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取消讀取
↑根據〈約翰福音〉記載,耶穌施行的第一件神蹟是「變水為酒」。

為生物化學研究者,聖經〈約翰福音〉二章1~12節耶穌把水變成酒的神蹟令我深深著迷。

耶穌如何把水變成酒呢?為何這是耶穌所行的第一個神蹟?耶穌或〈約翰福音〉的作者想透過這個神蹟告訴我們什麼?

水變酒,非常複雜

要認識神蹟,須先了解這個事件的物理、化學等自然律,以及超乎自然律的地方。就以「水變酒」而言,我們必須先了解由水變成酒的各種可能或途徑,才能明白超自然的奧祕之處。

「水變酒」最簡單的生物化學反應式(淨反應)為:

H2O ─→CH3CH2OH

 
↑釀製葡萄酒的技術複雜,須經過壓榨葡萄、儲存酒桶、釀酒等步驟。
 

這個反應式左邊顯然缺少一種碳(C)元素。要完成這反應,必須把碳元素加進去,更需要某種機制來進行。同時,酒只含某種程度的乙醇(CH3CH2OH,酒精),一般烈酒的酒精濃度可到48%(工業酒精可達95%,只有特製酒精才會達到近乎100%),尚有其他成分(一般很微量),才能構成各式品味的美酒。就以葡萄酒為例,其他成分往往來自葡萄栽種地之葡萄品種、水質、用來釀酒的酵母菌種,再加上氣候、栽種條件與方式、釀造期程長短、儲存器具(木桶種類)、儲存窖溫度、濕度條件……等因子。釀造酒是門大學問,是很繁複的大工程。同時,從葡萄到紅酒的釀酒過程(From Grapes to Glass)至少二十二個步驟,耗時多年;如果一般人在家簡單自釀(Homemade),至少也要十到十三個步驟,歷經半年以上;而時間會改變這一切。

生化學家有興趣的是,水中如何加入碳元素、如何變成乙醇(酒精)? 

最簡單的碳源就是空氣裡免費、幾乎無所不在的二氧化碳(CO2)──那麼就要把它固定下來;植物行光合作用就是重組水分子,並固定空氣中的二氧化碳,預作為酒精結構主幹最重要的機制。重組水分子和固定二氧化碳都需要能量,前者可使用太陽能(光能),在植物叫做「光合作用」。光合作用中,重組水分子(也叫做「水裂解作用」)及產生天然還原劑(NADPH)需要光的能量(光照),屬於「光反應」;二氧化碳固定無須在光的照射下進行,稱作「暗反應」。植物透過「光反應」與「暗反應」得到葡萄糖分子,作為生物能量或其儲存的最基本分子。然而,動、植物不是自然釀酒者,只好另請高明,「光反應」加「暗反應」,再由酵母菌釀製,將葡萄糖轉化為酒精(乙醇)──酒的主要成分,於焉大功告成。

一杯酒,數百年的謎

探討光合作用已經有很長一段歷史,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認為,植物生長所需的營養全來自土壤。1642年,比利時科學家范‧海爾蒙特(Jan B. van Helmont,1579~1644)藉由「柳樹實驗」推翻此說,證明植物的重量主要不是來自土壤,而是水。1771年,英國的約瑟夫‧普里斯特利(Joseph Priestley,1733~1804)發現,薄荷葉可以讓置於密封玻璃罩內、快要窒息的老鼠恢復呼吸,表示植物會製造某種動物呼吸所需的氣體,後來證明是氧氣。1804年,瑞士的迪‧索緒爾(Nicolas-Théodore de Saussure,1767~1845)通過定量分析,證實二氧化碳和水才是植物生長的原料。1845年,德國的范‧邁爾(Julius von Mayer,1814~1878)發現,植物可以把太陽能轉化成化學能。1897年,美國的查爾士‧巴尼斯(Charles R. Barnes,1858~1910)首次在教科書中稱它為「光合作用」。1941年,美國的山姆‧魯賓(Sam Ruben,1913~1943)和馬丁‧卡門(Martin D. Kamen,1913~2002)利用同位素標記法,證明光合作用釋放的氧氣來自水(水的裂解作用)。後來經過眾多科學家努力,終於解出光合作用的光反應機制(「●」是電子,作為「暗反應」的還原劑): 

