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說洪成昌的故事前,得先提到另一位朋友──
李秉宏律師,台灣第一位視障律師,宇宙光雜誌2015年6月號曾專題報導他;第一次見到洪成昌,他分享的題目是他最新執導的電影──《盲人律師》,人物原型就是李秉宏。 洪成昌拍過許多影片,但為什麼選擇李秉宏的故事?信仰與正義是重要原因。 真正接觸洪成昌、聽了他的分享後,赫然發現,他自己的故事其實極其精采,以電影的要求而言,這樣的情節即使是在好萊塢,也絕對超級吸人眼球。我們很期待一件事,就是洪成昌何時會以自己的故事為題,拍出一部給天使觀看的精采好戲?

洪成昌說話,第一個感覺是:「哇,聲音真洪亮,講話真直接。」尤其他的直率與坦白,一開始會讓人感到突兀,但他總能很快讓人集中注意力,這應該是導演的功夫吧!而他劈頭一段話,就讓我們震驚了。

那些姐姐很可憐

「我媽媽家是開『綠燈戶』的,外婆就是一般人說的『老鴇』。」因為家庭關係,洪成昌小時候的生活經驗異於常人。「媽媽家的關係很複雜,我有三個阿媽,三個阿公。」洪成昌的母親幼時曾因為家世背景屢遭霸凌,憤而出家,削髮為尼,十餘年後因故還俗。洪成昌幼年住在外婆家,他很好奇,為什麼那些姐姐常和不同的男人走進後面的房間,然後關起門。雖然,洪成昌不懂這是怎麼回事,但直覺就是不喜歡那些男人,覺得他們很骯髒,甚至邪惡,那些姐姐很可憐,老是讓男人欺負。洪成昌對人世的體會與觀察,顯然和一般人大不相同。

懵懵懂懂的年歲裡,洪成昌已經有很鮮明的好惡之心,他的人格特質中,「正義」絕對是最重要的顯性「DNA」。這樣的個性,不只來自家庭影響,也源自中學的痛苦經驗。

你在臭屁什麼?

 
↑洪成昌小時候(上圖左、下圖站立的小男孩)。
 

因為母親曾出家修行,家中有許多關於信仰與宗教的書,讓他有機會閱讀。沒想到,這樣好學深思的習慣卻帶給他極大痛楚。「我從小愛讀書,很快可以融會貫通。中學時,老師在課堂提出的問題,我通常很快就回答出來。我是在回答老師的問題,是學生的本分啊!」洪成昌沒想到的是,他的表現竟然引起同學不滿。「那時,班上有些混混般的同學認為我很囂張,於是四、五個人把我抓住,罵我:『你在臭屁什麼?』接著好幾雙拳頭就落在我身上。霸凌對很多人來說只是個名詞,但真正遭受霸凌的感受,是一輩子都忘不掉的恐懼。」洪成昌睜大眼睛,猶然有忿忿不平之氣。

「當時四、五個人圍住我,根本無路可逃,拳頭不斷打在身上,發出『碰、碰、碰』響聲,真的很可怕,這樣的經驗有一次就夠了,問題是,我必須天天面對他們。」

多次遭受霸凌卻激發洪成昌強烈的正義感,曾經,他心心念念要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壯,把為非作歹之輩抓到眼前,一個一個整治。「我會問他們:『你在臭屁什麼?』,然後揍他。再問一次:『你在臭屁什麼?』,再揍一頓。我一定要消除這些敗類。」

「你在臭屁什麼?」這句話,成為洪成昌心頭的痛苦疤痕,但他報復的心態與做法,顯然離正義很遠,離黑道很近。

仇恨是人生最難對付的事,洪成昌對付仇恨的方式可以理解,但有一雙手帶著他,不著痕跡地抹平他的痛與恨。

「我曾經參加『得勝者』團隊,到國中服務,我看到那些中學生其實很單純,即使壞,也壞得很簡單,完全只逞血氣之勇。」

這些陪伴的經驗讓心有餘怨的洪成昌有全然不同的感受,他看到年輕人虛妄的勇氣及幼稚的一面,甚至有些失望。「原來,當初那些霸凌我的混混同學也這麼幼稚無知,我還計較什麼呢?更重要的,要教他們什麼才是真正的勇氣──其實『饒恕』他們的是耶穌,而我的饒恕是被動的,被教導的。」

由此,洪成昌長久以來的憤怒與怨恨終於化解,這樣深刻的體會讓他遠離憤怒痛苦,從信仰的角度認識真正的「正義」是什麼。面對社會諸多奇怪現象,一如他曾如此寫道:「『襲胸十秒,無罪!』、『性侵智障少女,無罪!』我實在無法認同這些人稱『恐龍法官』的『恐龍判決』,這些法官(或台灣的司法)到底怎麼了?於是心裡升起想要研究法律、創作法律題材電影的念頭。」

