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一眼看到走上講台要分享的鍾啟隆,臉龐帶著歲月的歷練,神情略微肅穆。他一開口,語氣不冷也不燙,然而一股質樸之氣就像漣漪般漫開,充盈整個現場。分享會的氛圍,不急促也不嘈雜,一派行雲流水,讓人自在舒適⋯⋯

奏起平實質樸的主調

客家子弟鍾啟隆,外表帶著樸實沉穩的硬頸氣息,不過,只要對話互動,他嘴角掛起的弧度,一點點,卻足以讓人感受到散發在平實中的可親。

鍾啟隆表示,其實他以前不太有笑容。「曾經有朋友透過我的妻子淑娟向我轉達,因為覺得我都不笑、看起來很嚴肅,以致對方不敢直接跟我說話。」還有一次,他傳照片跟大學同學分享,同學竟回應:「你怎麼跟我先生一樣都不笑呢?要多笑呀!」這兩件事讓鍾啟隆很納悶,自己是不是真得那麼沒有笑容。講到這裡,他赧然一笑,說:「我太太臉上常常掛著微笑,跟人互動就很容易拉近距離。笑容,可以化解很多問題,我現在時常會在腦袋閃過這個提醒。」

在他提起性格行為的轉變中,他又說:「我的生活很平凡,在平順中回想起來,真的只有感恩。」不難讓人看到他對生活反思的留意與細膩。

推拿關鍵主題音,串出人生新契機

說起人生一路走來感恩的關鍵,是他未曾想過的人生分流閘口──學習推拿。

鍾啟隆說:「我太太高中的時候騎腳踏車摔倒,腰部痠痛一直沒好,身體也常常感到無力。二十年前透過我舅舅介紹,她開始持續讓師傅推拿。」同是客家人的推拿師傅,相處起來格外親切,一段時間後,淑娟的身體狀況大有起色。有一天,推拿師傅突然問鍾啟隆有沒有興趣學推拿,鍾啟隆單純想:學推拿,可以幫助家人,且離家不遠,加上覺得師傅的推拿術的確很高明,多習一技也無害,便跟著師傅學了四年。想不到,人生路程就因為「推拿」這個契機,開始許多的出乎意料。

鍾啟隆學了推拿功夫,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老婆與家人。五年前,温淑娟的左腳斷了兩根骨頭,診治後的復健過程,因為有鍾啟隆的推拿,復原速度遠超過醫生預期。2017年,小兒子因為天雨路滑,騎機車在轉彎時撞到人孔蓋摔倒,檢查後雖沒有骨折,但膝蓋腫脹、韌帶裂傷,也是因為有鍾啟隆的推拿,加速復原。

「我的特質和所學,都讓我不曉得在未來會發揮什麼效果或影響。直到回首才發現,原來上帝計畫一切,也預備了我。實在很神奇!」鍾啟隆止不住語氣中的驚歎。

工作到退休,不減的是上帝神奇計畫

談到工作,念新聞出身的他,倒是一直從事貿易工作。鍾啟隆除了待過工業產品的貿易公司,也曾自己創業。直到2000年,因為大環境不景氣,諸多考量下,決定以推拿技術轉換跑道。那時,有位朋友來推拿,閒聊間得知鍾啟隆有過多年從事貿易的經驗,便提起有家外商公司正需要一位負責開拓台灣市場的人,若鍾啟隆有意願,他願意向那間公司老闆推薦。鍾啟隆跟妻子討論後,有感於能再回職場實為難得的機會,所以,透過這位朋友介紹,兩次跨海去會見總公司老闆,之後重回上班族身分,一待就是十六年,直到今年退休。

其實鍾啟隆在2016年11月就有退休的念頭,因為當時他想多留些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反正  還有推拿的技術,經濟應該無須太過憂慮。2017年2月,他向總公司提出退休,得到老闆核准在一年後、就是今年2月退休;但同時,總公司希望他留任負責財務管理,其他業務及行政則交給接班人,並提出讓他一週進辦公室兩個半天即可的條件。鍾啟隆接獲這項消息,主動表示薪資折半。2017年10月,鍾啟隆找到接班人,之後與總公司老闆會面時,老闆再次慰留,希望他更多協助接班人,並給予超乎所求的待遇。老闆意外的厚待,令他驚喜萬分。

這份因著上帝而得到的工作,即使一開始對工作產業不甚熟悉,然而穩重可靠的特質以及豐富的經驗,相當獲得老闆器重,直到退休還獲得始料未及的供給,這是鍾啟隆未曾想過、也深深感恩的奇妙安排。

接觸福音,唱起副歌的旋律

「回想起來,如果我沒有成為基督徒,現在的生活應該完全不一樣。」

鍾啟隆夫妻倆都是客家人,傳統信仰的祭祀行為,是客家人延續自中國傳統的風俗。每當遇到傳統節日,由於與母親同住,他們必須張羅祭祀事宜。鍾啟隆說道:「傳統節日要拜拜,禮俗儀式本就不可免。雖然淑娟的家族陸續有兄長及妹妹信耶穌,她本身也想更多認識基督信仰,但她一直尊重夫家及我的感受,未曾多提。」

