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編按:

戴佳茹博士是畫家,是教授教堂藝術的大學老師。她自幼習畫,在台灣求學時期培養了純熟的繪畫功力,不但受到師長肯定,得獎也是家常便飯。遠赴加拿大與美國求學,專攻藝術創作後,受到很大的震撼,開始從照片寫實般的繪畫風格,轉入心靈與信仰的深度探尋,最後創造屬於自己的抽象繪畫靈修之路。2001年,她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名為「靈光」的畫展,呈現出人與上帝之間透過祈禱的心靈對談。

除了繪畫創作,戴佳茹也投身探究歐洲教堂藝術之美,走遍雄偉的古教堂,細細觀看堂內令人驚歎的壁畫與雕塑,她將這些全世界注目的教堂藝術作品,整理成一篇篇講章,在大學、神學院與教會傳講。從她充滿熱情的講述中,我們看到天才畫家米開朗基羅如何僅用四年時間,完成〈創世紀〉的偉大作品;兼具發明家與畫家的達文西,又如何將科學與藝術結合……

本期雜誌特別邀請戴佳茹博士分享她與教堂藝術之間的故事,期待讀者得以踏進聖殿藝術的大門。

↑義大利哥德大教堂,自左而右分別受到羅馬式、拜占庭式和日耳曼式的藝術形式影響。

灣知名建築學者漢寶德在談東西建築時說:

「西方文化在現代世界來臨以前,沒有宗教就沒有藝術,若不從基督教開始,就無法了解西方文化。基督教作為西方文化的思想根源,若想要了解西方文化,就不能對其背後的精神(宗教)毫無認識。如果把宗教從西方文化的舞台中抽出,那麼這部歷史就像是沒有靈魂的身軀那般枯槁。」

基督信仰是藝術的源頭

兩千年來,基督教信仰深深影響歐洲藝術發展,歐洲藝術可說是依附教會一起展開,建築是為教會而蓋,繪畫也是為了裝飾教堂,藝術的目的都是為了信仰。教堂作為承載基督信仰的載體,不僅展現當時代的神學思想,也表達生命對永恆的想像和渴望。基督教文化留給歐洲藝術最大的寶藏,莫過於教堂藝術,其中又以義大利的教堂藝術最豐富多元。

義大利在歐洲文化的發展進程中,自古以來扮演核心與領先地位,它源自古希臘羅馬時期,經中世紀基督教時期,來到以文藝復興時期為開端的近代。不同時期的文化土壤,為義大利藝術結出獨具時代意義的豐碩果實,若不了解義大利藝術,就談不上真正認識歐洲的藝術。倘若對義大利藝術能有概括認識,將有助於掌握歐洲藝術全貌,義大利許多重要的藝術作品與教堂空間緊密相連,因此要認識西方的文化藝術,就必須從義大利的教堂藝術開始。

啟程,去佛羅倫斯

1993年,我通過加拿大安大略藝術學院甄選,到義大利做研究,進駐佛羅倫斯一年。抵達義大利第一天,我立即被豐厚的文化歷史、典雅的古典氛圍和托斯卡尼的豔陽給震懾住。我的住處坐落在一個彷彿時空還凝結在文藝復興的小閣樓上,那時我便知道,這是值得投入時間與精力學習的藝術聖殿。

↑戴佳茹〈等候〉,1995,315X190cm

藝術是我生命的養分,活著就是為了創作。那年,我整個身心靈深植於藝術的沃壤,時常穿梭在佛羅倫斯的大街小巷寫生,在火車裡、月台上,速寫捕捉一張張輪廓特徵各異的南北義大利人臉孔和城市風貌。有時整天窩在工作室,埋頭創作大幅油畫,或投身在美術館摹擬前輩大師的名作;有時浸泡在中世紀大教堂靜候默觀,教堂就像我的畫室,寧靜氛圍使我的心靈安穩,許多創作靈感皆生發於此。教堂也是我的美術史教室,每一幅名作都在述說歷史,在那裡,我看見上帝的故事精采而生動地刻畫在牆上,任由視覺遊覽之餘,彷彿也與大師心靈相遇。