對正義的認識與追求,成為洪成昌拍攝《盲人律師》電影最大的動力,主要的關鍵是,基督信仰讓他走出悲苦與仇恨,並以耶穌的眼光看待正義這個嚴肅的題目。

北有耶穌基督

「南無阿彌陀佛,北有耶穌基督。」這句話常常出現在洪成昌與母親的交談,說明他和母親的情感,而這故事攸關洪成昌一生掛念的大事。

洪成昌自幼跟著媽媽讀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書,傳統信仰到文化語錄、諸子百家他皆有涉獵,而且皆有所得,他清楚認知:「宇宙中一定有一位真的神。」但這位神是誰?洪成昌沒有概念。

「在認識並真正接受上帝的道路上,我像個盲者獨行,備受挑戰,主要是因為我一直用自己的聰明和欲望來面對祂。」

雖然知識開得很早,但真正認識耶穌卻是偶然的機會,洪成昌看到一本新約聖經,讀完後覺得耶穌是最接近他心目中的那位真神,從此,「耶穌」這個名字進入他的心靈;但只是知性上的認識,卻沒有改變生命。

大學時,耶穌終於對這個聰明又鬼靈精怪的年輕人動工。

「那次接了一個工作,幫忙一場福音音樂會搭建舞台,我心想這只是賺生活費的工作,福音與我無關。」但他不知道的是,巨大的生命衝擊即將臨到。「音樂會排練時我坐在台下,心想這真是無聊又無意義的事,便開始用佛教的白衣神咒調侃台上敬拜的人。突然有個很大的力量衝擊我的頭,我完全無法抵擋,瞬間竟全身無力癱坐在觀眾席上。」

工作人員發現他有異樣,立刻聚在一起為他禱告,洪成昌慢慢恢復過來,隨即感受到一股暖流從心中湧流而出,他竟無法自抑地開始痛哭,所有的貧窮困苦、委屈壓抑,都在瞬間解放,那是一種釋放與痛快的哭泣。自此,洪成昌清楚確定遇見自己長期追尋的那位獨一真神,就是耶穌。耶穌打開他的心門,生命也隨之改變。

面對仍篤信民間信仰與佛道的家人、尤其是母親,洪成昌一心要帶他們認識耶穌。但母親就是不聽不信,只是低頭念南無阿彌陀佛。有一次,洪成昌靈機一動,在母親念一句佛號時,竟然幽默說:「媽媽,南『無』阿彌陀佛,沒有關係,只要北『有』耶穌基督,一切就對啦!」虔心念佛的母親聽見這句話,不禁莞爾一笑,這句話成為母子間的趣事,也是一顆種子。

↑(圖左)洪成昌與病床上的母親,並手持受洗儀式單。(圖右)洪成昌的父親受洗。

蕩蕩三指脈何處

隨著媽媽年歲日老,身體也越差,再加上父親長期外遇,身心受創,進而罹患許多重度疾病。洪成昌回憶說:「我媽媽身體太差了,重病纏身,西醫的治療方式不僅十分痛苦,也讓家裡背負龐大的經濟壓力,所以我開始學中醫。慢慢的,我發現原來許多病都可以用中醫的方式醫好,花費的金錢相對少很多。那時我恨自己,為什麼這麼晚才學?」一天,洪成昌為母親把脈,竟然發現「偃刀脈」,這是病重無醫的死脈之象,也就是母親的病已無可挽回。2015年,母親過世,洪成昌感慨萬分,於是寫下〈思母〉這首詩:「恨不三年早醫書,徒任癌母醫手束。憤憤一身向岐黃,蕩蕩三指脈何處?」

然而,洪成昌最大的安慰是,母親在病床上終於接受耶穌,受洗成為基督徒。而且不只母親,父親也受洗了。至此,這個家庭曾經歷的患難與苦毒,終於在基督信仰得到和解與復原。

蒼茫黑暗見亮光

在蒼茫的黑暗中行走數十年,雙眼如常,心卻是盲,洪成昌曾經如盲者般悲苦無助,是耶穌一步步帶領,開啟他的眼,打通他的耳,讓他得見光亮。雖然一路上曾落下點點滴滴讓上帝修剪的苦淚,但這些淚至終變成灌溉靈魂的活泉,讓他走出黑暗幽谷,得到美好豐盛的生命。

>>延伸閱讀:《盲人律師》的「神」奇電影路

……(文未完,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