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起陳天生,晨曦會總幹事劉民和牧師有個形容很傳神。「陳天生,他在英國『很有名』喔,他的見證故事寫出來,肯定精采。」劉民和說到「很出名」時特別加了重音,無須交換眼神與動作,霎時間我就「瞭」了。

陳天生原居香港,移民英國已有四十多年,他的一生充滿傳奇,就像他自己說:「我這四起四落的人生,正正顯明了上帝的大愛和奇妙作為,只為了祂的應許,不願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希望萬人因認識祂而得救。」

自十二歲起,陳天生就跟隨叔叔學做生意,所以很年輕就學會賺錢和花錢。由於父母都在英國,希望他能一起生活,便跟新婚太太於1975年前往英國。

陳天生當過老師,經營過地產公司、酒樓夜總會、投資公司、餐廳、貿易公司,也曾和多間國際公司合作,「我做每樣生意都成功、賺到不少錢,不過最後都給『賭』劫走了,不單劫了所有賺到的錢,還差點劫去我的家庭和生命,太可怕啦!」這不正是聖經所說:『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染上賭癮,難以自拔

七十年代末,香港政府改變房屋政策,所有新界原住居民男丁都有權擁有屋地,捲起財團收購土地的高峰。陳天生說:「由於我的家族有很多土地,加上我叔叔又全權代表財團收地,所以他就叫我回去和他一起做。就這樣,我在1979年和太太回香港做房地產生意,之後開了一間酒樓夜總會。」由於開夜總會,陳天生認識很多三教九流的朋友,剛開始只是跟朋友去賽馬場玩玩,之後開始賭馬,買中贏錢的感覺特別刺激,於是越賭越大,最後成癮,無法自拔。

為了贏更多錢,陳天生還夥同馬圈的人買通騎師造假,一場比賽就下注二十萬港幣(當時約新台幣八十萬元)。但十賭九輸,最終陳天生欠下大筆賭債,在家人勸說下離開香港,返回英國。

辛勞經營,再陷深淵

陳天生空手回到英國,跟太太一起努力,很快又擁有兩間餐廳和房子,還有兩個聰明可愛的兒女,一家人生活很開心,但藏在他心裡的賭癮始終沒有離開,「我心有不甘,很想回香港,所以當經濟環境較好時,又開始去賭博,加上英國有合法賭場,可以從早賭到晚。」就這樣,陳天生再次陷入賭海,不管父母如何勸告、太太怎樣哀求都沒用,百般無助之下,太太找到當地一間華人基督教會。

說起太太的協助及陪伴,陳天生充滿感激。「我太太對我真的很好,她很愛我、愛我們這個家。她很少跟我發脾氣,以前只是埋怨痛哭,但自從去了教會,我覺得她有很大不同。有一次我爆煲啦──就是瞞著她輸了很多錢──頂不下去的時候,我只好告訴她,奇怪,她不但沒罵我,還安慰我、叫我跟她一起禱告,求上帝赦免我的罪,求主耶穌幫助我。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耶穌,心想,這個上帝真的能改變人?為什麼太太不像以前那樣罵和哭?後來她邀請我去教會,因為我有點好奇,同時也為了安撫她,就答應跟她去。」

身在教會,心在賭場

↑陳天生自幼家境優渥,加上靈活的頭腦,讓他在商場上叱吒風雲,卻也成為他染上賭癮的元兇。

陳天生的太太是虔敬的基督徒,一心希望以基督信仰幫助丈夫戒除賭癮;表面上,陳天生似乎也接受了,但其實只是淡淡的點頭之交,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接受。「1985年,我太太帶我去教會認識耶穌,那是我第一次聽到福音,覺得上帝的天國真的很好,感覺很舒服,所以我就在1991年受洗。當時我以為只要每週去教會做禮拜、參加查經班,耶穌就會幫助我、幫我還債;但上帝同時在我心裡好像有話,告訴我不能去賭博,所以那段期間我不敢去賭博,怕給人看見會有不良影響。但是,當我一離開教會、生命稍微離開主耶穌,癮就回來了。」

從1985到1991年,六年之間,陳天生深陷在教會、妻子、家人與賭博中,劇烈拉扯──不斷承諾、不斷毀信、不斷認罪、不斷犯罪,無論怎樣折騰,賭癮依舊。嚴重時,家人甚至希望上帝早日接他回天家,陳天生也認為自己已經沒救。

「我曾經找過很多輔導,他們講的我都明白,但我就是做不到。我知道自己是病態賭徒,但當時自己並不了解,其實賭的後面還有很多東西;直到我在上帝面前謙卑下來,研讀聖經,才開始意識到就像聖經〈馬太福音〉十二章43~45節所說:『污鬼離了人身,就在無水之地過來過去,尋求安歇之處,卻尋不著。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屋裡去。到了,就看見裡面空閒,打掃乾淨,修飾好了,便去另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都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其他像是貪心、自大、懶惰、放縱……,這些鬼都跑進來了。因為這樣,癮永遠不會停,一生一世都戒不了,只有上帝進去,才可以趕走它們、永遠得勝。」

離開教會,隱蔽賭博

1993年,陳天生跟一間國際大公司合作,推廣全英國及歐洲華人市場的生意。「我抓住這個機會,放下餐廳,和太太全力發展這個事業,短短三年,我的團隊就超過兩萬名華人,當時業績很好,賺很多錢,很多人都認識我,有些到現在還跟我合作。」

只是,沒有了教會生活,陳天生在業績不穩的情況下又開始賭博,不過只能偷偷賭,不敢去有華人的賭場,因為太多人認識他,怕影響形象,又怕太太知道。「直到1998年,賭到再次爆表,欠下公司、親戚朋友、銀行、信用卡鉅大款項,不得不賣掉餐廳物業還債,宣布破產、再次歸零……。」