2004年,温淑娟參加宇宙光百人大合唱,鍾啟隆知道這個合唱團有許多基督徒,對於妻子要參加,只要求她不可以信基督教。然而時隔兩年後,有一天温淑娟對鍾啟隆說:「我幫你報名百人大合唱囉!」即便鍾啟隆回應自己不會唱歌,妻子卻鬼靈精怪接著說:「我已經跟容耀老師報名啦!反正你來就對了!」嘴上拗不過淑娟,抱持隨遇而安、唱唱歌也無妨的想法,鍾啟隆加入百人大合唱。轉眼,兩人一唱至今未曾停歇。

↑從未信到確信,鍾啟隆感恩地數算各樣領受的祝福;不只參加百人大合唱,夫妻倆也參與在宇宙光傳愛之家聚會的獻唱。(站立者前排左一為溫淑娟,後排右二為鍾啟隆)

矛盾衝撞的過門樂章

夫妻倆都加入合唱團後,因著容耀老師與指揮洪温師母在教唱之餘的分享,開始有機會了解基督教的教義及精神。其中,對鍾啟隆最大的衝擊,就是傳統信仰跟基督教文化的對撞,特別是──祭祀。

對鍾啟隆來說,傳統禮俗、拿香祭拜,是從小到大、再自然不過的生活一部分,加上過去曾經看過一些基督徒的奇異、難解行為,令鍾啟隆對基督信仰沒有太多的好感。但參加百人大合唱,跟團裡的基督徒相處後,真誠溫暖的關懷鼓勵、舒適自然的人際互動,讓他無法不注意這個宗教,甚至更進一步報名參加信仰課程,心境也在無形間漸漸開闊。只是,想到如果改信基督教,年邁的母親該怎麼辦?如何向母親解釋與交代?祭祀又該由誰來處理?種種問題成為眼前的障礙,是鍾啟隆心頭最深的糾結。

透過容耀的說明,鍾啟隆得到解答:「容老師告訴我,還是可以祭祖。基督教信仰同樣提醒我們要孝敬父母,更不能忘記過去祖先留下的足跡。只是基督徒不拿香拜拜,而是心誠實意表達對祖先的敬意與追想。」鍾啟隆像被點醒一般,原先心中過不去的傳統關卡化解了,他更確立心志、決定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甚至後來也這麼跟其他有同樣困惑的朋友分享,並促成他們受洗。

至於鍾媽媽的態度,因為年事已高,加上鍾啟隆經常帶她到宇宙光參加傳愛之家的聚會,感受到教友親切的問候、陪伴,對基督信仰沒有太多意見。此後,逢年過節,鍾啟隆夫妻仍會有所預備,只是改以鞠躬取代繁瑣的拿香祭祀禮。

從原本要求妻子不得改信基督教,到自己主動提議一同上信仰課程、接受信仰、決志受洗,甚至帶母親到教會兩年後,母親也在臨終前受洗,「我相信,發生的一點一滴都有上帝美好的心意跟安排。」聊起這段往事,鍾啟隆說當時心裡很平順、感覺時間對了,所以就對妻子提議一起去上課,他笑著說:「我太太一直很訝異,想不到居然是我先提起!」

退而不休的積極頌歌

退休對鍾啟隆而言,有片土地能種菜,是心之嚮往的田園生活。所以,當他在家族間提起要退休時,長期住在台北、高齡八十多歲的姊夫,表示自己在桃園新屋有間老厝,是百年三合院內的二間房,願意交給他去修繕、管理;另外還有一小塊田地可讓他種菜。這又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恩典,抱持無盡感謝,開啟了鍾啟隆夫妻倆、台北新屋兩地、城市田園兩世界的退休生活。

至於退休生活,鍾啟隆有一半時間待在新屋照顧院舍、整地種菜,陸續有些成果與收成。在清幽的鄉間,他逐步學習,不懂的種植方法,便向鄰近的親友請益;温淑娟則自稱是先生的啦啦隊,將其辛勤的身影、各式幼苗新芽與果實、有趣的事物跟新發現,拍攝並記錄在臉書上跟親友分享。因為不是天天在此澆灌照顧,他們不求豐碩結果。日漸豐富的菜園裡,已經有高麗菜、茄子、玉米、洛神花、韭菜、小黃瓜……等,蚊子追叮、手抓蝸牛、插竹搭棚,全副武裝樂在汗流浹背的過程,讓人真實感受到鍾啟隆夫妻倆很享受現在的田園生活。

另外一半的時間,是在台北的都會生活。鍾啟隆安排兩個半天進公司,之餘閒暇,夫妻倆各自有口琴、二胡、直笛及烏克麗麗班,以及持續參加百人大合唱,讓生活不致於瞬息單調、空白。每當有人欽佩鍾啟隆對學習的積極,他總笑著說:「透過學習,督促自己繼續動腦筋,而且學樂器要記、要動腦,也是在防止自己癡呆啦!」

猶記得那場分享最後,鍾啟隆忽然有些靦腆地說:「我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沒有什麼故事可以說的小人物,沒想到我可以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聽著他平凡的生活,感受著他的生命──因為純樸細膩又穩重的性格,積極學習過生活的個人特質,帶出點滴經歷步步數算的真實感恩;因著基督信仰的愛,他的生命充滿豐富與許多意料之外的可能。從這當中,巧妙輝映出:真實的溫度,能夠帶出連結。分享,因為是真實的生活,所以讓人感受到溫度、產生共鳴。哪怕人生再平凡、生活再簡單,當回歸最單純的感恩,就能哼唱出屬於自己、令人如醉的祝福詩歌。

……(請見2018年06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