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史是公平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們的一言一行即使無法在當下此時讓人理解,但只要公平公義的,歷史終必為我們說話,如同〈哥林多前書〉三章12節:「若有人用金、銀、寶、草、木、禾稭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交流與直流的戰爭

十九世紀是發明創新的世紀,許多至今仍然影響我們的重大發明,都在這一百年間如連珠炮一般,在各地爆炸開來,如攝影機、電報、電話、電影、電燈泡、冰箱、冰淇淋、縫紉機、傳真機、雲霄飛車、吸塵器等等。其中幾項發明幾乎在同一個時期,在各地發明出來,以致於科學家一方面忙於科技開發,一方面還要面對專利權和經營上的激烈競爭。其中交流電與直流電的衝突,便演變成赫赫有名的「電流大戰」(The Current War),也翻拍成電影,讓世人再一次看到歷史,重新評價歷史人物。

《電流大戰》是由麥克‧米特尼克(Michael Mitnick)編劇,艾方索‧戈梅茲─雷瓊(Alfonso Gomez-Rejon)執導。電影於2017年殺青,但受到原發行商性醜聞案影響,遲至2019年才順利發行。故事描述電業巨頭湯瑪斯‧愛迪生(由班尼迪克‧康柏拜區 Benedict Timothy Carlton Cumberbatch飾演),他所領導的愛迪生通用電力公司與喬治‧威斯汀豪斯(由麥可‧柯伯特‧夏儂Michael Corbett Shannon飾演)的西屋電氣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Manufacturing Company)為了爭取主導美國電力系統,展開一場生死搶奪戰,史稱「電流大戰」(The Current War)。

↑班尼迪克‧康柏拜區在電影《電流大戰》中飾演湯瑪斯‧愛迪生。

讓黑暗遠離的電燈

這齣戲以愛迪生(Thomas Alva Edison,1847~1931)為主角,他是世界知名的發明家兼企業家,名下擁有一千零九十三項專利,包括留聲機、電燈、電影攝影機和直流電發電機等等,雖然大多數非原創,也不是愛迪生獨立發明,而是他的團隊改良既有的發明,再由愛迪生將這些發明普及化,且做宣傳,簡單地說,他是兼具科學和商業頭腦的奇才。導演選擇經常飾演天才角色的康柏拜區詮釋愛迪生,再恰當不過,他長相聰明也有點神似年輕時的愛迪生,相當有說服力。另一方面也透露,此戲評價愛迪生採取比較溫和的觀點,劇中對愛迪生一些具爭議的作法給予合理的解釋。

畫面從1879 年開始,從紐約來的一列火車載滿了乘客,準備駛向新紐澤西州的門諾帕克實驗室。當火車緩緩進站,所有的人都看到愛迪生最新改良的白熾燈在黑暗中綻放光亮,小小可愛的玻璃瓶無煙無臭且能持續照明,相較於當時的煤油燈,簡直就像變魔術一般。為了讓電燈能在千家萬戶普及,愛迪生開始架設直流電電網,並在紐約成立愛迪生電力照明公司(Edison Electric Light Company),資助他的股東包括著名的金融鉅子J.P.摩根(Jhon Pierpont Morgan,1837~1913),就是通用電氣的前身。

直流電沒有頻率,可以持續輸出電能,利於蓄電站使用。當時愛迪生公司發展出的直流電發電機已擁有一百個發電站,主宰美國電力供應,然而直流電在透過電纜傳輸中會消耗電能,因此為了遠距離傳輸,就要興建更多發電站,成本昂貴,特別是美國幅員廣闊,勢必需要更價廉物美的傳輸系統。這導致主張交流電的發明家與實業家喬治‧威斯汀豪斯(George Westinghouse,1846~1914),與愛迪生在理念和利益上發生巨大衝突。愛迪生認為交流電不安全,人容易誤觸傷亡,但威斯汀豪斯認為交流電能夠變換電壓,大幅降低成本,才可能普及大眾。他們之間的戰爭不只是電流(current)之戰,也是金流(currency)之戰。

↑尼可拉斯‧霍特演出「史上最接近上帝的人」──尼古拉‧ 特斯拉。

兩個天才相遇

然而,交流電發電機需要提高電壓,這個技術的難題竟帶出一位史稱「史上最接近上帝的人」──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1856~1943)出現在歷史舞台上。

特斯拉出生於塞爾維亞,父親是東正教神父,母親是一位東正教神父之女,非常善於製作和創新家庭工具,據說打蛋器就是他母親發明的。特斯拉因家貧無法完成學業,卻異常聰明,他的發明都是先在腦中設想細節,然後才動手製作。他的想像能力非常厲害, 1884年,他拿著前雇主的推薦信遠赴美國,上面寫著:「親愛的愛迪生:我認識兩個偉人,一個是你,另外一個就是這位年輕人。」歷史證明他日後成為愛迪生最強勁的對手,獨立發明七百多種專利,與人合作開發超過一千種專利,包括無線電、X光、人造閃電等都是他的發明,甚至現在引領風騷的特斯拉電動車就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以他的名字命名。可惜的是,在這部影片中,特斯拉只是配角,然而他傳奇的一生足以拍出一部精采的電影。

特斯拉剛到美國時加入愛迪生的團隊,一年之內就解決直流電發電機的棘手問題,幾乎重新設計整個發電機,但愛迪生沒有依照承諾付給他五萬美元,只說:「你不懂我們美國人的幽默!」特斯拉憤而離去,過了兩年貧苦的打工生活,後來他受邀在哥倫比亞大學針對交流電的一場演講震驚四座,評比為自法拉第以來最厲害的人,甚至給予坐上法拉第椅子的殊榮,隨後很快就接受威斯汀豪斯延攬,發明交流電發電機。

利益與驕傲的力量

愛迪生不是不知道交流電的好處,但已投入大量資本與堅信直流電比較安全,讓他無法低頭,反而百般阻撓對手。先是以燈泡下具有專利的螺旋底座,試圖阻擋交流電燈泡量產,同時期愛迪生也面臨妻子瑪莉得腦瘤過世,摩根不想繼續投資直流電的困境,於是他開始利用恐怖訴求──宣傳交流電的致命危險。首先,愛迪生用三千伏特交流電電死一匹馬,引起媒體注意,接著又到各地宣傳,貓、狗、羊和十一匹馬都成了犧牲品。1903年,一頭名叫托普希的大象因為受不了馬戲團的殘酷訓練,踩死了三個人,於是將牠處以電擊,人們看到一頭大象遭電擊後,短短幾秒鐘就倒下來,十分震驚。但這個事件並沒有出現在電影中,導演聚焦在另一件更駭人聽聞的真實事件。

……(文未完,請見2019年9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