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發表的〈春節自救指南〉,號稱專治過年返鄉探親遇到的各種難題。
 

2017年春節前夕,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發表〈春節自救指南〉這首很有意思的歌曲,號稱是一帖良藥,專治過年返鄉探親遇到的各種難題:父母逼婚,親戚圍堵逼問,各種挑剔主人公工作的言語,以及隔壁老王假借拜年之名炫富等等。雖然演唱時全場笑聲不斷,但也讓人不勝唏噓,歌曲反映現代人返鄉過年的心酸。曾幾何時,回家過年成了苦差事,還得想著怎麼應對各式各樣、層出不窮的問題?沒對象時,問什麼時候找對象?有了對象,問什麼時候結婚?結婚了,問什麼時候生小孩?生了小孩,問還生不生第二個?準備在家帶孩子或回到職場?不管生活大事小事各種瑣事,三姑六婆都能「關心」,並用「我是為你好」作為刨根問底的正當理由。歌曲中,親戚責怪主人公「就你最不懂事」,大姨還逼問:「知道錯了嗎?」最後,主人公忍不住大喊:「各位親愛的家人,我有我自己的人生!」幸好,親戚發現苗頭不對,不再窮追猛打,歌曲以和樂融融的大團圓結束,也算是給「回家」留了點盼望。

聖經中也有個關於「回家」的故事,記載於〈路加福音〉十五章耶穌講的浪子的比喻:「一個人有兩個兒子。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裡任意放蕩,浪費資財。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飢荒,就窮苦起來。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裡去放豬。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裡餓死嗎?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裡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裡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裡。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便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什麼事。僕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肥牛犢宰了。』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巴托洛梅 ‧ 埃斯特班 ‧ 穆里羅(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1617~1682)繪。

在這個故事裡,小兒子想過「自己的人生」,因此不顧父親還在世,就要求父親將他「應得」的家業分給他。相信許多讀者讀到這裡,會開始在心裡罵這個不肖的小兒子:父親還沒死,就要求分家產?哪有這種事?接著,看到小兒子任意放蕩將錢花個精光,最後淪落到餓得發昏、討吃豬食的時候,或許還暗暗地說罪有應得吧!不過,劇情在這邊出現轉折,小兒子醒悟過來,決定回家、負荊請罪,他知道自己過去的行為大大得罪父親,不敢求父親重新接納他,甘願作長工,糊口飯吃。沒料到,這位父親沒有上演八點檔劇情,譬如冷笑一聲說:「還知道回來?」或是上演全武行,先痛打一頓;或是罰小兒子跪三天三夜,再大施憐憫說:「起來吧。」以上劇情都沒有發生。相反的,父親遠遠看見小兒子回家,就衝上前去抱著他、接納他,這樣熱情寬大的舉動,著實離華人對於「嚴父」的刻板印象相差甚遠。不僅如此,故事裡的父親甚至立刻恢復他的兒子身分,為這個浪子大擺筵席,與親朋好友鄰舍一同慶祝。

如果故事停在這兒,也算有圓滿結局。然而,一直侍奉在父親身邊、順從聽話的大兒子火大了,他看到父親為了這個散盡家財、不得不回家求饒的弟弟舉辦如此盛大的筵席,就為自己感到不值並憤怒不已,難道他不配讓父親給他一隻山羊羔,好叫他與朋友一同慶祝、快樂?原來,大兒子也有「自己想要的人生」,那就是用自己的順從聽話,換得父親的憐愛與關注。孰料,父親卻告訴他:「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這番話提醒大兒子,他是「兒子」,不是「雇工」,他若想要一隻羊羔,隨時可以取用,根本不須等父親給他。而父親也有「想要的人生」,就是一家人能夠團聚一堂,和睦過日,好不容易盼到放蕩在外的小兒子回家,又要面對大兒子的怒氣。故事停在父親的自白,究竟大兒子聽進去了沒有?留給讀者無限遐想。


