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於遙遠又神祕的非洲大陸,大家總有許多想像與迷思,最常聽到的就是炙熱的天氣、乾旱的大地。其實非洲許多國家位處高原,天氣非常涼爽。就拿烏干達來說,年平均溫度在27度左右,即使乾季,多半也是27度,所以台灣夏天比烏干達還熱。

記得第一次前往東非,行前身邊親朋好友囑咐我,要多吃台灣美食,大家都篤定地說,在非洲大陸生活,身形會變得更加苗條,和報章雜誌上看到的圖片一般。2014年我結束第一趟四個月的東非自助旅程,回到台灣,家人看到的是胖了十公斤的我。

“Do like a local, eat like a local, live like a local.”

這是我的原則,既然決定踏出舒適圈,就必須放下原有的生活習慣與型態,選擇以謙卑的心態與姿態融入環境與社會。


↑玉米粉製成糕狀的主食。

↑mandazzi

↑rolex

Matooke!我在烏干達的第一餐,乍看像馬鈴薯泥,嘗起來有酸甜的口感,那是烏干達最道地也最具代表性的食物,就是路旁常會看到青綠色、像未成熟香蕉的食物。

Posho!我在烏干達的第二餐,比matooke更加常見,價格比matooke親民許多,用玉米粉做成的主食。在當地也會看到米飯,裝在盤子裡,點餐時再選擇不同的蔬菜或肉品湯汁,淋在米飯上,最常見到的莫過於彎豆。街道上也有許多油炸烤雞與rolex,rolex可不是瑞士名錶,而是蛋餅一樣的街頭食物。

起初我很難適應這些高熱量與油炸食物,加上當地的調味料不像台灣有很多選擇,基本上就是鹽巴與糖,因此桌上的食物與茶水都是多鹽多糖!就這樣,我吃了許久的高澱粉類食物,加上過多鹽與糖,體重直接飆到人生巔峰。這幾年,看著來來去去的志工,適應當地飲食期間的身形變化,幾個禮拜的短期志工必定是瘦著回去;而中長期的志工,因為跟著吃當地飲食,身形變化較大。

一成不變的菜色

烏干達的家常飯菜選擇非常有限,中、小學校的早午餐幾乎是一樣的菜色──posho加彎豆湯汁,每天吃差不多的食物,學校老師說鮮少聽到孩子抱怨。我實在很好奇,難道他們不會厭倦?辦公室的同仁每天也吃一樣的中餐,幾乎沒有變更過。每到年末,我會自掏腰包邀請同事外出用餐。記得第一次我問:「要前往美式餐廳嘗試電影裡的漢堡?或義大利餐廳的pizza?還是當地有名的烏干達菜色餐廳?他們不約而同選了烏干達餐廳,真讓我跌破眼鏡!看來烏干達人對嘗試新鮮事物非常保守。

我住在首都外圍的小聚落,每天步行三十分鐘前往村裡的協會辦公室,如果晚起,我會在途中買mandazzi當早餐,它像台灣街頭點心雙胞胎。中午,我們會去村裡的小餐廳,用餐空間差不多有六平方公尺,外頭用木板搭建簡易的廚房,這樣一個狹小的空間可以容納七、八個人用餐。餐廳一個角落放著小山一般的綠色matooke,小嬰孩在另一個角落沉睡,這是一個再道地不過的村莊餐廳。

我問正在用餐的社工,是否厭倦桌上一成不變的菜色?

他回答:「不,怎麼可能有人會厭倦食物?」

一句簡單的回答,解開我內心許久的疑問。

對於一天只進食兩餐甚至一餐的村民,桌上的食物是身體的能量來源,享受成了其次的考量。

來過烏干達的朋友,多半都體驗到當地人的友善,他們喜歡分享,在大家庭中扶助弱勢的成員。我有一位中產階級的烏干達友人,他受過良好教育,有一份薪水不錯又穩定的工作,他已脫離孩童時期的貧窮生活,然而,他的家庭中還是有許多在赤貧線下生存的親人。於是每隔一段時期,他會買幾十袋的玉米粉、彎豆、麵粉、鹽巴,放在一個房間,這是他幫助其他三十幾個家庭成員的方法。他無法幫助每個人脫貧,但他可以做到的是不讓他們挨餓。

↑聖經故事分享班

這是我今天唯一的一餐

烏干達的孩子不挑食,很容易滿足,也不會浪費食物。這聽起來是讚美,但背後的事實卻很殘酷,孩子的真心話是:「這是我今天唯一的一餐。」

每到學校假期,我們會提供課業輔導來幫助進度落後的孩子;辦公室前的空地,星期二午後有聖經故事分享,並提供中餐給那些早上就來的孩子。Chapat(麵粉製作簡易的餅)配上彎豆湯汁,我的胃容量一塊餅就能飽足,但這裡的孩子要吃上兩塊,大一點的孩子甚至需要三塊,所以,他們看到我盛飯的分量都笑著直搖頭。烏干達人的食量實在驚人,我的食量比照當地人,應該跟幼稚園的孩子一樣。

烏干達的午餐時間普遍為下午一點,因為協會經費有限,我們現階段的計劃只能將資源用在資助的孩童,因此教室外常有一群孩子,以眼神表達他們的渴望。

↑本來三個人坐的板凳坐滿六、七個孩子,一起分享食物。

我起身離開孩子用餐的小教室,去向社工求助,請不能用餐的孩子回去家裡吃中餐,但這是不可能的;當我回到小教室查看孩子用餐情況時,本來三個人坐的板凳已坐滿六個孩子,他們分享食物,即使無法完全飽足,臉上仍帶著滿足的笑容,將盤子裡的食物吃得連湯汁都不剩。

小時候長輩常說,不能挑食與浪費食物,非洲的孩子過得很辛苦,缺乏食物,沒有我們幸福,然而我卻認為烏干達的孩子很幸福,即使物質缺乏、無法體驗酸甜苦辣的滋味,甚至無法吃得飽足,但他們的內心對食物多了一份珍惜,這是台灣孩子沒有的,因為珍惜,體會食物很珍貴,於是願意分享,將那一口幸福分享給其他人。

……(請見2019年3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