行出來,由不得我

在成癮的現象中,許多人都有類似陳天生的經驗,強調自己並不想做,但卻身不由己、一直陷下去,一如聖經〈羅馬書〉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在戒癮的過程,大部分成癮者通常會誤信一個假象,那就是──我也不願意去做,我是不得已的,所以不是我的錯。事實上,這個狀態完全說明了成癮者的生命已經不受控制、無法自我支配。陳天生也是如此,在屢戒屢犯、越來越惡化的情況下,即使接觸教會、相信耶穌,但是「身在教會,心在賭場」,讀經禱告完全是有口無心。

陳天生的賭博和崩潰、爬起又墜落,不斷重複上演。「上帝彷彿在考驗我,每當我掉到谷底、徹底破產,又給我很好的機會,只要我好好做生意,馬上就賺回來,就這樣大起大落四次,我真是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習慣賺大錢、花大錢,陳天生以為自己很聰明有本事,即使出事,隨時可以東山再起。當時他完全沒想到,這樣的起伏動盪是上帝在捏塑他、管教他,更重要的是等待他。「其實那時候真是苦啊,根本沒辦法睡覺,半夜常常做惡夢,不是煩惱沒有錢,就是煩惱要怎麼去搞錢,搞到錢卻又去賭,心裡真的很痛苦。」

查獲走私,聖誕夜重生

2013年,陳天生遭逢人生最大考驗,上帝不只彰顯祂的公義和恩典,也成了陳天生重生的轉捩點。

「2000年,我再次有機會跟朋友開了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主要是中國大陸的貨運,生意做得不錯,公司信譽也很好,十多年來每次清關都很順利。一位朋友看到這一點,介紹一筆生意給我,他說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在貨櫃裡幫他們帶一批香菸,就可以拿到很高的報酬。」貪圖鉅額利潤,加上一時衝動,陳天生竟然同意了。「其實,答應之後我就開始後悔,因為走私在英國是很嚴重的罪,抓到肯定坐牢。從那天起整整一個多月,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擔心、恐懼、做惡夢……。」而這一切,陳天生的太太毫不知情。

貨櫃終於到了,等候第二天清關。「那個晚上對我來說,真是漫長難熬,我甚至穿著衣服睡覺,因為擔心海關一早或者半夜會來抓我。那一刻,我真知道自己什麼都做不到,於是想起找上帝幫助……。我向上帝祈禱,求祂讓我的貨櫃能順利通過。」說到這裡,陳天生嘆一口氣說,還好上帝沒讓貨櫃順利過關,如果真過關了,今天他肯定還活在賭的罪中。

「第二天一早,我打電話給清關公司問貨櫃情況,對方回答說:『陳先生,你的貨櫃要掃描!』我雖然擔心,還抱著一半僥倖,希望他們看不清楚。隔天再打電話去,回答說:『陳先生,你的貨櫃要開櫃檢查!』我一聽到這個消息,立時雙腿無力、跪在地上,腦海一片空白,全身冒汗、低頭哭著向上帝誠心悔罪:『主呀!我知錯啦,求祢赦免我的罪,我真的不該有貪念,更不應該賭博,我害了我的家人,他們是無辜的,我願意接受一切結果,求主保守家裡每一個人,奉主基督的名求,阿們!』」

然後,陳天生把這件事告訴太太,她嚇了一大跳,不知所措,立刻打電話給牧師,請他為丈夫禱告!等了三天,清關公司終於打電話來:「陳先生,你的貨櫃可以出來啦!」陳天生不敢置信地追問,是真的嗎?「是真的,不過有一部分的貨扣住了。」究竟是為什麼,對方也說不清楚,就這樣,不但貨櫃出來了,海關人員也一直沒來找陳天生,就連國稅局也在一年後才寫信告知,這件事他不用付任何稅款。

陳天生搞錢心切和自欺欺人的僥倖心理,差點把自己和家庭推入萬丈深淵,距離墜落只差小小一步,還好上帝的奇妙恩典適時出現,「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上帝究竟做了什麼,我只知道祂救了我和我一家,給了我最後一個重生的機會。感謝上帝!感謝太太和一對可愛的兒女,喔,現在應該說是兩對了。」

抓住上帝恩典

貨櫃事件讓陳天生再次經歷上帝的奇妙憐憫,而家人適時臨門一腳,更讓陳天生徹底醒悟過來。

「2013年聖誕夜,太太和一對兒女合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女兒透過視訊、太太和兒子陪在我身旁,他們告訴我:多年來,他們對我錯誤的行為和欺騙感到很失望,這對他們造成很大傷害;儘管如此,他們仍然愛我,更重要的是上帝也愛我。他們每天都為我向上帝懇切祈求,上帝希望我回家、戒掉賭博,他們也會在我的戒癮路上與我同行,支持我、鼓勵我,希望我不要繼續走黑路,做出正確決定。他們沒有罵我,我相信這是上帝給他們愛的力量。」

家人一番坦誠相告,讓陳天生回想起那幾年家人的陪伴。「一般來說,像我賭成這樣,作太太的大多都離開了,若不是她信主,並緊緊抓住上帝,這個婚姻跟家庭早就保不住了,就連我女兒、兒子二十年來心裡藏著的事情,也從來不敢告訴我。」看到信的那個聖誕節晚上,陳天生痛哭流涕,對自己這麼多年來給家人那麼深的傷害,深深感到抱歉。「這件事對我影響很大,上帝的力量真不可思議,祂不但給我恩典,讓我得以緊緊抓住祂;從那時起,上帝也真實住進我心中,靠著祂,我終於逐漸戒賭,也開始能夠去幫助陷在賭博裡的人。」

……(文未完,請見2018年04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