在佛羅倫斯期間,我研修一門「義大利藝術史研究」課程,指導教授Peter Porcal是當地知名的藝術史學者,外貌特徵與達文西有幾分神似,嘴上總是叼著一根菸,用一口濃濃義大利腔的英語授課。這門課從不在教室裡,而是穿梭在各個城鎮的博物館、畫廊、教堂或酒吧,談藝術、講歷史。整個義大利有如一部活生生的立體藝術史教科書,每座城鎮都像一間超大型博物館,走進任何一條街道,就好像身處某個時代的畫中。義大利幾經歷史變遷與藝術洗禮,同時承載悠悠歷史之縱深與多元藝術文化,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個國家可與她相比擬,兩千年間相繼發展出古羅馬藝術、早期基督教藝術、拜占庭式藝術、仿羅馬藝術、哥德式藝術、文藝復興藝術、矯飾主義藝術和巴洛克藝術等。我對藝術史的熱愛,就從活潑的教學方式與沉浸在藝術真跡中開始。

留學期間為了多看壁畫,我這窮留學生只好長時間蟄伏在昏暗的教堂,等待時機。觀光團到某幅壁畫前投幣,照明燈亮起,我便趕緊湊過去仔細解讀壁畫,時間一到照明燈暗下,只得在旁等待下一個機會。如此持續而重複細讀壁畫,起初是觀摩藝術家筆下的人物色彩造型之美,後來慢慢留意到,畫面上自然呈現屬於時間的美感,比如壁畫剝落的紋路、褪色的顏料、牆上的裂痕、畫面上的汙漬等,那些殘缺和受損竟然使整幅壁畫更具魅力與動人,它仍活著,向人們見證千百年的歷史,同時散發耐人尋味的古澀美感。

真正的導演──造物主

在這些經典名作前,震撼我的不再只是這些傑作,而是藏在作品背後的那位導演──偉大的造物主。在我看來,藝術家就像上帝精心挑選的一批演員,扮演傳遞天國福音的角色,他們受賦予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將領受的聖經真理,創作出一件件精采的曠世鉅作,向當時廣大不識字的民眾述說上帝救贖恩典的偉大,也教育信徒基督信仰的真理與教義。視覺藝術如同一雙靈巧的推手,將晦澀的神學觀念予以視覺化,讓一代代信徒藉由這些雕刻、繪畫,天國的福音得以沒有阻礙地流傳至後世。兩千年來,藝術家用各種方式呈現其內在真實的信仰,述說上帝的故事、見證人與上帝共創藝術與歷史的結晶。

返台後,不論講授西洋藝術史或繪畫創作,都教我屢次想起那遙遠的年代、那些偉大的藝術家曾經走過的艱辛創作道路。如今,始終與我同行在這條孤獨創作之路上的,就是這不滅的藝術心靈與精神。這麼深刻的經歷,這麼強烈的感動,時光二十餘載過去,當年對義大利藝術的狂熱彷如昨日。縱然基督教藝術的輝煌時代已然消逝,偉大的藝術家也已化作塵土,作為基督徒藝術工作者的我卻不時自問:「基督教藝術如何在當今藝術界站穩腳步,創造屬於這個世代的風貌?」當時代的列車為人類帶來現代化文明,藝術家身處驟變與動蕩的生態,早已切斷信仰的臍帶而獨力追求藝術本身。當代基督徒藝術家如何跳脫文化藩籬,為藝術創作回歸信仰的母體,進而開闢出一條救贖與自由之路?

溯源──回到文明的起初

如果說,認識希臘羅馬古典藝術與基督教文化,是了解近現代西方文明發展的基礎,那麼,認識基督教藝術,便足以成為基督徒了解基督教文化與教會歷史的重要途徑。這些年來,我尋思匯聚成使命,使命凝結出力量,催使我宛如鮭魚返鄉一般,從原本在這條藝術長河的下游,開始啟程上溯其發源、探索其發展脈絡,在宇宙光舉辦「至高之處:義大利教堂藝術巡禮」講座課程,以完成一直以來焚燒不滅的感動。本課程將從宗教、藝術、歷史的角度,藉由義大利十個城市的教堂藝術,介紹義大利第四到十七世紀,從古羅馬時期藝術到近代巴洛克藝術,這一千多年的基督教藝術發展軌跡。

……(請見2019年2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