從水化作酒的過程研究:光合作用(含光物理反應、水裂解作用、電子傳遞等的「光反應」與二氧化碳固定的「暗反應」)、醣解作用等,至少需要四十個步驟以上的生化反應,每種生化反應都需要至少一種酵素來催化,每種酵素又受許多其他酵素與其基因調控,這些反應又分別在植物與酵母菌兩種生物體系各別進行。水變酒的解謎工作歷經無數偉大科學家數百年窮究一生、日夜不息、接力不懈探討,一代傳承一代,才在二十世紀生物化學研究者手上開花結果,將之揭曉,這還只是部分罷了;它們是何等複雜與浩大的生物技術工程,讓人歎為觀止。而耶穌必須在短短談話間輕鬆將之完成,實在不可思議!也只有上帝自己能在剎那間行此偉大神蹟!

奇點,人類的極限

神蹟,就是把所有要發生的事──複雜、浩瀚,集中在一個「奇點」(Singularity),於那一瞬間完成。

物理學教科書告訴我們,「奇點」的意思是,它是一個所有人類已知的物理、化學定律都失效的「點」;在「那裡」,時間和空間不再是相互關聯的現實,而是無差別地融合在一起,並且不再具有任何人可以獨立思考的意義。就是在那個奇點,所有的事物已經完成:宇宙的創造是如此(大爆炸,Big Bang,那一瞬間就是奇點),耶穌將水變為酒是如此,耶穌在十字架上將歷世歷代、古往今來,以及未來世代所有人的罪愆背負在肩上,成就的救贖是如此,上帝的僕人因祂的名所行的神蹟也是如此!耶穌將水變成酒所需要的一切:光源、植物、酵母菌、栽種的農人、釀酒的工人、所有材料器具、乃至花費的時間……等等,都集中在迦拿婚宴的剎那間(奇點),祂一氣呵成完成第一個神蹟,這只有上帝才做得到。正如猶太人的官尼哥底母對耶穌說:「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上帝同在,無人能行。」(約翰福音三章2節)耶穌做到了!耶穌實實在在是真神啊!

真光,生命的起源

水變酒不只是高難度的生化工程,它是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這神蹟有諸多「信仰意義」,值得我們深入探討,並謹記於心,順服遵行。例如,因為太陽光促使水分裂,而有後面的光合作用、醣解作用等一連串生化反應,太陽光能是地球一切生物的能量來源;耶穌更是那「真光」(約翰福音一章9節),帶給人類生命的力量,讓人勇敢為祂完成一生託付的使命。其次,光合作用把無用的廢棄物二氧化碳化成有用的、帶有能量的葡萄糖,真光耶穌也要把我們這些遭人看為無用的魯蛇,轉化為有用的得勝者。再來,在無氧的惡劣環境,葡萄糖由卑微的酵母菌化成葡萄美酒,不也正如同上帝容讓我們經歷生命的荒蕪曠野、低谷,好淬鍊我們成為合祂心意的僕人?摩西如此,使徒保羅也是,歷世歷代上帝的僕人都是如此。而香醇的葡萄酒來自它的材料──各品種的葡萄、酵母菌種等等,為之添加各種成分(Ingredients),成為具有特色的美味:「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或譯: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十章10節)祂的話語「瑞瑪」(Rhema)讓人的生命更豐盛啊!

多年從事生物化學研究與教學,每每讀到或在課堂上教導學生,這些科學家終身不懈地研究,我都深深感動,無限景仰、佩服。每每想到耶穌居然能在眨眼間完成人類數百年的努力,成就他第一個神蹟──水變酒,我更為之凜然、敬畏不已,不禁要歌頌讚美主的偉大。

耶穌把水變成酒是個曠世神蹟──因為祂是主、祂是真神,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文未完,請見2019年8月雜誌)