↑威廉‧柯爾科派崔克

浪子的比喻啟發了許多藝術家以此為主題創作,其中,生於愛爾蘭、長於美國費城的作曲家威廉‧柯爾科派崔克(William J. Kirkpatrick,1838~1921),受這個故事啟發,創作詩歌〈主,我要回家〉(Lord, I’m Coming Home)。柯爾科派崔克是美國十九世紀重要的詩歌作曲家,從小展現過人的音樂天賦,不僅拜於費城最有名的聲樂老師畢夏教授(T. Bishop)門下,還能夠演奏大提琴、長笛、管風琴、小提琴等多種樂器。他的代表作品除了〈主,我要回家〉以外,還有〈祂藏我靈魂〉(He Hideth My Soul)、〈信靠耶穌真是甜美〉(Tis So Sweet to Trust in Jesus)、〈在馬槽裡〉(Away in a Manger)等膾炙人口的詩歌。柯爾科派崔克主要是根據別人所寫的歌詞譜寫樂曲,然而,〈主,我要回家〉卻是他詞曲包辦,背後的原因是為了挽救一個人的靈魂。

柯爾科派崔克受聘於衛理公會,經常負責統籌大型聚會的音樂,教會也另外聘請優秀的音樂家協助他。1902年於費城舉辦的大型聚會中,他觀察到一位年輕、優秀的聲樂家總是不留下來聽講道,唱完就走,柯爾科派崔克為此心情沉重,擔心這個年輕人不認識耶穌,無法得救,於是特別向上帝禱告,求上帝幫助他。某天聚會前跪地禱告的時候,上帝感動柯爾科派崔克,賜下〈主,我要回家〉的歌詞,他飛快記錄下來並且譜曲,當晚聚會就讓這位聲樂家演唱。

讓人驚奇的是,演唱結束,這位年輕聲樂家第一次留下來聽講道,並在最後牧師呼召、問是否有人願意接受耶穌作他個人救主時,他起身往前,接受了耶穌,何等奇妙!

〈主,我要回家〉不僅感動這位年輕的聲樂家,更感動許多人回到天父家裡。2000年,台灣作曲家蕭泰然創作清唱劇《浪子》,就引用〈主,我要回家〉的副歌,聲聲呼喚浪子歸家。

柯爾科派崔克沒有辜負上帝給他的音樂天賦,為上帝創作到最後一刻。1921年9月20日晚上,柯爾科派崔克對即將就寢的妻子說:「我有靈感,想現在把它記錄下來,你先去休息吧!」深夜妻子起身,看見他的書房還亮著燈,前往查看時,才發現柯爾科派崔克已經安息主懷。

親愛的讀者,你是故事裡的小兒子、大兒子、還是父親?多久沒有「回家」了?你想要的人生是什麼樣子呢?。

 
 

Lord, I'm Coming Home
主,我要回家

詞曲:William H. Kirkpatrick
中文翻譯:《教會聖詩》第284 首

1.
I've wandered far away from God,
Now I'm coming home;
The paths of sin too long I've trod,
Lord, I'm coming home.
我已流蕩遠離天父,現在要回家;
走過悠長罪惡道路,主,我要回家。

2.
I've wasted many precious years,
Now I'm coming home;
I now repent with bitter tears,
Lord, I'm coming home.
多年浪費寶貴歲月,現在要回家;
今天懊悔流淚悲切,主,我要回家。

3.
I'm tired of sin and straying, Lord,
Now I'm coming home;
I'll trust Thy love, believe Thy word,
Lord, I'm coming home.
流蕩犯罪我已疲乏,現在要回家,
投靠祢愛相信祢話,主,我要回家。

4.
My soul is sick, my heart is sore,
Now I'm coming home;
My strength renew, my home restore,
Lord, I'm coming home.
我魂衰殘我心悲傷,現在要回家;
加我力量賜我盼望,主,我要回家。

(Refrain) Coming home, coming home,
Nevermore to roam;
Open wide Thine arms of love,
Lord, I'm coming home.

(副歌)
回家吧,回家吧,不要再流蕩,
慈愛天父伸開雙手,主,我要回家。

……(請見2019年8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