瑞在外奔波多年後,遷家回到祖居地,為了聚會,周瑞提供自己的家作為聚會場地。教會建堂期間,他四處奔波募款,當時他有一句名言:「每位信徒捐獻一塊磚,足夠完成上帝的聖殿。」

周瑞興建的三座教會中,台南關子嶺教會最具傳奇色彩,問題在於,他為何迢迢到台南建一間教會?

1937到1938年,周瑞整整一年沒有執業,因為左手掌的痼疾影響他行醫,甚至醫生診斷他罹患傳染性的痲瘋病,雖然後來證實不是,但病況依然嚴重。醫生建議他要休息,於是周瑞來到溫泉聖地──關子嶺。休養期間,周瑞就近參加關子嶺教會的主日禮拜,一個偶然機會,他得知教會所在的土地是租來的,而且地主正要收回土地,關子嶺教會面臨可能關閉的危機。

打聽到地主的姓名與地址後,周瑞親往拜訪,雙方很快達成協議,1937年9月21日定下買賣契約,周瑞以三百日幣取得土地,而且當天就過戶給關子嶺教會,就這樣守住上帝的教會。周瑞很低調,直到他捐出土地,眾人方知教會的難題已經解決。

這件事結束沒多久,發生一件奇妙的事──周瑞左手掌的痼疾竟然不藥而癒,他也可以重新執業了。回顧整件事,似乎是上帝藉由他的痼疾,解決關子嶺教會的困境;祂也親自醫治周瑞,解決他的健康問題。

……(文未完,請見2019年2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